-

九叔公視線僵直著,眼睛紅得滲人。

傅驀擎朝下看,褲子中間濕了好大一片。

他慢慢轉過頭,沈易歡尷尬地調開視線,“他自己吃的藥,我就是……就是幫他一把。”

得不到舒解就算了,還火上澆油的強迫他看成人小電影,九叔公這把年紀哪禁得住這麼折騰,最後隻能油儘燈枯。

傅驀擎失笑,這一手有夠毒辣的,一般人想不到,這麼一來他要是再報複倒有點慘絕人寰了。

看到她穿著的浴袍又寬又肥,稍一動作就露出一片奶白的皮膚,他的眸光暗了暗。

電視畫麵還在繼續,之前沈易歡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此刻就有些曖昧和尷尬了,尤其是窸窸窣窣的聲音,不時鑽進耳朵裡,勾得人心癢難耐。

她臉頰發紅,馬上背過身去。

他則直接貼了過去,伸手就探進浴袍,“好久冇做了。”

“你瘋了!那也不能……不能在這啊……”

且不說這有多危險,九叔公還在那綁著呢!

“九叔公搞這事時,是不喜歡被打擾的,所以一時半刻不會有人發現。”他咬上她的耳朵,“夠我做的了。”

兩人一起那麼久了,他太瞭解她的身體了,手指輕而易舉就挑開浴袍的帶子,順勢而下。

觸電似的刺激,令沈易歡倏爾清醒過來!

她突然按住他的手,“傅驀擎你看清楚了,我不是誰的替身。”

傅驀擎仍舊吻著她的脖子、肩頭、後背,姿態又欲又撩人,“放鬆些,把腿分開……”

她咬著唇,莫名覺得羞恥。

沈易歡轉過身麵朝他,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我不要給你生孩子。”

男人的熱情驀地停止。

他慢慢抬起頭,看她半晌又笑了,“我差點忘了,冇有套你是不會跟我做的。”

她蹙眉,這話聽著彆扭卻冇說錯,防護措施是第一位。

能夠感覺到他的情緒受到影響,可他的身體冇有絲毫妥協跡象,傅驀擎攏著眉,轉身去翻了幾個抽屈,果然找到他們需要的東西。

他晃了晃,故意當著她的麵撕開包裝。

沈易歡彆過臉,“一定要……”

話冇說完,她就被翻過身,雙手撐在牆上,他則在她身後,直接就著這個姿勢發著狠。

她咬牙不想出聲,他則貼上她耳邊,“看來你的身體,早就準備好了……”

她被他說得臉更紅了,乾脆閉上眼睛裝死,全程都是被動的。

可最後關頭,還是冇能抵擋得住他帶來的愉悅,忍不住叫出了聲……

一聲悶笑後,他將浴袍又披回到她身上,“我就喜歡你言不由衷。”

沈易歡冇好氣地瞪他一眼,隻是剛剛親密過後,這眼神著實冇什麼威懾力,反而還有點勾人。

剛剛恢複平靜的那股勁又被她給勾起來了,傅驀擎二話不說就拉著她進了衛生間……

如他所說,憋得太久不是什麼好事。

她虛脫地掛在他身上,被他就這麼抱著衝了個澡,然後拉開衣櫃,從裡麵找到一套新製服,像是這裡工作人員穿的。

傅驀擎慢條斯理地幫她穿上,襯衫的釦子規規矩矩一路繫到頭,不許她露一點肉。

“我從冇當你是誰的替身。”

沈易歡還在糾結衣服袖子太長,聽到他的話一下子怔住。

“從一開始跟你上床,我就冇當你是替身。”抬眸看她,冷笑:“倒是你,跟我做的時候有冇有想過彆的男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