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叔公倒在地上,瞪大了眼睛,怎麼不敢相信這女人居然暗算他!

沈易歡一腳踩在他身上,手中抓著玻璃碎片抵在他脖子上。

“你……”

“叫一聲我就送你去見閻王!”她將鏡片又送進一分,九叔公馬上識趣地閉上了嘴巴。

到了九叔公這把年紀,彆看一隻腳邁進棺材裡,卻是最惜命的。

她把人給綁了起來,嘴巴裡塞進毛巾,這才頹然坐下暫時鬆口氣。可為了怕外麵的人起疑,不時還得弄點讓人麵紅耳赤的聲音出來。

當她發出小貓般的叫聲,九叔公的臉紅得不正常,全身都在發抖。

沈易歡朝下看,才明白過來他這是吃了藥冇處發泄憋的。

她也不是什麼未經事的小姑娘,冇什麼好害羞的,反而帶著點惡趣味,準備以其人之道懲罰下這個老色胚!

剛纔她在房間裡發現了很多那種老式的色晴錄影帶,她蹲在那巴拉半天,挑了個封麵尺度最大的。

她又把九叔公扶起來再轉個方向,麵朝電視,一切準備就緒後直接播放。

電視裡立即出現了各種限製級畫麵,上世紀的畫質有點模糊,可是看著相當帶感!

九叔公的呼吸變得急促,瞪圓的眼睛佈滿血絲,嘴巴被堵著,隻能發出“唔唔”聲,聽上去好像正在經曆著某種極致刺激。

外麵的保鏢早就習以為常,聽到後對視狎笑,小聲打趣道:“裡麵那女人一看就挺騷的,不知道老傢夥能不能扛得住。”

“彆說長得還真是漂亮,我剛纔看到她下麵都X了。”

兩人說著葷話,壓根冇注意到樓下發出的細微聲響……

電視裡的畫麵還在持續,沈易歡在屋子裡轉了一圈又一圈,最後把視線投向陽台。

從這裡跳下去,是唯一出路。

她回身就扯下床單,就在這時,門外傳來把手轉動的聲音,她嚇一跳,立即抓起碎鏡片握在手裡。

天早已暗下,隻有電視機發出的幽藍光線,螢幕上播放著男女交纏的畫麵,九叔公背對著門口坐在電視機前。

屋子裡冇有她的身影。

慢慢走進來的男人倏爾停下腳步。

突然,他側過身,將身後偷襲他的人一把推到牆上,同時胳膊抵在對方頸間!

沈易歡後背被撞得生疼,疼得她眼淚都快下來了,脖子又被人抵著,咳也咳不出,難受得小臉漲得通紅。

她看不清男人的臉,可他卻瞧她瞧了個仔細。

下一秒,手中的鏡片被抽走扔到一邊,下巴被捏緊,一個強勢的吻即刻烙在她的唇上——

沈易歡懵了,待她對上一對黑黝黝的眸子時,所有緊繃的神經突然哢噠一聲斷了,她猛地扯住他的衣襟,委屈得不行,又像個小孩子急於告狀,“傅驀擎那個老色鬼想睡我!”

傅驀擎抬手撐在她腦後,把她按在懷裡,眼神逐漸變得陰狠,“嗯,我給你出氣。”

他是單獨潛進來的,隨時都有被髮現的危險,所以這間房反而成了目前最安全的地方。

沈易歡平複下情緒後纔有點彆扭地問:“你不是出差了嗎?”

“無名聯絡不上林九。”

所以,才抵達B市他就當即返航。

無名帶人回到彆墅,他則一人追蹤到這裡。

下巴突然捏了住,力道還不輕,“他碰你冇?”

沈易歡趕緊搖頭,“你、你還是自己去看看吧。”

傅驀擎早在進來時就發現不對勁了,這時再來到九叔公跟前,不禁揚起眉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