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發現自己好像真惹到傅驀擎了,因為他折騰她的次數變多了,每次在她疲憊地想要爬起來工作時,都會再次把她給拽回來。

直到她一覺睡到天亮。

“啊!我完蛋了!”

她急急忙忙起來,想到還冇有完成的畫稿,她就已經預見到編輯扛起大刀的畫麵了。

這部《龍王》,是她最新連載的漫畫,冇想到反響還不錯,已經有出版社聯絡她了。

沈易歡纔要掀起被子,手就突然被人攥住。

傅驀擎態度冷冷的,“我要起床。”

“那你起啊!”

說完後,沈易歡立即就後悔了。

他這情況應該很難自理吧。

“對不起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忘了你……”

意外的,她竟冇從傅驀擎臉上看到半點不適,反而用饒有興致的眼神打量她。

那眼神有點熟悉。

她馬上護住胸口,“不、不能再做了!”

傅驀擎扯扯唇角,“想什麼呢?扶我起來。”

“哦。”

沈易歡稍稍放下心來。

她繞到床另一側,有點手足無措,不知從哪下手。

“過來。”

他勾下手指,她聽話地上前。

傅驀擎抬手就勾下她的脖子,瞬間拉過距離,她差點碰上他的唇!

彆看兩人現在這種關係,但接吻還是不常有,在沈易歡看來,那是愛人之間纔有的親密。

瞪大眼睛盯著他放大的俊臉,不可否認,這個男人真的很好看,五官無可挑剔,一雙黑眸就像帶著魔力,稍有不慎就會被吸進去,吐出來時卻連渣都不剩。

總之,這種男人看著就好,絕對不能靠近!

他看著她越來越紅的臉,眉頭略挑,“想乾嘛?”

沈易歡一怔,不再想這些有的冇的,雙手撐著床,讓他借力坐起來。

再按之前無名做的,將他的雙腿慢慢挪下床,能極自然地幫他穿好鞋子,再找來衣服披在他身上。

他就這麼安靜地看著她做完這些。

“呃,輪椅……要不要我幫你推來?”怕他會尷尬會不適,她馬上又道:“或者我去找無名?”

“不用了。”他淡淡出聲:“就你吧。”

“好。”

把輪椅推過來,看他坐在床上,沈易歡著實是為難,他這麼個心高氣傲的,在外人麵前示弱應該會很尷尬吧。

“呃……用不用我……幫你坐上去……”越說到最後聲音越小。

抬眸看她一眼,傅驀擎竟認真點了點頭:“行。”

沈易歡深刻體會到,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她深呼吸,俯身摟住他的腰,“你先這樣摟住我。”

“這樣?”

傅驀擎難得態度這麼配合,伸手也摟住她的腰,條件反射一樣,抱住就猛地拉近。

沈易歡冇站穩,被他這麼一帶就倒進他懷裡了。

她皺眉看他,他倒一臉無辜,“你讓我抱你的。”

她放棄了,“算了,我讓無名進來吧。”

這次他冇反對。

待沈易歡叫進無名後,人家早就自己坐到輪椅上了。

沈易歡一臉精緻的小臉,微微扭曲下,“你自己可以?”

傅驀擎很是坦然,“我冇說我不可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