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淩茹小聲說:“我當時看到少夫人暈倒了,我很著急想要過去幫忙,結果腳一滑就摔了下去……我好不容易從裡麵走出來,結果迷了路,可是我真的……”

根本不給她想要辯解的機會,傅驀擎冷冷開口:“你確定?”

“我……我當然確定。”

“那你知道,下麵其實是石壁斷層嗎?”

陳淩茹一下子愣住。

看向她的視線冷漠犀利,“意外跌落的話,九死一生。”

“我……”

這陳淩茹哪知道啊!

瞧著底下是片灌木,又有斜坡做緩衝,估計說掉下去也冇問題,她這才這麼說。

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她紅著眼睛解釋道:“我也忘記當時的情形了,我嚇壞了,隻想著趕緊離開……”她轉身就去找陳媽,焦急地央求著:“姑媽,你要相信我啊!”

“姑媽當然信你啦!”陳媽趕緊替她說話:“少爺,您問這些到底什麼意思啊?是少夫人自己說要去後山的,小茹好心陪著她,如今她出了事,憑什麼要怪到我侄女頭上?就算那下麵很危險,我們家小茹冇事,那隻能說明她福大命大有菩薩庇佑,哼,至於其它人那就不說好了!”

駱毓的眼神一直都在傅驀擎身上,是不是陳淩茹下的黑手,她根本不在乎!可是,他每替沈易歡質問陳淩茹一句,就像把刀子一樣紮在她心上。

“嗯。”

傅驀擎突然點頭,然後吩咐無名:“為了證明她說得都是真的,那就再丟下去一次吧,看看這次菩薩會不會庇佑。”

“不要!”

陳淩茹嚇得抱緊陳媽,“姑媽不要!”

“少爺!你太過分了!”陳媽也氣得渾身發抖。

傅驀擎無視,無名冷著臉上前要拉走她。

陳淩茹哭得好大聲,陳媽也急了,“少爺,你為了那個女人就要罔顧一條人命嗎?!”

傅驀擎隻盯緊陳淩茹,聲音壓低,一字一句:“現在,我問你最後一次。”

“我……我……”

陳淩茹死死咬著唇,她不確定說出來後的下場,會不會比現在更慘。

無名二話不說,直接攥著她的胳膊就把人給拖了出去。

“不要!姑媽!姑媽救我!”

陳媽就要撲過去,“小茹!”

林九上前一步攔住她。

“少爺!我可是看著你長大的啊!好歹也算你半個長輩吧?你就這麼對我?!”

傅驀擎終於抬眼看向她,“她今天要是丟了命,我賠你。”

陳媽震驚了。

少爺這是……這是篤定侄女就是凶手啊!

果然,外麵傳來陳淩茹的哭喊聲:“我不要去,我說……我說……”

陳媽一屁股就坐在地上,腦袋嗡的一聲炸開。

傅傾堯朝門外淡淡掃了一眼,收回視線又懶洋洋打了個哈欠。

陳淩茹被無名給拖了回來,癱軟地坐在地上,麵色慘白,全身抖如篩糠。

“我、我就是惡作劇,在她畫畫的時候悄悄走開了,想把她一個人丟在山上……”

傅驀擎的眼神變了,隱約有股洶湧殺意在氾濫,聲音依舊冷靜:“為什麼?”

“因為她……因為她想趕我走,不願意我接近你,我氣不過才、纔會做了糊塗事。”她捂著臉,邊哭邊說:“可下了山後我又很害怕,於是我就裝作走散的樣子……可我哪知道她會掉下去啊?她自己不小心,怎麼能怪我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