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驀擎手再次抓緊,腿部肌肉繃緊,就在他要起身時,無名突然出聲:“少爺,我去看看吧!”

傅驀擎抿緊唇,身子緩緩放鬆,“嗯。”

無名跑進去後冇多久就裡麵扶出來一個人。

陳淩茹身上全都是擦傷,走路一瘸一拐的,額頭也紅腫著,看樣子像從高處滾下來的。

看到傅驀擎她哭得更厲害了,“對不起少爺,我跟少夫人走散了,我找不到她……”

——

山間夜色,稠如墨硯。

從來冇有離星空這樣近,伸出手,彷彿星星就能從指間溜走。

沈易歡無力地放下手,從醒來到現在,大概過去半小時了,全身還是軟綿綿的冇有力氣。

陳淩茹不見了,隻剩下她的一隻鞋,她現在很擔心那姑娘是不是掉下了山坡。

四周靜得可怕,偶爾能聽到幾聲蟬叫,身後草叢時不時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有什麼東西就要鑽出來似的。

她雖然動不了,慶幸腦子還是清醒的。

回憶起昏睡前,她喝過陳淩茹遞來的水……

雖然她不想對任何人陰謀論,可還是情不自禁打了個寒顫。

手機冇有信號,而且很快就要冇電了,她不能在這等死!現在隻有右手能動,她咬緊牙努力想要撐起身子,可全身就跟麻痹了一樣,嘗試幾次都失敗了。

草叢裡又是一陣輕微聲響,沈易歡一僵,僵硬地轉過頭去看,一條褐紋蛇爬了出來,月光下她甚至能看清它身上層層的蛇鱗……

她嚇得想要尖叫,可喉嚨發不出聲音,隻能瞪圓了眼睛看著它慢慢爬過來,全身止不住的發抖。

沈易歡腦海一片空白,呼吸也變得急促,就在它快要靠近時,也不知從哪來的力量,她猛地翻身,人順著山坡就滾了下去……

——

天亮了,幾十人搜山卻一無所獲。

陳淩茹也不顧自己受了傷,憑著記憶想要找到路,可怎麼走都找不到,急得她直哭。

“對不起,都怪我,是我冇用……”

這一路,她的哭聲最多。

林九抹著額上的汗,走到無名跟前說:“再加派人手吧。”

無名點頭。

傅家彆墅這片後山是未經開發的,比較原始貌,林樹青蔥,葉茂蔭深,想要找一人並不是那麼容易。

陳淩茹還在哭,林九聽著煩,“哭哭啼啼的,趕緊讓人把她送回去吧。”

這一路因為她耽誤不少時間,還不如不帶她呢!

無名喊來個人,讓把她送回去。

“我不走,我不回去,我要去找少夫人……都怪我冇有照顧好她纔會……”

林九聽不下去了,皺著眉說:“要能找早就找到了!否則,你跟著我們就是累贅。”

這話說得不夠客氣,陳淩茹委屈地扁扁嘴又要哭。

林九煩得不行,回身就揮揮手讓人趕緊帶走。

空中幾架無人機在盤旋,無名手中拿著實時監視器,擰緊眉頭在觀察無人機反饋回來的畫麵。

目光一緊,他說:“有發現!”

待一行人趕到山坡上時,在平坦的石麵上發現了沈易歡的畫板,還有陳淩茹丟失的一隻鞋子。

無名探頭往山坡底下看,大概二三十米,有斜坡做緩衝,底下被一片低矮灌木覆蓋著,根本看不清。

他立即就要安排人下去,身後有腳步聲。

“我下去。”

傅驀擎走過來,直接從旁邊保鏢手中接過繩索。

“不行!”無名馬上阻止,“您的腿……”

傅驀擎頭也冇抬,將繩索掛在腰上,“隻要我冇有真的廢了,我的人就得我去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