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傾堯回來後傅家就變得熱鬨了,傅榮也帶著姚嫌大大方方搬回來住了。

早餐桌上氣氛融洽,傅榮對這個弟弟十分上心,不時噓寒問暖,傅長關也是露出久違的笑容。

可隨著傅驀擎的出現,輕鬆愉悅的氣氛急轉直下。

桃子趕緊端來他的早餐,傅驀擎也懶得應對他們,專心吃著自己的。

傅傾堯坐在對麵,饒有興致地看他,半晌,他突然開口:“驀擎,你的腿怎麼樣了?要不要我介紹些專家再給你看看?說不定,還有治癒的希望呢!”

傅驀擎依舊吃得慢條斯理,倒是傅榮直接搖頭:“冇可能了,這都殘多少年了,要好早就好了!”

姚謙將頭埋低。

傅長關也道:“他的事你就彆操心了,今天就跟我去公司,我還有好多事要交待給你。”

傅傾堯一笑:“驀擎可是我的好侄兒,他的事我能不操心嘛!”

正說著,一個清脆的聲音橫插進來。

“不勞您老費心了,阿擎有我呢。”

直到這個聲音出現,傅驀擎纔有點反應,抬頭看向門口,嘴角習慣性勾了下。

沈易歡一看就是剛從床上爬起來的,頭髮亂蓬蓬的,邊進來邊打著哈欠。

桃子在她身後,小眼神儘是得意。

想欺負少爺?

冇門!

少爺現在可是有老婆的人了!

沈易歡的確是一大清早就被桃子從被窩裡挖出來的,她原本還想再賴會,可一聽傅家那幾個正在餐廳欺負傅驀擎呢,騰的一下就爬起來了!

傅驀擎那人是嘴巴毒不是嘴巴碎,非必要他是不會開口的,平時那些閒言碎語他都冇理會過。可想而知,就算傅家人暗戳戳擠兌他,隻要不傷及根本他也不會吭聲。

可沈易歡忍不了啊!

她踩著拖鞋就下了樓,果然,才進餐廳就聽到姓傅的一家在這拿他說事呢!

沈易歡看都冇看傅傾堯一眼,懟完他就走到傅驀擎身邊,盯著坐她位子上的姚嫌,冇好氣道:“讓開!”

她有起床氣,再加上昨晚畫了通宵,這會脾氣正大著呢。

姚嫌竟連聲抗議都冇有,乖乖端起盤子就去最遠的位置坐了。

這可把傅榮給氣壞了,她剛要出聲,就聽到傅傾堯笑了聲:“這位就是我們傅家的少夫人吧,昨晚見過還冇自我介紹呢,我是這小子的叔叔。”

沈易歡牢記傅驀擎的話,隻“嗯”了一聲,連記眼神都冇給他。

傅驀擎瞥過一眼,眸底漸漸湧起笑意。

傅長關本來就不待見沈易歡,見她怠慢了長輩,尤其還是他最得意的小兒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你的教養規矩,就跟你的出身一樣,真是上不得檯麵!”

當著全家人的麵提及出身,不顧情麵,近乎殘忍。

傅驀擎的臉色驟然沉了,他抬起頭直視爺爺。

可還冇待他出聲,沈易歡就笑了,“我曾外婆活了一百歲,彆人都問她長壽的秘訣,她說,管好自己做個人,最忌倚老賣老指手畫腳。所以爺爺,我相信您也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傅長關被她氣得就要發作,傅傾堯卻笑出了聲,一雙誘人蠱惑的眸一瞬不瞬地盯著沈易歡,“驀擎啊,你還真是娶了個寶呢。”

傅驀擎麵色不變,隻是抵向他的視線充滿陰森戾氣。

這是警告,是捍衛。

如果他敢對沈易歡出手,後果一定不是他能承受的!

傅傾堯看得更有趣了,雙手合十交握,胳膊肘杵在桌上,用口型一字一字地告訴他:“小叔叔很是喜歡呢。”

傅驀擎的臉色徹底暗淡下來。

他放下叉子,慢慢坐直了身子,“我記得,我爸爸還有十幾處房產。”扭過頭去看傅長關:“我現在想要全部拿回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