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姑媽,我有點害怕。”

“怕什麼?有姑媽在,你隻管好好表現。”

陳媽將一塊精緻的蛋糕推到侄女跟前,“嚐嚐看,外麵買不到,傅家的甜品師做的。”

陳淩茹應一聲,吃了一小口,漂亮的小臉馬上笑了開,“嗯~真的很好吃!”

陳媽疼愛地望著侄女,“喜歡就多吃點。”

她膝下無子,這個侄女她是當女兒疼的。

不遠處,桃子帶著沈易歡悄悄靠近,然後蹲在草叢裡,小聲說:“那個女人是陳媽的侄女,少夫人你前腳剛走,她後腳就搬進來了!哼,逄老夫人有急事回家了,老爺帶著彭叔也出差了,家裡現在隻有陳媽一人說了算,我們冇少挨她的訓。”

沈易歡朝那邊瞧了瞧,中肯道:“哦,長得挺清純挺漂亮的。會不會是你想多了啊?可能陳媽隻是想請侄女過來住幾天呢?”

“我纔沒有想多呢,都是我親耳聽到的!”桃子急道:“陳媽說,要讓她找機會接近少爺!她還說,你跟少爺是長不了的,少爺早晚是要甩開你的……”

驚覺失言,桃子趕緊捂住嘴巴,“少夫人,對不起!”

沈易歡不在意,笑道:“也許,陳媽說對了呢。”

一年合約,很快就到了,到那時她自然會離開。

桃子氣不過,“少夫人!你怎麼能自暴自棄呢?少爺對你跟對彆人他不一樣!”

沈易歡隻能訕笑。

各司其職罷了。

吃過午飯,她便上了樓去畫畫。

天色漸暗,沈易歡伸了個懶腰,下了樓喝過水,順道去花園走走。

不愧是大戶之家,傅家的園藝當屬江城一絕,據說當年請的能工巧匠,祖上是參與修建過皇家園林的園藝世家!

一片海棠後,隱約傳來壓抑的哭聲,“我冇有,我不是你說的那個樣子……”

“冇有?不是?嗬嗬,收起你這些騙人的眼淚吧!明天一早,你就給我從哪來滾回哪去!”

“駱小姐你是真的誤會我了,我對擎少爺冇有那種心思!我發誓,請你相信我!”

“大家都是女人,你什麼心思我清楚得很,少在這跟我惺惺作態了!”

沈易歡走過去,看到駱毓正抓著陳淩茹的手,小姑娘臉上隱約能看清幾道紅印子。

兩人也聽到了聲音,陳淩茹馬上用求救的眼神望著她,哭得很是可憐。

駱毓一挑眉,突然笑了:“易歡,過來認識一下吧,這位是陳媽的侄女~哦對了,陳媽就是驀擎外婆身邊的那位老媽子。”

陳淩茹臉上紅白交替,尷尬地閉上眼睛。

沈易歡“哦”了一聲,並不想多管閒事。

見她要走,駱毓叫住她:“你還不知道吧,陳媽挖空了心思要把自己侄女送到驀擎床上呢!就在剛纔,她還主動去敲了驀擎的書房門呢!”

陳淩茹漲紅了臉,連忙擺手解釋:“姑媽讓我給擎少爺送茶點,我送完就出來了,我什麼也冇做!我、我就是來陪姑媽的,如果你們覺得我礙眼,我馬上走!”

陳淩茹哭著跑了開。

駱毓冷笑一聲說:“送茶點?穿著睡衣去送嗎?”

她又掃一眼沈易歡,嘲諷道:“老公都要被人家搶走了,還這麼淡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