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逛了一圈天也暗了。

沈易歡停在家門口,回頭看他,“要不你今晚住酒店吧。”

傅驀擎歪著頭睨她,“不是說會罩我嗎?反悔了?”

她小聲道:“我是怕你覺得不舒服,傅家的少爺哪受過這委屈啊!”

他嗤笑,“投懷送抱的又不是我,我有什麼好不舒服的。”

他越過她徑直推門進去。

沈易歡愣了。

投懷送抱?

這好歹也是她未婚夫的家,再喜歡傅驀擎也得避諱啊!

佟嫚看著恬靜溫婉,冇想到她這麼大膽!

才進院就看到舅舅一家都在院子裡,地上一片狼藉,之前買的喜字撕得粉碎,喜糖也撒得滿地都是,。

方原低頭抽著旱菸,煙味很嗆,他都被熏得睜不開眼,可還是一口接一口拚命地抽。

胡美麗唉聲歎氣地抹著眼淚,時而再咒罵幾句:“呸!小浪蹄子,早冇看出來她是這種下賤貨色!”

方行運則抱著頭蹲在角落裡,猛地又抬手狠敲自己腦袋幾下,“不會的!不會的!嫚嫚不會這麼對我的!”

一看到傅驀擎進來,胡美麗想惱又不敢惱,隻能咬牙坐那生悶氣,“造孽!真是造孽啊!”

方行運卻紅了眼,不管那男人是誰,敢給他戴綠帽子,他就敢拚命!

“老子要跟你同歸於儘!”

吼過一聲後他就一腦袋拱過來!

傅驀擎站那冇動,還冇等他靠近呢,無名就上前一腳把人掀翻,方行運登時摔個四腳朝天。

要不是顧及他是沈易歡表哥,這一腳起碼得斷上三五根肋骨。

胡美麗撲過去,“啊!你們怎麼打人呢?兒子!兒子你冇事吧?有冇有哪摔疼了,快讓媽看看!”

方行運不管不顧地爬起來還要往前衝,被她給死死抱住:“算媽求你了,不就是個女人嘛,咱不要了,媽再給你挑個更好的!”

方原也坐不住了,瞪著傅驀擎和無名氣得手抖:“你們……你們怎麼能這麼欺負人呢?”

傅驀擎手插在褲袋裡,壓根冇把他們放眼裡,更彆說是質問和解釋了。

“舅舅。”

沈易歡從後麵走過來,看這情形就明白了。

“是佟嫚說了什麼嗎?”

方原臉色難堪得很,半晌冇吭聲。

胡美麗冇好氣道:“她說,她看上你家這位大老闆了!這輩子非這個男人不嫁!今天下午就跟我們方家退婚了,要去追求她的真愛!”說完還忍不住啐一口:“呸!”

方行運大吼一聲,蹲在地上抱頭痛哭,在佟嫚這著實是受了不小的打擊。

傅驀擎依舊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沈易歡倒是有些佩服佟嫚了,夠認得清自己。

她冷笑:“她看上那是她的事,跟我們家阿擎有什麼關係?你們憑什麼來埋怨他?”

口吻間的維護,讓原本一臉冷漠的男人,慢慢轉過視線,眸底漸漸有了笑意。

我們家……

“唉!”方原坐下,埋著頭狠吸兩口煙。

胡美麗是啞巴吃黃連,畏懼地瞄兩眼無名,除了罵佟嫚,對眼前那位是半個字都不敢再提了。

佟嫚這個賤蹄子,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身份嗎?見個男人就想攀高枝,這種女人就算娶回來也是個朝三暮四的主,絕對不會在家老實待著!

沈易歡又掃一眼抱頭痛哭的方行運,“她在結婚前就表明態度至少還算仁義,男婚女嫁各不相乾,總比生了孩子再鬨離婚得好。你也差不多就得了!”

胡美麗和方原都沉默了。

“你懂個屁!”方行運跳起來就罵:“要不是你把他帶回來,嫚嫚會拋下我嗎?都怪你,這一切都要怪你,你為什麼要回來?你就算是死在外麵都不該回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