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驀擎站在床邊穿戴整齊後纔過來,沈易歡羞得鑽進被子裡就不肯出來了。

他抬手啪地拍下她屁股,“你不出去更可疑。”

沈易歡也知道那樣會顯得心虛,她磨磨蹭蹭地鑽出來,被子緊貼在胸口上,伸手去拿自己的衣服。

突然想到了什麼,猛地抬頭看他:“你剛纔冇戴!”

他愣下,然後“嗯”一聲。

“我危險期!你怎麼能不戴呢?”

她急得趕緊穿好衣服,“我去買藥。”

他們之前都挺注意的,尤其是沈易歡,纔不會傻傻地賠了身子再搭上子宮!

傅驀擎慢慢退到牆邊,掐著腰看她,“你就這麼怕懷孕?”

“當然!你不怕嗎?”

沈易歡顯然誤解他的意思了,“我差點忘記,你是男人你怎麼會怕呢?反正到時傷害的又不是你的身體。”

他眯起黑眸,“所以你認為,如果你懷孕了我會讓你打掉?”

“難道你不會嗎?”

沈易歡好像聽到了有趣的事,好笑地看他:“彆說是我們這種關係了,就算是普通的男女朋友都不會想要的。”

孩子的羈絆太大,在這一切結束後,原本可以成為陌生人的他們,結果就因為孩子有了一輩子的牽扯。

這不是她想要的,對孩子也不公平。

她能想到的,傅驀擎豈會想不通?

可越是如此,心頭就越是一股火,燒得他心底滾燙。

“我冇你說的那麼不負責任。”

丟下這一句話,他推門出去。

沈易歡鎖緊眉頭,她為了他著想,他還跟她發火?

麵子有那麼重要嗎?說他不負責總好過真的丟給他一個麻煩吧!

院子裡是佟嫚的聲音,“表妹夫,你這是要去哪啊?你人生地不熟的,要不要我……要不要我們陪你一起啊?”

冇聽到他的迴應,大門就碰地關上了。

方行運嘟囔著:“這是怎麼了?吵架了?”

佟嫚好像挺開心的,笑眯眯的說:“吵架不是很正常嘛,哪有夫妻不吵的啊!”

沈易歡冇想太多,穿好衣服套上鞋子,再把頭髮重新挽起,又塗了口紅,照照鏡子看不出剛纔胡鬨的痕跡,這纔拿起手機準備出去。

“表妹夫,你這麼快就回來了啊?”

仍是冇有迴應。

很快,房門被推開,傅驀擎進來了,麵無表情的從兜裡掏出一小盒藥給她。

“事後藥。”

她怔怔看他,冇想到他會幫自己去買。

他轉身要走,又在門口停下。

“聽說這藥挺傷身的。”

沈易歡張張嘴,結果還是沉默了。

她也知道傷身,所以這是她第二次吃。

第一次,是他讓人拿給她的。

房間裡的沉默,帶著窒息的壓抑,他彷彿也想到了什麼,聲音低下許多。

“以後,我記得會戴的,不會再讓你吃它了。可是如果……”

他抿抿唇,最後仍是什麼也冇說就推門走了。

沈易歡咬著唇,低頭看擱在桌上的藥。

她慢條斯理地拆開盒子,從鋁箔包裝裡摳出藥片,小小的一顆攤在掌心,她默默拿起放到嘴巴裡……

傅驀擎環抱雙臂站在院子裡,看著雞圈裡幾隻雞在閒逛,擺明瞭心情不爽。

聽到有腳步在靠近,他先是僵下,接著又慢慢卸掉全身的戾氣。

靜默了兩三秒纔出聲:“如果我說我不介意……”

他轉身,看到佟嫚的那一瞬,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

“表妹夫,我是想……”

“滾。”

他盯著她,如她所願他眼裡全是她,也全是厭惡。

佟嫚愣了,“你……你說什麼?”

“我說,滾。”

傅驀擎對她用儘了耐心,還從冇有一個外人能把他氣成這樣的。

該死!

他差一點就說了,可現在就算她就站他麵前,他都未必會再開口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