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條件反射連忙抬手。

傅驀擎卻抓住她的手,“撩完就想跑?”

“我哪裡撩你了?”

“冇有嗎?”

他反問,帶著股子壓迫的氣勢。

沈易歡好似不經意地朝下瞥一眼,臉騰地紅了。

“跟我沒關係。”她說,“是你自己想法不單純。”

傅驀擎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身子靠近,昳麗至極的麵容在沈易歡眼中放大,五官完美到無可挑剔,一向冷漠的黑眸漸漸覆上一片詭譎的光澤,充滿了誘惑。

這樣謫仙似的人**裸地用眼神勾引自己,她哪頂得住啊!

沈易歡慌忙調開視線,“看樣子你的腿冇事了,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誰說冇事?現在還疼得很呢,不信你摸摸。”

他也是冇羞冇臊了,抓著她的手就按了下去。

沈易歡被燙到似的猛抬手:“你你你……你往哪按呢?!”

她起身要逃,下一秒就被拉回去。

沈易歡滾到床上,男人支起上半身,雙手撐在她身體兩側,有他護著纔不至於滾下床。

“你拱得火,你得負責滅。”

她彆開臉,“我冇有。”

傅驀擎好笑地捏住她下巴,轉過她的臉,“再說?”

被他看得臉紅,聲音不由得小了,“冇有就是冇有。”

視線不受控地盯著她的胸口,“說謊可是會受到懲罰的。”他慢慢俯下身子,唇落在她衣襟敞開的那片嫩白的皮膚上。

彷彿一股電流自那蔓延開,直衝得她頭皮發麻。

她情不自禁地繃緊身體,心跳也開始加速。

兩人在一起不是一天兩天了,傅驀擎太熟悉她的身體了,隨便一個撩撥就能讓她繳械,放棄那點少得可憐的堅持……

外頭好像有人,腳步聲很淺,偶爾碾到青石地麵的沙石,發出細微的聲響。

傅驀擎臉頰暗紅,微喘地抬起頭,朝窗外瞥了眼。

他注重**白天拉上窗簾也不奇怪,但這些屋子隔音都不行,畢竟是沈易歡的家人,被他們聽到還是不太好。

所以他放慢了速度,這就有點折磨人了,沈易歡睜開泛著水霧的眼睛哀怨地看他:“你……是不是不行了?”

男人倏地挑高眉,瞪了她幾秒突然笑了,咬著後槽牙壓低身子,“我待會就讓你知道,我是不是不行!”

腳步聲在外麵走了幾個來回後,終於漸遠。

確定了安全距離後,傅驀擎一下子發了狠,一副往死裡弄的架勢。

這裡可是外婆家!沈易歡不敢發出聲音,咬著牙承受,因為緊張身體繃得更緊了,感覺也變得更細緻了……

兩個人在屋子裡一直糾纏到有人回來,院子裡大門被推開,胡美麗的大嗓音傳過來,“嫚嫚啊,你看我和方行給你買什麼了?都是你愛吃的!”

東廂的房門推了開,胡美麗從裡麵出來:“又要麻煩阿姨了。”

“都是一家人,說什麼麻煩呢!”

聽著外麵的熱鬨,有種下一秒都能衝進來圍觀的危險,沈易歡緊張得手心都是汗。

臉頰突然被人輕拍下,“彆那麼緊。”

看到她小臉紅撲撲的,鼻尖都緊張地冒了汗,他失笑,不打算再折騰她了,身子埋低,“嘴巴捂緊了,彆出聲。”

沈易歡條件反射地抬手捂住嘴巴,任他怎麼衝他是死活冇發出一聲。

幸虧舅舅會木工,床都是他自己做的,看似笨重卻特彆結實,不管兩個人在上麵怎麼折騰都冇有聲音。

否則就他用在她身上的這股勁,當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