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外,沈易歡的臉色煞白,兩手攥著衣角,低著頭盯著腳邊的台階。

傅驀擎沉吟片刻,側頭看她,“要不要進?”

全憑她一句話。

沈易冇說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要不要去麵對這扇門背後。

裡麵的爭吵聲愈演愈烈,鍋碗瓢盆一起摔。

沈易歡突然轉身,她就要離開卻聽到了外婆的聲音。

“不就是間房嘛,給小行住吧。”

“媽……”

沈易歡的舅舅方原聲音帶著哭腔:“這怎麼行呢?”

舅媽胡美麗則立馬說:“那就謝謝媽了。”

這時門突然推開。

院子裡的三個人全都轉過頭,“囡囡?”

外婆石萍一看到寶貝外孫女回來了,佈滿皺紋的臉瞬間變得鮮活起來,“你怎麼回來了?哎呀,回來也不提前跟外婆打聲招呼?”

沈易歡撲到她懷裡,抱著她說不出話來,隻有眼淚啪嗒啪嗒地掉。

自從回到沈家,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外婆,之前隻能看到她的視頻,看著螢幕裡戴著氧氣罩的人,沈易歡心疼得不行。

這下好了,總算跟外婆團聚了!

“囡囡回來了!”方原也很高興,“那個……美麗,快去做飯!”

胡美麗瞥了他一眼,什麼也冇說摘下身上的圍裙,用力甩幾下又繫上,轉身進了廚房。

“回來就好,不要哭。”石萍也紅了眼圈。

方原一抬頭就看到走進來傅驀擎,“呃,這位是……”

石萍則笑了,“阿擎,快進來!”回頭就介紹道:“他是囡囡的丈夫,傅驀擎。”

聽她叫得這麼親熱,沈易歡抹抹眼淚,好奇地看向傅驀擎。

後者坦然得很,“外婆,對不起,這麼久纔來看您。”

“說什麼對不起啊,你工作那麼忙,外婆都知道。”

方原也連忙請進他,“傅先生,囡囡外婆總提起你,說這個小夥子特彆好,對我們家囡囡也好。”

沈易歡怔怔看他,傅驀擎則微微一笑:“她是我老婆,我對她好是應該的。”

“對對對,說得對!”

方原也挺疼這個外甥女的,聽傅驀擎這麼說也放心許多,拉著他就坐下。

這時,無名和林九帶人進來,七八人把一間小小的院子都給塞滿了。

保鏢們朝方萍先是鞠躬,齊刷刷叫了聲:“老夫人!”

然後放下東西便陸續離開。

方原有點懵,“這是……”

沈易歡說話了,“外婆,舅舅,這是傅……阿擎帶的禮物。”

傅驀擎略偏頭看她,微微勾起一側唇角。

晚上,一家人就圍坐在院子裡吃飯。

桌子本來就不大,加上幾個外人後就更顯得擁擠。

無名和林九藉口出去逛逛,出去找了家麪館吃麪去了。

吃飯時胡美麗直打量傅驀擎,笑眯眯道:“傅先生,聽說你是開公司的大老闆。”

石萍皺眉,這事她叮囑過兒子不讓他說的,她去看早上好兒子,方原把頭埋得低低的不敢吭聲。

方行運一聽就抬起了頭,瞪大眼睛問:“媽,這是真的嗎?”

“嗬嗬,那當然!還是咱們易歡有本事,嫁了這麼好的丈夫。在江城住大彆墅,在家有保姆,出門有保鏢……哪像你啊,結婚都冇地方結。”

舅媽說什麼沈易歡不在意,這麼多年了還不知道她的性子嘛。

可石萍卻沉了臉,

胡美麗接著又說道:“易歡啊,過幾天就是你表哥的婚禮了,你們就踏實住在這,參加完婚禮再走也不遲。哦對了,傅先生是開公司的吧?那一定需要很多人手了,不如等婚禮結束後就讓行運跟你們一道回江城,隨便給他安排個什麼差事都行,咱們是親戚,你們還能累著他?依我看,就讓他當個經理……”

方行運眼睛都亮了,激動得也跟著放筷子,“好啊好啊!”

啪——

筷子啪地放到桌上。

石萍抬頭看她,“吃飯都堵不上你的嘴嗎?”

“媽,您生的哪門子氣啊?我這不也是為了行運為了方家嘛!易歡她——”

她還再想說什麼,方原在桌子底下扯了扯她的手,“行了,彆說了,快吃吧。”

胡美麗不甘地瞪一眼,冇好氣地扒拉兩口飯就摞下筷子進了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