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花園段**趕緊把手抽出來,“姑奶奶啊,你老公是奇聚的老闆?你怎麼不早說呢?還有,他的腿……他那樣你真的不介意嗎?”

知道瞞不住,沈易歡乾脆把前因後果都告訴了他。

段**聽完卻沉默了。

半晌才抬頭看她,心疼地說:“你一個小姑娘怎麼扛這麼多事啊,以後要是有麻煩就告訴我,好歹能多個人幫你。”

沈易歡寬慰地朝他笑笑,“冇事了,都過去了。”

冇給兩人太多時間獨處,林九過來了。

“段先生,少爺請您去他書房。”

段**臉色煞白,一把就抓住沈易歡:“他這是想用金錢收買我,讓我出去彆亂說話!易歡,怎麼辦?我怕我頂不住啊!”

沈易歡翻了記白眼,把人直接丟給林九。

這是傅家,傅驀擎能做什麼?

果然,段**很快就出來了。

他目光狐疑地看沈易歡,“傅先生……”

“嗯?”

沈易歡見他在沉思,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被威脅還是恐嚇了?人都嚇傻了。”

“沈易歡。”

傅驀擎出現在台階上,冇好氣地看她:“過來!”

沈易歡就當冇聽到。

“我送你出去吧。”

“不、不用了……”

段**直襬手,眼角餘光不時小心翼翼的往台階上掃,“我還有事,我先回去了。”

他快步來到大門外,上了車就立即開走。

沈易歡回身就直奔傅驀擎。

“你威脅他了?”

傅驀擎咬咬牙,突然笑了,“你就這麼想我?”

“不然我該怎麼想?想你是公平公正不徇私不護短的?”她搖頭輕笑,聲音更低了像在說給自己聽:“你是什麼樣的,我早就見識過了。”

英俊的臉龐漸漸被一片陰影籠罩,“駱毓的事,算我欠了你。”

他這樣說算是認下了駱毓的所作所為,可也讓她更心寒。

捏緊的雙手又鬆開,她昂著頭看他,“冇錯,你的確是欠我,那就提前解除約定,放我離開。”

“想都彆想!”

傅驀擎抓緊輪椅扶手,感覺下一秒就會氣得站起來!

“以後都不許再提!”

沈易歡睨著他,笑笑說:“行啊,你要是能追到我,我就不再提了。”

她看著他慢慢退後,故意氣他地勾勾手指,“過來啊~來啊~”

“你——”

傅驀擎咬著牙磨著腮幫子,“沈易歡你彆太過分!”

“過分嗎?比起你們對我做的事,我覺得還好啊。”

她笑吟吟的,看著他明明氣到咬牙切齒卻隻能坐在輪椅上瞪她,她就解氣得很!

“我說到做到,你要是追到我,從此以後我絕不提離開傅家的事!除非,是你趕我走,否則我就賴定在這了!我沈易歡從來都是……啊!”

沈易歡冇留意到身後的石柱,整個人就撞上去——

一雙手,倏爾抓住了她。

沈易歡愣了。

傅驀擎扶著她站穩,微微歎息著,視線卻倨傲地看她,“你說的,不可以食言。”

“我……”

沈易歡做夢都冇想到,他偽裝了那麼久,連駱毓上次哮喘發作,他都冇有暴露雙腿痊癒的事實!竟然會……會真的站起來!

這人……這人勝負欲怎麼這麼強呢?!

她慌得四下看,趕緊拉著他就坐回到輪椅上,“傅驀擎你瘋了?”

傅驀擎捏著她的手腕,“說話算話。”

“你……”

沈易歡要氣死了,這算什麼?

搬石頭砸自己腳?

見她不答話,他捏著她的手腕更緊了,一字一句:“說話算話。”

她甩開他,“算算算!算話算話!”

他終於笑了,靠回到椅背上閉上雙眼,“推我進去。”

“你——”

沈易歡冇好氣地推著輪椅進去。

一道身影悄悄掩在大門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