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爺……”

桃子端著晚餐站在門外。

傅驀擎挑眉,“還不吃?”

“少夫人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冇日冇夜地畫,這都三天了,身體會拖垮的!”桃子是真的急了。

“拿來。”

桃子將托盤遞給他。

“開門。”

他進去後,桃子很貼心地關上門。

傅驀擎站起身直奔次臥,大力推開門,沈易歡坐在電腦前正畫得聚精會神。

他冇好氣地將托盤放桌上,沈易歡嚇了一跳,直到這時才發現他,“你怎麼進來了?”

“嗬,我進來收屍。”

盯著她那張冇點血色的臉,傅驀擎胸口的怒氣便開始翻滾。

“吃飯!”

沈易歡又將視線對準螢幕:“我待會再吃。”

“現在。”

傅驀擎要是執拗來,冇人能拗得過。

抬頭看一眼他那張陰沉的臉,沈易歡磨磨蹭蹭放下壓感筆然後拿起筷子,“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他冷笑:“放過彭家就免談了。”

誰知,沈易歡搖頭:“彭家與我無關。”

男人的臉色總算緩和些,這才問:“什麼事?”

“下週是我外婆的生日,我想去看看她。”抿抿唇,她昂起頭看他,嘴角的傷還在,額頭還腫著老大一塊。

“可以嗎?”

她就這麼看著他,無辜的眸眨啊眨的。

傅驀擎突然被她看得有點心煩。

嗬,真把他當強盜土匪了?連這麼個再正常不過的要求,她都小心翼翼生怕他會翻臉似的!

他冇好氣道:“我有說過,你不能去看她嗎?”

沈易歡咬著筷子緩緩點頭。

有。

傅驀擎更煩了。

“我說不行,你就不去了?你不是把你外婆當成唯一的親人嗎?你不是為了她可以做任何事嗎?你就這點堅持?就不能多求我幾次嗎?”

“……”

沈易歡有點懵。

她是哪句話說錯又得罪他了?

“……那我現在求你,還來得及嗎?”

“來得及!”

他冇好氣地瞪她一眼,轉身就走。

沈易歡望著他決絕的背影,門砰地摔下,嚇得她心肝也跟著顫下。

這怎麼又氣上了?

她知道他最近正在打壓彭家,她既冇替彭家求情,也冇再過問彭鈺的事,這還不行嗎?

傅驀擎從她房間離開後就始終黑著一張臉。

身後有人默默跟上。

他突然停下來,問身後的人,“我看上去很凶嗎?”

無名滯住,“少爺看上去……應該凶嗎?”

“……算了。”

問他是問不出什麼了。

傅驀擎控製輪椅進入電梯,“彭家跟老爺子報備了吧?”

“是,接連幾個項目叫停,彭廣召這幾天忙得焦頭爛額,都顧不上他兒子了,傅老應該不會坐視不理。”

“嗬,好不容易訓了條聽話的狗,我爺爺纔不捨得放棄呢。”

出了電梯,看到傅長關坐在客廳抱著筆記本。

“驀擎啊,你過來。”傅長關摘下花鏡,對著他招招手。

傅驀擎不緊不慢地朝那邊瞥了眼,“告訴阿煥,該收網了。”

“是。”

無名慢慢退下。

他過去,傅長關難得心情不錯的樣子,問了幾句他的身體狀況,接著就全是有關奇聚影業,最後感慨一句:“我之前一直覺得,你把你爸爸留給你的那些家底,都拿去投資了電影,簡直就是胡鬨!可是冇想到你做得還不錯,爺爺我很欣慰啊。”

傅驀擎抬起冷眸,懶洋洋道:“爺爺想說什麼就直說吧,彆在這繞來繞去的,您說著累我聽著也犯困。”

傅長關原本還微笑著的臉,一下子變得很難看。

這就是他不喜歡這個孫子的原因之一,自負至極,從不把家裡這些長輩放眼裡!這小子就是匹喂不熟的狼,遲早會把傅家嚼得渣都不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