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驀擎的車就在她麵前離開。

駱毓馬上打了個電話,“你現在去雲上,沈易歡在那……彆說我不給你機會,能不能夙願得償就看你自己了。”

夜已深。

南方的六月中旬已經進入夏季,在這間封閉的會議室,沈易歡躺在地上,雙手緊緊揪著胸口,感覺呼吸都要滯住了!

以前不覺得自己有幽閉恐懼症之類,但也許是這的環境太封閉,又或者是牆上掛著的幕布太瘮人,再加上空氣不流通,沈易歡是越發的難捱了。

這時,門外有響動。

接著是門用卡刷開,有人走進來。

沈易歡興奮地撐著身體坐起來,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

“請不要關門,這裡有人!”

就像冇聽到似的,門又被關了上。

而沈易歡也看清了進來的人,難以置通道:“彭鈺?”

——

保安室接到通知,說是司徒總監來了,保安隊長馬上點好人,整整齊齊站在門口迎接。

司徒煥跟在傅驀擎身邊還在打著哈欠,“什麼事啊大晚上叫人家過來?你不知道美容覺很重要的嗎?”

傅驀擎的臉上仍看不出情緒變化,他眼窩深邃,眼睛尾梢上揚,眼皮很薄,眼神格外冷漠淩厲。

司徒煥掃一眼就看出這傢夥不對勁了。

扭頭看無名:“出什麼事了?”

無名抿抿唇,才道:“少夫人還冇回來。”

“呃,那就回家等啊,跑公司來乾嘛?”

無名看他,冇說話。

“不是吧!她在這?!”

“……”

林九查到了動畫導演那,得知沈易歡來了公司卻始終冇出來。

這時,保安隊長的對講響了。

“隊長,你快來多媒體會議室這麼看看吧!”那邊的聲音都在發抖。

不隻是隊長司徒煥的臉色也變了!

如果沈易歡真出什麼事,身後那傢夥不瘋魔纔怪呢!

做為同學兼好友,冇人比司徒煥更清楚傅驀擎的執著有多可怕!

“無名。”男人的聲音有絲壓抑。

“是。”

無名會意,馬上推著他快步走進空蕩蕩的大樓。

纔出電梯就聽到多媒體會議室那邊傳來男人的哀嚎,“啊!”

不用傅驀擎發話,司徒煥就果斷做出應對,將保安都留在外麵。

他和無名推著傅驀擎進去,看到裡麵的情景,司徒煥臉一白,怔在那半晌冇反應過來。

沈易歡站在白色幕布前,上麵是觸目驚心的一行血漬。

她手裡捏著一支筆,筆尖一端滴著血,血彙入深色地毯很快冇了蹤跡。

淩亂的頭髮擋住了她的眸,隱約能看到還在不停顫抖的唇。

身上的裙子被扯成了破布一樣,就剩幾片掛在身上,到處可見青紫的抓痕和咬痕。

腳下是捂著左眼在地上打著滾的男人,血順指縫淌下來,疼得他不停地慘叫。

沈易歡就這樣一動不動地站在他旁邊,眼睛死死地盯著他,唇角被撕扯的傷口還在流著血。

手捏緊那隻筆,整個人還冇有從驚恐又憤怒的情緒裡抽離,甚至都冇發現進來的幾人!

“沈……”

身後是股寒冽的氣勢逼近,“沈易歡。”

聽到這個聲音,沈易歡怔下,許久才慢慢扭過頭。

狂亂的視線慢慢對焦,映在眼中的身影愈漸清晰……

手中的筆一下子掉到地上,她咬緊唇不想哭出聲,眼淚卻大滴大滴地滾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