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易歡出來的時候,就要去車庫騎她的單車,結果發現角落裡車早不在那了。

她納悶地出來,正要找人問呢,停在門口的豪車就不耐地按響喇叭。

車窗撳下,露出傅驀擎好看到犯規的側臉,“不是要我送你?還不上車?”

沈易歡剛要說那是演戲,可無意間瞥見同樣剛走出門口的傅長關時,馬上就笑意盈盈地走過去,“嗯~謝謝親愛的!”

傅驀擎微不可察地揚下眉,不用回頭也知道是怎麼回事。

他斂下眸收回視線,嘴角肆意勾起。

小騙子。

她拉開車門妖嬈地坐進去,神態要多媚就有多媚。

哼,越是傅長關看不上的那套她就越要做到極致,噁心他就對了!

無名很快發動車子,沈易歡坐在車裡,從車鏡中看後麵臉色鐵青的人,得意地小聲說:“嗬嗬,生氣了吧?”

身旁的男人側過眸來,好心提醒道:“恐怕你還是不太瞭解我爺爺,他是出了名的有仇必報,就拿你燒燬鬼藤這事來說,這是有我外婆在,否則他一定會親自出手教訓你的。”

“……”

沈易歡笑不出來了。

她僵硬地回過頭,眼巴巴地看他:“你不會不管我的對不對?”

說到底她也是受牽連啊,要不是他她又怎麼會惹上傅長關?

傅驀擎麵無表情:“我為什麼要為了你的一時衝動得罪他老人家?”

沈易歡眨著無辜的大眼睛,可憐巴巴地扯著他的衣角,“傅驀擎你會幫我的對不對?”

“不會。”

“傅驀擎~”

“手拿開。”

“親愛的~”

“……叫什麼都冇用。”

“老公~”

“……”

傅驀擎彆開了臉。

無名明麵上專心開著車,眼神卻總往後視鏡上瞟,不時窺見少爺微微上揚的嘴角。

聽傅驀擎這麼說沈易歡是真的挺擔心的,她在沈家見多了齷齪事,知道這些有錢人的手段。

區區一個小人得誌的沈重文尚且如此,更彆說是睚眥必報的傅長關了。

興許是瞥見她這一路都苦著臉,身邊的男人難得大發慈悲開了尊口,“隻要你還是我的老婆,誰想動你都得掂量掂量。”

他爺爺也不例外。

畢竟,比起找一個小姑孃的麻煩,奇聚影業這塊大餅對他更有吸引力。

看到沈易歡重新燃亮的雙眼,他又不緊不慢地跟了一句:“前提是,你最好不要做對不起我的事。”

“我保證!”

沈易歡抱到了大腿,心情又一下子起飛了。

可前一秒還跟他信誓旦旦的女人,下一秒就在車停了後,轉而奔向另一個男人。

傅驀擎原本不錯的心情,在看見等在會所門口的人後臉色即刻又沉了下來。

“易歡。”

季懷準微笑著走過來,“我也剛到,一起進去吧。”

他甚至連視線都冇這邊瞥,滿眼都是沈易歡。

“好。”

看著沈易歡跟他有說有笑地進去,車內氣氛已然降至冰點。

冇有少爺吩咐,無名不敢動。

許久,坐在後麵的男人纔出聲:“開車。”

無名這才悄悄鬆口氣,駕著車子離開。

傅驀擎靠在椅背上,手中有一下冇一下撫著那把狼牙匕首,眸底漆黑濃如夜色。

漸漸,眸光染上寒意。

季懷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