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樓下,逄霞綺端坐在陽台休息椅上,桌上是泡好的茶,似乎正在等他。

傅驀擎從電梯裡出來,控製輪椅直接來到她麵前,“外婆。”

“怎麼,替她求情來了?”

逄霞綺抬起目光去看外孫,“你為了她不惜跟你爺爺撕破臉,壞了我們的事。我不過就是讓她學了點規矩,她就這麼不情願?”

“是我。”

“阿擎!”逄霞綺難以置信地瞪著他。

傅驀擎安靜道:“外婆,您很清楚我把她交給您的用意,何必要這麼折騰她呢?”

“嗬嗬,做戲要做全套,才捱了幾杯茶水你就心疼了?”

沉默片刻,傅驀擎點頭:“嗯。”

“你……”

逄霞綺氣得扭過臉,“阿擎,你彆忘了傅家對你和你父親都做了什麼,你要為了一個女人就前功儘棄嗎?”

“連個女人都護不住,我還能做什麼?”傅驀擎靠近些,望著逄霞綺唇角勾起一抹舒緩溫和的弧度,輕聲說:“外婆,您不必擔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逄霞綺恨鐵不成鋼,“你啊,千萬不要像你爸爸那樣被個女人所累!”

提及父親,傅驀擎的態席就變得冷了些,“您放心,我不是他。”

“最好是這樣!”

逄霞綺起身便走。

深夜,傅驀擎的書房還亮著燈。

駱毓敲敲門,端著宵夜進去,“驀擎,這是我給你煮的粥,吃點再工作吧。”

傅驀擎揉揉眉心,“放那吧,我待會再吃。”

“那不行,待會粥就涼了,我要看著你吃。”

她將粥親自遞到他麵前,見他不動,就直接撒嬌:“哥!”

傅驀擎一怔,抬頭看她意外道:“自從上了高中後,你就不再叫我哥了。”

“你還記得啊~”她端起那碗粥送到他手中,“可能是因為……我們都長大了吧。”

長大了,對他有了彆樣的感情。

她不想被兄妹的關係束縛住,所以在堅定了自己的心意後就不再喊他“哥”了。

可她也知道,隻有叫他“哥”他纔不會拒絕。

傅驀擎果然冇再堅持,停下手中的工作,接過粥舀起來送入口中。

“味道怎麼樣?”她湊近些,手肘撐在桌上,故意壓低身子露出胸前誘人的弧度。

“還不錯。”

傅驀擎眸光始終低垂,慢條斯理地喝了幾口,然後放下碗。

“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不要,人家想在這陪你嘛!”

門外,聽到裡麵嬌滴滴的聲音,沈易歡默默站了一會,看眼手中的牛奶,倏地轉身就走。

她纔剛走,無名便悄然出現,看一眼書房緊閉的門,又悄無聲息退下。

駱毓一直都在緊緊盯著傅驀擎,可他始終冷靜自持神色無異。

難道,藥失效了?

可這怎麼可能?傅長關冇道理拿個假藥來騙她啊!

“怎麼了?”

傅驀擎突然看向她,“是有什麼事嗎?”

他的目光清亮犀利,駱毓瞬間有點慌亂,心虛地轉過頭,不自在地拉緊外套,“冇事。”

駱毓離開書房冇多久,無名便推門進去,看到裡麵的情形時一怔:“少爺您怎麼了?”

傅驀擎雙手緊緊抓著桌沿,因為竭力隱忍,臉頰漲紅,脖子上迸出青筋,咬緊牙一字一句:“送我回房。”

無名二話不說,架起他就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