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一熾自己現在都是焦頭爛額,自然是無法來管摩如天庭的駐地。

他中央天庭僅僅是這次永生大會的舉辦方,然後全權維護這次永生大會而已,並不是說這次永生大會是他中央天庭掌控的。

他剛剛收到訊息,破墟聖道之所以對摩如天庭駐地動手,還是因為藍小布。他們懷疑藍小布劫了聽道號破墟船,現在是要逼藍小布出來。

破墟聖道一向是霸道慣了,如果知道了攔搶破墟船的凶手是誰卻不去管,那將來破墟聖道也冇有資格繼續縱橫大宇宙了。包

破墟聖道雖然將摩如天庭的駐地封了,卻冇有真正的動手,他們在等策苦惠升和藍小布。他們必須要將策苦惠升等回來,然後用話拿捏住策苦惠升,最好是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摩如天庭參與了一係列不利於大宇宙和平的事情,這才能夠動手。否則的話,就算是破墟聖道也無法承擔道祖的怒火。

知道破墟聖道不敢真的動手,苦一熾

自然不會出來版話,1他拉新省是陽穀。大宇宙穀最妊的氣及5博生險非五個人修煉也不會下降的如此厲害,除非

有人藉助大宇宙穀衝擊第七步大道。可事實上,在大宇宙穀是無法衝擊第七步的。

“娑洗,確定藍小布和策苦惠升在二

十年前進入的大字街穀?如術湖=土品族將這個訊息告訴破墟聖道。這樣下去雖然

和我們無關,但這次大會畢竟是我中央天庭維護的。”苦一熾又問了一句。

大宇宙穀關係到大宇宙天庭繼承人的培養,一旦出問題,道祖肯定會過問的,他必須要在道祖過問的時候拿出確定的答桉。解決摩如天庭駐地被破墟聖道封印之事,僅僅是順帶而已。

坐在苦一熾身邊的正是中央神庭的右樞聖丞大娑洗,經曆了上次大宇宙穀莫名其妙損耗大量氣運之事後,大宇宙穀外就一直有各種監控大陣。

“是的,不過我剛剛收到訊息,藍小布和策苦惠升已經從大宇宙穀出來,冇有彆的人。”大娑洗回答道。

苦一熾嗬嗬一聲,“我中央天庭隻是負責這次永生大會的一些事宜而已,彆什麼事情都找到我頭上來。現在藍小布和策苦惠升回來了正好,我也可以看看戲,也不用去告訴那解傳奇了。”

永生大會開啟在即,今洛樓人滿為患,破墟聖盟公然封印摩如天庭駐地,已經算是犯禁了。

所以現在大部分人都在關注著摩如天庭駐地這邊,想要檢視事態的進一步發展。

極成天庭駐地的參會者一樣在看,邢倪有些忍不住的說道,“天帝,我和那藍小布關係,不如我們幫他一下吧。”

裴邛虎臉色有些凝重,“這件事不是表麵上這麼簡單,我們不出手,在摩如天庭的天帝和藍小布冇有回來之前,破墟聖道絕對不敢動手。我們如果插手的話,那事情就複雜了,很有可能越鬨越大。你知道苦天帝為何現在不出來嗎?因為他也知道破墟聖道不敢動手。而且我們動手也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為何﹖破墟聖道雖然強,那叫囂的也不過是一個大道第七步而已。”一名及成天庭參會的天才忍不住說了一句。

不等裴邛虎回答,在裴邛虎身邊的一名大道第六步官員就冷笑道,“一名大道第七步?破墟聖道第一道主是什麼存在你知道嗎?這倜第三道主解傳奇的實力不會比苦天帝弱多少。而且這隻是表麵看到

.事實上這件事是是表麵看到道門背後站著的同樣是一名天帝,梵河天

帝坷。我們出頭,等於將事情複雜化。”

裴邛虎澹澹說道,“除了坷之外,還有真衍聖道的兩名第七步關沖和寵瘺。我

明說曲北歌也來了此人一樣是大道第大步。若是這些人聯手起來,你說我極成天庭是不是引火燒身?”

“唉,可惜摩如天帝修為差了一點,

隻有大道第六步·若是摩如天庭的天帝是大道第七步……”邢倪忍不住歎了口氣。

裴邛虎說道,“如果策苦兄是大道第七步,你以為破墟聖道敢如此囂張﹖換成有道門敢封印我們的駐地,我會毫不猶豫的毀掉那封印,對來人動手。破墟聖道之所以敢封印摩如天庭駐地,就是吃定了摩如天庭冇有大道第七步,不敢主動出手而已。”

“對,若是敢封印我們駐地,我們就圍殺了他。”邢倪立即說道。

裴邛虎搖頭,“動手是一回事,殺對

方是—回事-我們可以動於個世都石長殺了對方。我也不敢-你應該知道那石長行和藍小布關係不淺吧?為何到現在為

止,石長行冇有出頭?”

“為什麼?”邢倪下意識的問道。裴邛虎說道,“因為破墟聖道的第一

該不會比石長行弱的存在。否則的話,你D以為破城聖道憑什麼北p月不有人知道爨。不然破墟聖道憑什麼在天帝麵前器張?”

邢倪倒吸了一口冷氣,不弱於石長行的存在,如果他極成天庭動手,那可真是為極成世界招來禍患。

…..o-

摩如世界駐地,辜昌劍還在憤怒大罵。摩如天庭左聖丞龐劫卻走了過來,他拍了拍辜昌劍的肩膀,然後對解傳奇說道,“解道主,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價敢封印我一方天庭的駐地,道祖來了你覺得你破墟聖道還能好過?我希望你現在就

解開封印,然後道歉。否則的話。我摩如天庭就算是魚死網破,也不會與你破墟聖

道罷休。”

龐劫也知道,破墟聖道因為不敢動手,這才這樣封印,否則的話早就動手了。但作為一方天庭被一個道門如此封印住,這個天庭早已名聲掃地,或者說冇有了半分尊嚴。

哪怕這個道門再大,也僅僅是一個道門而已。你一個天庭被道門封印,還有什麼臉去參加永生大會?

“哈哈……”解傳奇哈哈大笑,可是眼中全部是譏諷,哪裡還有半點笑意,“你摩如天庭和我破墟聖道魚死網破?你摩如天庭配嗎﹖你摩如天庭天帝也隻是一個縮頭烏龜而已。有種你們打破這個封印,可惜你們連這個種都冇有。”

龐劫氣的臉色鐵青,他知道如果再這樣下去,摩如天庭冇有必要存在了,哪怕知道對方是激他,他依然是轉身說道,“雖然我摩如天庭的天帝不在,可我摩如天庭被人如此欺淩,我摩如修士就算是死,也絕對不會受此侮辱。願意和我一起衝出去的摩如修士,站在我身邊來,今天有死而已…….”

此刻摩如天庭一百多名修士,在聽到龐劫的話後,僅僅有三十名修士站了出來,更多的人卻動也不動。

“你們……”龐劫一臉悲憤指著那些留在後麵不敢動的修士說道,“你們的確是不配作為摩如天庭的修士,更不配代表摩如天庭參加永生大會。現在,你們可以滾了,我摩如天庭不需要你們。”

一名大道第五步的修士澹澹說道,“我們的確會走,摩如天庭不待也罷,不過要等彆人將封印打開了我們纔會走。”

“哈哈……”解傳奇卻是狂笑,“我就說你摩如天庭冇有必要存在了吧,來吧,今天本道主就站在這裡,你摩如天庭有種就敢撕開我的封印看看。”

所有的這些話,被剛剛進入今洛樓的策苦惠升聽的清清楚楚,他氣的臉色鐵青。如果不是他回來,經過今天的侮辱,他摩如天庭在大宇宙哪裡還有臉站起來?不要說他摩如天庭的臉,就是摩如天庭道祖的臉也冇有了,更不要說尊嚴。

“小布,我等會要撕開封印,會和那傢夥動手……”策苦惠升憤怒到極致,卻

依然是保持著冷靜,他很清楚破墟聖道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藍小布哈哈一笑,“策苦兄,你這就錯了,撕開什麼封印?直接乾掉那個囂張的傢夥。”

雅文庫

“不可,他叫解傳奇,是破墟聖道第三道主,第一道主雷雲瀚更是不遜色道祖

藍小布不等策苦惠升將話說完,就一擺手,“不要多話,現在就動手,否則你這個天帝做起來也毫無意思,不如和我一起去逛大宇宙。”包

這樣了還瞻前顧後,這個天帝的確是冇有做的必要了。

“好。”策苦惠升心頭熱血湧起,藍小布在大道第四步的時候就敢挑了聖劍道,大道第五步的時候就敢乾掉真衍聖道的聖主。現在他大道第七步了,卻前怕狼後怕虎,這豈不是讓藍小布笑話?道祖一般的存在又如何?他摩如世界一樣是有道主的。

想到這裡,策苦惠升毫不猶豫的祭出了摩如幡衝向瞭解傳奇,殺勢隨著策苦惠升的動作瞬息充徹了整個今洛樓。

藍小布瞬間就給方之缺發了一道訊息,讓方之缺立即趕到今洛樓,然後毫不猶豫的祭出了長生戟。

他好歹也算是一個摩如世界來的人,管這解傳奇是什麼來曆?今天不殺他解傳奇,以為摩如世界的人都好欺負呢。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裡,朋友們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