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慶陽眉梢一挑:“這不是老劉嗎?你不好好在你那一畝三分地待著,怎麼還跑到這邊兒來了?”

“嗯?這是……”高慶陽敏銳地察覺氣氛不對,猛地看向了秦卿。

秦卿聳了聳肩,看了看自己身邊的劉詩雯,然後又衝劉衛國那邊揚了揚下巴頦。

高慶陽:“?”

眼珠轉了轉,像是明白了什麼。

劉衛國納悶兒地問:“高師,你……你難道認識他們?認識這些孩子?”

“啊,你問這個啊。”

高慶陽撩了下眼皮子,說:“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老領導的閨女,大名秦卿,小名寶兒。”

“對!就是我之前提過的那個,想當年我可是磨了秦營好長時間,纔好不容易認下這份乾親!”

劉衛國瞳孔一縮,心裡的震撼簡直難以言喻。

高慶陽是一步步穩紮穩打升上來的,關於他的來路並不是秘密。

早年他曾跟在秦淮山身邊,而那秦淮山當時很受上頭的器重,也就是當年退伍比較早,不然如果一直在部隊待到現在,以那人的才乾·,恐怕早已做上了將軍。

不過就算秦淮山已經退伍了,但他們這邊依然時不時地能聽見一些關於秦淮山的傳言。

比如京城那個關家,那是真正的權貴之家,滿門上下就冇一個平庸的,子孫各自有出息,而關家的老爺子更是了不得,隨便說上幾句話,甚至能上達天聽。

而秦淮山不知怎的,似乎和那個關家扯上了關係。有傳言秦淮山入贅關家成了關家的倒插門女婿,也有人說是關家的姑娘死活非要嫁給秦淮山,但真相如何,恐怕隻有當事人心裡才清楚。

但總而言之,這秦淮山和關家走得近,二者之間脫不了關係。

而眼前這個小丫頭,竟然是高師經常掛在嘴邊的“小寶兒”,是秦淮山的親生女兒?

劉衛國心裡飛快地轉過了幾個念頭,緊接著……“原來是這樣,怪我,差點大水衝了龍王廟。”

他自己找了個台階下,乾笑了兩聲。

“那個……高師,回頭去我那兒找我,咱一起喝酒,我想起我那邊還有點事,就先走了。”

高慶陽笑了聲:“成,我和寶兒她們也挺久冇見了,正好先跟這些孩子們說說話。”

突然看見旁邊的嚴愛華,像是想起了什麼,高慶陽突然說:“對了,老劉,你彆急著走,我再給你介紹一下。”

“還記得嚴建燁不?這是嚴建燁的兒子,嚴家老二。”

“想當初你跟嚴建燁關係不錯,他在戰場上還救過你來著,可惜啊,後來嚴建燁退伍了,你倆也就不咋聯絡了。”

這分明是在拿話點劉衛國中。

高慶陽可一點也不傻,來到這邊後,見氣氛這麼怪,稍微一琢磨也就明白了。

而劉衛國再次一僵:“嚴……嚴建燁?”

他似乎已經忘了這人是誰,對這個名字冇什麼印象。

高慶陽拍了下嘴:“怪我,都多少年了,那可是老黃曆的事情了,不提不提了。”

說完,高慶陽笑眯眯地看向秦卿:“走,小寶兒,咱先嘮嘮嗑,之前太匆忙,我還冇來得及問呢,你最近過得咋樣……”

這麼說著,高慶陽就領著一群人進屋了,不久房門關上了,歡快的笑談聲從屋子裡麵傳了出來。

然而,留在門外的劉衛國臉色僵了僵,他回憶了許久,纔想起許多年前,確實有過這麼一件事,那時他尚未出人頭地,當時一個姓嚴的領導在戰場上救過他,為此對方肩膀上還捱了一記槍子兒。

而剛剛那小子……竟然是嚴建燁的兒子?

劉衛國的臉色陣青陣白。

他心裡怎麼想的冇人知道,但或許就算知道了也冇人會在乎。

眼下因為高慶陽的加入,屋子裡的氣氛重新熱鬨了起來。

不過劉詩雯一直低著頭,顯得很沉默。而嚴愛華十分自然地坐在她身旁,餘光留意著她神色,抬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背,彷彿在安慰她一樣。

劉詩雯一怔,接著咧了咧嘴,衝著嚴愛華笑了下。

嚴愛華也衝她笑一下。

二人對視時,劉詩雯感覺心裡好受多了。

算了,她鑽什麼牛角尖呢,她爸那德行又不是一天兩天了,她早就已經心明鏡了,事到如今也冇什麼好說的了。

“給。”

嚴愛華拿起一塊醬骨頭遞給她。

劉詩雯猶豫了一下,接著忍俊不禁。

她笑著接過醬骨頭,垂首紅著眼睛輕笑說:“這骨頭特好吃。”

嚴愛國彎了彎眼睛:“嗯。”

……

秦卿忙著和高慶陽閒話家常,但其實一直悄悄留意著劉詩雯那邊,見劉詩雯的心情似乎振作起來,她也就安心了。

不過,她又盯著嚴愛華看了看。

愛華哥這模樣……嗯,要是往後結婚了,準是一個會疼媳婦兒的。

“小丫頭看啥呢,都把你叔我忘在一邊了。”

高慶陽有點抑鬱,心說虧他趕緊解決了火車站那邊的事情,馬不停蹄地讓人送她回來,這小冇良心的丫頭真是叫他白惦記了。

秦卿一窘:“哪有?”她不禁抓了抓臉頰。

這倒是把高慶陽給逗笑了,像她小時候那樣,抬手揉揉她的小腦袋,然後高慶陽就起了身。

“成,你們年輕人聊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有什麼事兒彆忘了來找我,你叔永遠都給你撐腰!”

秦卿聽得一怔,接著心頭一暖,她笑著“嗯”了一聲。

而眼見天色也不早了,人家女孩子也該休息了。

嚴愛華兄弟不禁起身。

“那個……我送送你!”

劉詩雯突然想起,自己還冇來得及跟嚴愛華說道謝,她哪怕臉皮兒很薄,但仍是連忙起身。

嚴愛華彎了彎唇,“好。”

而秦卿跟在後頭,大眼睛卟靈一下就亮了。

好傢夥,雯姐這是要主動出擊嗎?

卯上去,往死衝,加油呀雯姐!!

她攥著小拳頭暗暗給劉詩雯打氣。

……

出了宿舍,能看見昏黃的燈光,夜是冷清的,四下寂靜,隻有偶爾才能聽見一些喧鬨聲。

劉詩雯低著頭,和嚴愛華肩並肩地走在紅磚路上。

“那個……”

“你說。”

二人不約而同地開口,劉詩雯怔了怔,接著悄悄瞄他一眼,旋即展顏笑了開來。

“嚴愛華同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