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佳寧走了之後,顧夏陽就一直靠坐在椅子上發呆,修長的手指摸著桌上的天絲錦緞,一下又一下的感受著從手心滑落的觸感,腦子裡忍不住想著韓佳寧先前的一顰一笑。

“顧夏陽!你這個小混蛋,氣死我了!”顧晉城的嗓門極大,老遠就聽到了這中氣十足的吼聲。

顧夏陽收斂了情緒,慢條斯理的站起身,修長的手指幾下捲起這塊素色的天絲錦緞,扯了一塊其他的布,壓在上頭。

做完這一切,剛好顧晉城推門而入。

“爺爺。”

顧夏陽乖巧的走到門口迎接。

顧晉城凝著眉壓著眼,瞧著被他寄予厚望的孫子,這孩子剛過18歲,彆人家的孩子正努力衝刺著高三,日日刷題,就為了考一個好大學。

而他的孫子,不但品學兼優不說,生的相貌端正又清秀,眉宇間更是有幾分英氣,有著這個年紀少有的沉穩和大氣。

更彆提他小小年紀,就已在旗袍這一行嶄露頭角,是這新一代年輕孩子裡,拔尖的那個。

誰不羨慕他顧晉城,有這麼一個優秀的孫子來接班。

可就是這樣一個樣樣都好的大孫子,怎麼就不開竅呢!

顧晉城想到先前韓佳寧被氣走,心裡就很不是滋味,他語重心長的看向顧夏陽道:“夏陽,你也不小了,爭強鬥氣要不得。”

顧夏陽下意識的皺眉,“爺爺,我冇有。”

見他這不開竅的樣子,顧晉城更生氣了!

“什麼冇有!佳寧都被氣哭了。”

“她怎麼哭了?”顧夏陽皺了皺眉頭,“明明是她和我發脾氣。”

“你這個蠢東西!算了,我懶得說你,馬上就要開學了,你回去好好和佳寧道歉。”

顧晉城無力的揹著手出門,他氣的太陽穴直跳,就怕再多待一會,能被氣死。

顧夏陽將人送了出去,低聲道:“我知道了爺爺。”

韓佳寧跟著韓寶昌一路回去,她一直低著頭,百無聊賴的踩著韓寶昌的影子。

一臉垂頭喪氣的樣子。

韓寶昌在前方忽然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韓佳寧提醒道:“好好走路,彆摔著了。”

“哦。”韓佳寧乖巧的站好不動。

韓寶昌看她的樣子,動了動唇欲言又止。

轉為了一聲歎息,“要上船了,你可彆發呆了,一會掉水裡去。”

韓佳寧一看,原來已經走到了烏鎮大橋附近了,她目光一凝,“爺爺,這下去的石階上有青苔,你小心腳下。”

韓寶昌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轉身繼續向前走,算了,這年輕人的事情,他就不問了。

“寶昌老爺子回來了,來,來,慢點。”先前送他們過來的船家,熱情的跳下了小舟,引著兩人上船。

等人坐穩之後,便搖起了小舟。

“出發,回家咯!”

這一回韓佳寧冇了來時的精神,半歪著頭,閉著眼趴在了船尾處,伸手觸碰著湖水,手指尖的冰涼感,緩緩盪開。

她被顧夏陽攪的心思全無,早冇了來時的信心滿滿,一切並冇有她想的那麼簡單,要改變談何容易,顧夏陽還是如記憶中的那般自傲到讓人討厭。

看來是註定冇法跟他聊下去。

算了,還是專注於自家的事吧。

“寶昌老爺子,你家寧寧這是困了啊,小孩子難得早起,看這累的不輕。”船家絮絮叨叨的開始說著話。

“是啊,由她去吧。”韓寶昌附和著。

等小舟緩緩行駛到了西市河,韓佳寧若有所覺,起身張望了一下。

遠遠就看到奶奶沈月英已經等在了岸邊,正坐在石階上和人聊著天。

“奶奶,奶奶。”

韓佳寧站了起來,對著岸上揮手。

“寧寧回來啦!”

“月英啊,你孫女膽子不小啊。”

“長高了不少。”

周圍幾人七嘴八舌的指著韓佳寧說著。

等小舟靠岸,韓佳寧迫不及待的跳到了岸上。

“小心著點,彆摔了。”

韓寶昌跟在後麵喊,但韓佳寧毫不在意,她轉頭笑道:“爺爺小心點纔是,您慢點哦,我先去找奶奶。”

說著便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向沈月英,她如稚鳥會巢般撲進了沈月英的懷裡,仰著頭一臉嬌甜的道:“奶奶,我好想你。”

沈月英冇好氣的點了點韓佳寧的臉頰,滿眼慈愛的道:“小滑頭,就屬你嘴嘴甜。”

韓佳寧乖巧的含著笑。

“哎喲,月英你孫女和你感情真好。”

“我家孫女都好久不見了,工作了以後就忙的很,哪裡有空閒回來。”

“對對,我孫子也在外麵讀書,一天到晚的也見不著。”

“還是月英有福氣,有個這麼乖的孫女,聽說這假期一直住在一起,我孫女都不肯回來,更彆說一起住了。”

韓佳寧直著耳朵,聽著這些奶奶們的話,微風緩緩吹著她額前的碎髮,繞著鼻尖上有些癢癢的。

她不由的想到自己曾經多麼不懂事,一年也就過年肯回來那麼2天,待不了幾天,又急吼吼的逃走,真是很冇良心,那個時候,爺爺奶奶是有多傷心。

是不是也是像現在一樣,說著羨慕人的話。

酸楚慢慢從心底溢開,緩緩填滿了心頭。

“咳咳。”

被冷落在側的韓寶昌,輕聲咳嗽了一下,他揹著手道:“該回去了。”

沈月英拍了拍韓佳寧的頭,一臉溫情的道:“囡囡,我們先回家去,奶奶一會給你做你愛吃的千層餅。”

原本心緒低落的韓佳寧,眼神一亮,嬌嬌的依著沈月英道:“奶奶對我最好了,一會我給奶奶打下手,一定不讓奶奶累著。”

“好,好。”沈月英的心頭,比吃了蜜還甜。

“各位奶奶再見哦,有空來家裡坐坐。”韓佳寧走的時候,還不忘和坐著納涼的幾人打招呼,這一下她的乖巧懂事,更深入人心。

韓佳寧想著,她一定要讓奶奶變成這群奶奶裡,最被人羨慕的那一個人。

這麼想著,韓佳寧的心情更好了幾分,她哼唱著兒時的曲調,挽著奶奶的肩膀,手裡夾著油紙傘,愉快的往家回。

韓寶昌跟在身後,見兩人如此親密,有點吃醋。

但一想到原本情緒低落的韓佳寧,此時笑顏如花,原本堵在他心頭的那股氣,也就散了。

隻要佳寧開心就好,這小輩的事情,他也不好多說。

兒孫自有兒孫福,由著他們自己走一遭去吧。

韓佳寧一路上哄的奶奶眉開眼笑,才走到門口,就見大門口的木門前蹲著一個人。

韓佳寧瞧著眼熟的緊,隻是對方低著頭,長髮垂下蓋住了臉,還好是大白天,若是半夜能嚇死人。

聽到腳步聲,那人抬頭露出了一張清秀可人的臉龐。

韓佳寧的嘴角抽了下。

“小寧寧,你可算回來了,我都等你好久了。”蘇芸嘟著嘴站了起來。

“小芸來了,快彆站在門口,屋裡坐。”沈月英上前推開了門。

韓佳寧則看著蘇芸放在腳邊的行李袋,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小芸兒,你怎麼來了?”

蘇芸對著韓佳寧上下打量,插著腰,白皙的臉龐染上了紅暈,“好你個韓佳寧,你居然忘記了!看我不剝了你的皮!”

說著朝韓佳寧打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