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晉城親自接待了幾人,他言辭懇切又欣慰的拉著韓佳寧的手,不斷的道謝,弄得韓佳寧臉都紅了。

還是韓寶昌發話,攔住了這熱情過頭的老頭,才讓韓佳寧安心的坐在了位子上。

顧晉城對遠道而來的謝朝元表示了歡迎,並讓他幫著慰問一下他的爺爺謝廣華,一直說等空了之後就要一起去雲南聚一聚。

謝朝元本就是個嘴甜的人,一張小嘴像百靈鳥一樣哄的人哈哈大笑,心情愉悅。

顧晉城幾次欲言又止看著韓寶昌顯然是有話要說,這話還不能讓他們這些小輩聽去,韓佳寧的手指緊了緊,捏著紫砂杯的手一寸寸的冰涼。

出事了!

她的腦子裡不斷的去想,十年前顧家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她一點印象都冇有。

又開始責怪自己當初的不懂事,一走了之遮蔽烏鎮的一切,讓她現在舉步維艱。

她心裡有些焦急,想要第一時間見到顧夏陽。

她想要好好問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覺得他們家的氣氛如此的不對勁,更想拉著他的手安慰他,告訴他一切都會好。

一切都會過去。

一想到昨天回來的時候,顧夏陽反過來對她的安慰。

韓佳寧更心疼和難過。

若不是此時有長輩在場,她早就按捺不住想要飛奔過去了。

“寶昌啊,我們兩個老傢夥喝會茶,讓孩子們去玩一會兒,寧寧也知道夏陽的房間在哪裡,一起過去玩一會兒。”顧晉城笑著提議。

“好的,我爺爺我們就去照顧家人玩,不打擾你們人在那邊我們就不會去打擾了。”

韓佳寧在得到了爺爺的允許之後,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拉著兩人離開。

把地方留給了兩人。

“真冇看出來小顧家裡頭有點東西,你瞧瞧這房子就有個百年曆史吧。”謝朝元一雙眼睛應接不暇,到處亂傳。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富有江南水鄉特點的庭院,就像公園一樣,沿著青石板走過了一處又一處。

每一處的亭台樓閣,青磚灰瓦以及門窗上的雕花,都預示著時代的變遷和文化的底蘊,獨具江南韻味。

他家也是富有雲南特色的建築,但和眼前這些江南水鄉的亭台樓閣比起來,那也是差得遠。

讓他心生羨慕。

“住在這裡也太棒了吧!

怪不得小顧小小年紀就已經道骨仙風,住這麼好D地方,還不就是天天修身養性了.

不錯不錯,我多拍幾張照片,到時候拿回去給我爺爺好好看看,瞧瞧人家的家庭氛圍,再看看我們家鬧鬨哄的怎麼可能學得好東西?”

謝朝元嘰嘰喳喳的不停的在一旁讚歎。

“姐姐跟我說你們家的建築都很漂亮,住的是小角樓特彆漂亮。”

韓佳文有些憧憬和謝朝元開始交流起了建築風格,和一些地域流傳的小故事。

韓佳寧心情有些忐忑,他們過來也有了一刻鐘的時間了,照理來說聽到訊息,顧夏陽早就應該出來了。

到現在讓人都還冇出來,她心裡有些慌亂,腦子裡不停的胡思亂想著,差點冇辦法隱藏自己的情緒。

“姐姐姐姐,你走慢一點。”

韓佳文字聊的正開心,抬頭就見她姐姐已經甩開他們有三五米的距離了,歇了交談的心思,快步追了上去。

韓佳寧遮掩內心的情緒,“是你們兩個人在後麵聊天太入神了。”

她垂頭看了眼腳下青石板的紋路,強行定了定神。

等謝朝元跟上後才抬腳,才走了2步,就見另一邊的轉角處顧夏陽腳步急促的轉了出來。

“來啦。”他溫潤的目光仔細地落在三人身上。

“小顧,一天不見可想死哥哥我了。”謝朝元越過韓佳寧撲到了顧夏陽的懷裡。

顧夏陽一臉便秘的表情,“你要勒死我嗎?”他冇好氣的推開人。

“夏陽哥哥好。”

韓佳文一直有點怕顧夏陽,總覺得他又冷又凶,打完招呼就躲到了姐姐身後,偷偷伸手抓著她的衣角。

“文文也來了。”顧夏陽客氣中帶著幾分熱絡和親近的打招呼。

韓佳文感到了些許不對勁,但未深想。

她看著顧夏陽向這邊走來,她的瞳孔微微放大了幾分,她看著一雙手伸了過來,將她的姐姐從她麵前拉走,韓佳寧臉都白了。

她看著她的姐姐並未拒絕,反而主動抱住了人,聽她用溫柔的語氣細心關心著人。

謝朝元碰了她的肩膀一下,“小文妹妹彆傷心,這樣的場麵哥哥我之前天天看,被迫吃了一大堆的狗糧。”

“天天?”韓佳文的臉色越發僵硬。

“你不知道?”謝朝元揶揄,“這倆人藏的夠深啊。”

韓佳文僵硬的轉頭,“姐姐,你們……”

韓佳寧聽到妹妹的聲音,尷尬的鬆開顧夏陽。

“佳文……”她腦子裡飛速運轉,正在想如何矇混過關。

“我是你姐姐的男朋友。”

顧夏陽的話擲地有聲,驚的韓佳寧和韓佳文一同看向了他。

靠!

韓佳寧羞惱,用力掐著他腰間的軟肉,“你在我妹妹麵前胡說八道什麼!”

顧夏陽一臉無辜,“不能說嗎?”

“姐姐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韓佳文甩甩頭召回了思路。

“就……就最近。”韓佳寧有些含糊其辭。

韓佳文頃刻間意思到了什麼,她落在顧夏陽身上的目光帶著探究和震驚還有些不可思議,陡然伸手比了個大拇指。

“這事家裡人知道嗎?”

“還不知道,你記得保密。”韓佳寧眼底罕見的有一絲慌亂閃過。

“他們總會知道,冇多久就要開學了。”顧夏陽意有所指。

韓佳文恍然大悟,“怪不得姐姐忽然要考浙大,原來是為了和夏陽哥哥不分開。”她情不自禁的鼓掌,“果然是愛情的力量!”

“再胡說八道我打你哦!”韓佳寧長長的睫毛遮蓋住了她眼裡的無措,但她的臉卻越發紅了起來。

“原來你為了我這麼努力。”

顧夏陽輕柔的嗓音夾著笑意在她耳邊響起,如攪亂了一池江水的春風,迅速在她心裡泛起漣漪。

她要考浙大明明是被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