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輕輕吹起了韓佳寧的頭髮,讓她從震驚裡回過了神,她抬眼就撞入了顧夏陽那雙深邃而明亮的眼裡。

心頭微微一顫。

她幾乎是瞬間便皺著眉,眼睛瞪圓凶巴巴的道:“看什麼看!”

她卻不知,配上她嬌豔的臉,這般凶狠的表情,卻讓人看出了幾分撒嬌的意味。

顧夏陽湊近了幾分,仔細瞧著韓佳寧的臉,“我怎麼覺得,你今天和平常不一樣?”

韓佳寧一愣,他發現了?

轉瞬間,韓佳寧就覺得心跳開始加快,心頭砰砰直跳,好像馬上就要跳出嗓子。

心虛的她麵色一白,轉而一紅,帶著幾分憤怒和嬌縱,“你有病啊,我能有什麼不一樣,反正還是一樣討厭你。”

顧夏陽目光緩緩停滯半瞬,他伸手劃過韓佳寧的臉頰,取走了髮絲上沾染上的綠色小殼。

他放在鼻尖輕嗅了一下,一股淺淡的清香鑽入。

“原來你吃了蓮子,怪不得有股香味。”

韓佳寧聽著他的話,總覺得心臟又跳了一拍,耳尖緩緩的發紅。

要死!

為什麼顧夏陽這個傢夥,現在看起來這麼撩人!

和成年以後那個老古板男人,一點都不像,難道這就是年輕的魅力嗎?

不行不行!

韓佳寧!你怎麼一點定力都冇有,不能夠被他現在的樣子所迷惑。

顧夏陽還是那個討厭鬼!

韓佳寧定了定神,抬起眼道:“顧夏陽,你爺爺跟我說你,這兩天每日早課都不願意做,要不要我來幫幫你啊,讓你更長進一些。”

顧夏陽好笑的單挑起了眉,歪了一下頭,“我爺爺的話你也信?

我估計,他是因為你爺爺在,不好意思打擊你,才故意說我早課做得不好吧。”

“你少給我胡說八道,承認彆人比你優秀就這麼難嗎?”

韓佳寧有被氣到,她麵頰發紅如夏日裡最熟嫩的水蜜桃,嬌豔欲滴,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咳咳。”

顧夏陽咳嗽了一下掩飾一瞬間的心動,舉起雙手做投降狀,“是是是,你說的都對。”

那敷衍的態度,更讓人生氣。

“你!”

韓佳寧伸手指著他的,透過他肩膀,忽然看到了他工作台上堆著的布,眼珠子一轉,心裡有了其他的主意。

你不讓我好過,那我也不讓你好過。

“顧夏陽,既然你承認我說的都對了,那你跟我說說,你最近遇到了什麼問題。”

韓佳寧下巴輕抬一雙眼浮光瀲灩,擰著最燦的光華。

顧夏陽看的一下失神,鬼使神差的道:“不知道我做的旗袍……會不會被喜歡。”

聽到這個問題,韓佳寧瞬間眼神一亮,這題我會!

顧夏陽這可是你自己自投羅網,到我陷阱裡來了,到時候可不要怪我。

一想到十年後的顧夏陽,對著她麵無表情挑剔的模樣,韓佳寧就狠狠記在了心頭。

韓佳寧彎著細長的眉,柔柔一笑,雙手撐著窗簷身體微微前傾,“你要知道你自己做的旗袍,會不會被人喜歡,首先要你自己喜歡才行。

還有你要對自己有自信才行,隻要對自己有自信了,那麼彆人也會喜歡的。”

看著顧夏陽帥氣的臉龐,韓佳寧嚥了咽口水,繼續說道:“當然最重要的一點,你還要去瞭解你這件旗袍是做給誰的。

她是一個怎樣的人,我們首先要知道我們的客戶喜歡什麼,才能夠去發揮我們的所長。你說對吧。”

顧夏陽目不轉睛的看著韓佳寧點頭,“我喜歡……你說的對。”

韓佳寧看顧夏陽這呆頭呆腦的樣子,心裡彆提有多滿意。

對對對,就是這樣。

她轉身直接走到門口,開門走了進去,興致勃勃直奔他的工作台。

“我看還是我來幫你看看吧。”

“等一下!”

顧夏陽上前跑了兩步,忽然焦急的一把拽住了她的手,韓佳寧隻來得及看到在工作台上布的樣式,似乎有些眼熟。

她好像在哪裡見到過,隻是一下子有些想不起來了。

“韓佳寧你彆亂動我的東西,你又不懂旗袍。”

顧夏陽擋在了韓佳寧身前,阻隔了她的視線。

聽著這熟悉的語調,韓佳寧直皺眉,心頭堵的慌,“是,我不懂,我也不看行了吧,隨便你愛怎麼樣,我回去了,再見!”

說著轉頭就走。

顧夏陽想伸手抓她,但被韓佳寧直接閃身避開,隻能麵色複雜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背影,一時間倒有些手足無措。

他看著她的背影走出了院門,又回頭看了一眼工作台,無聲的歎息。

低聲嘟噥,“又搞砸了。”

韓佳寧一路疾行,每一步都踩得很用力,青磚被踩的砰砰響。

韓寶昌正和顧晉城聊的暢快,聽到了韓佳寧的動靜,兩人默契的停止了交談,一致看向了踏進院門的韓佳寧。

韓佳寧對此一無所知,她跨過了門檻後,整個人都冷靜了下來,暗自氣惱,她怎麼就為了顧夏陽一句話,就生這麼大氣。

她站在了一旁的廊下,發起了呆。

“準是我家那個臭小子惹了寧寧不高興,一會我去教育教育他。”

顧晉城繃著臉氣的牙關緊咬,這個不爭氣的,好不容易給他點增加感情的機會,就這麼自己給浪費。

韓寶昌擺擺手,“孩子們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吧,我們不要去管的太多。

好了,我看今天時間也晚了,我也要趕緊回去,我們家老婆子還做了飯。”

“不多留一會兒?”顧晉城有些惋惜。

韓寶昌搖搖頭,他放下了手中的紫砂杯起身,“不了,改天再來。”

顧晉城一看就知道,這老夥計是留不下來了,隻能憋著一口氣,將人往外送。

心裡暗暗給顧夏陽記了一筆。

“改天我上門來看看你,到時候可彆把我拒之門外。”

韓寶昌回頭睨了他一眼,“我關門你就進不來了?”

“哈哈,那我肯定還是能進來的。”

“這不就得了,說那麼多廢話乾嘛。”

韓寶昌搖搖頭,對著韓佳寧喊道:“寧寧,回去了。”

韓佳寧小碎步跑來,“爺爺,你這麼快就和顧爺爺談好了?”

“和這老東西有什麼好談的,回家回家。”韓寶昌揹著手走在前麵,韓佳寧和顧晉城揮了揮手,一路小跑跟在後麵。

“顧爺爺再見。”

“下次再來玩。”顧晉城看著兩人離開後,臉色一掛,沉聲靜心的坐了一會,將見地的茶杯滿上,喝了一口,隻覺得這茶苦的喝不下去。

他將小小的茶杯重重的放在茶幾上,越想越生氣,站起身來,“看我不好好收拾那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