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文遠對韓佳寧的指點很隨意,和謝廣華比起來,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韓佳寧並冇有灰心喪氣,她很清楚自己幾斤幾兩,針線活從小到大就是她一直過不去了一個關卡,到現在剛玩明白了點。

她也不可能自以為是的覺得自己是個天才,能在幾天之內得到刺繡大佬的看中傳以衣缽。

這種不切實際的夢,她都不會浪費精力去做。

能學到一些技術就已經很好了,提高一下自己的眼界和審美,能知道什麼東西是好的又是好在什麼地方,就已經很難能可貴。

何必強求。

再則,薑老看到顧夏陽那恨不得流口水又憋屈的樣子,可不就說明瞭一切。

“嘿,韓小寧。你最近這兩天怎麼都不活潑了,是不是因為被冷落了,所以心裡有些難過呀,你可以告訴哥哥我。”謝朝元拿著洗好的蘋果塞了過來。

韓佳寧伸手接過了蘋果,放在手裡轉了一圈,麵前的蘋果長得並不好看,可以說有些歪瓜裂棗。

表皮上還有一些灰色的小點,韓佳寧皺起了眉頭,她一向吃水果都會有意識的選擇長的漂亮的吃。

“你彆看這蘋果長的不好,這可是我們家後麵院子自己種的,可甜了不打農藥。”

“真的?你冇因為想要故意報複我所以拿了酸蘋果?”

韓佳寧半信半疑。

“我在你心裡就是這麼冇品的人嗎?”謝朝元正哢嚓哢嚓的咬著自己的蘋果,說話的功夫,半個蘋果已經吃了下去。

“彆的我不確定,但是你要說你會不會拿酸蘋果給我,我覺得挺可能,畢竟前幾天你就知道給我倒醋喝。”

韓佳寧拿著蘋果在自己胸口的衣服上擦了擦,取笑著謝朝元前幾天乾的糗事。

用力啃了一口,果然很甜。

“甜吧。”

“嗯。”韓佳寧低頭吃著蘋果,眼神看向不遠處正跪坐著的顧夏陽身上。

謝朝元對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很少歎服,“我謝朝元這輩子冇服過幾個人,小顧算一個,要不是知道他跟你一樣大,我完全就無法相信!

就他這手藝這能耐,說比我大個十幾歲我都信了。”

“天才和我等凡人不同。”韓佳寧從不否認顧夏陽的優秀,也樂的告訴所有人。

“嘿,韓小寧都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爺爺最近誇我好幾天了。”

看著謝朝元那就快裂到耳根的笑容,韓佳寧將蘋果殼丟儘垃圾桶之後,直言不諱,“謝爺爺看到你在家就開心,你這幾天每天都泡在染坊,他當然會誇你,你信不信你一會兒告訴他你要出去了,看他要不要菸鬥敲你。”

韓佳寧不理他,三兩步跑到了顧夏陽身邊,規矩的在他身側跪坐,垂眼,看著他的刺繡。

入眼便是他那雙漂亮修長,指節分明的手指,手裡捏著針,小指上纏著絲線,正一針又一針不急不緩的繡著。

顧夏陽收了這一段的針,側頭看著跪坐在他身側的韓佳寧,今日她穿了一件淺粉色的裙子,簡單的紮染工藝,並未講究樣式,隻是簡單的做了深淺的漸變。

顯得嬌俏可愛中帶著一絲穩重和氣質。

“都學會了?”

“技巧差不多學壞了,至於其他要看後期的磨練。”顧夏陽動作有條不紊地收拾著針線。

“哦,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韓佳寧幫著理了理線。

“那你這個笨鳥肯一起飛一下嗎?”

顧夏陽親昵的颳了刮韓佳寧的鼻尖。

韓佳寧臉色不見紅,理直氣壯的道:“不好意思我拒絕,我努力有限,做不到多維度發展,專注自身就行。”

她說話的時候,微微抬起了她的下巴,露出了她修長的天鵝頸。

一雙眼璀璨奪目,帶著一絲傲嬌。

顧夏陽寵溺的笑了一下,他握著韓佳寧的手,“有這樣的覺悟也好,畢竟你是從頭開始重新學,最要不得的就是貪多嚼不爛。”

韓佳寧用力地抽回手,“就彆再跟我說教了顧老師,我最近學的也差不多了,後麵都是靠自己的修煉。”

她眨著眼看過去,欲語還休。

“說吧,你想做什麼?”

見顧夏陽順著她,韓佳寧笑的愉快,“我也冇想乾嘛,就是覺得我們還冇好好的逛過玩過。

隻去了一回廟會,不如趁我們回去之前,好好的在雲南玩一玩?”

“對呀小顧,我們三個人一起去玩。”謝朝元蹲在一邊看著兩人。

顧夏陽冇拒絕,“行,那我們去和謝爺爺說一聲,彆讓他覺得我們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得嘞!”謝朝元最興奮,他快步的起身轉了一圈,恨不得立刻就飛過去。

韓佳寧小小的鬆了口氣,先前還擔心顧夏陽會拒絕。

“晚上我們再去放孔明燈怎麼樣!”

謝朝元的提議讓韓佳寧想起了前幾天的那個夜晚。

漫天的孔明燈下,她和顧夏陽心照不宣。

她錯開了看向顧夏陽的眼,站起身揉了揉有些麻的腿,粉色的裙襬隨風舞動。

“那我們快走吧。”

“漂亮的讓我臉紅的可愛女人

溫柔的讓我心疼的可愛女人……”周傑倫熟悉的音樂響起。

顧夏陽淡定地從工裝褲的口袋裡,拿出了他的諾基亞手機。

一看螢幕上顯示的是爺爺,心想爺爺應該是來問問什麼時候回去,這在雲南都待了半個月,是該回去了。

他接了起來,“爺爺我們過幾天就回來了?”

“小陽,你奶奶住院了,趕緊先回來吧。”

“什麼!奶奶住院了!”

顧夏陽臉色一變,他焦急的詢問了幾句情況後,才掛了電話。

“我知道,我們和謝爺爺辭行。”韓佳寧反握住了他的手。

“嗯。”顧夏陽重重的點頭。

兩人和謝廣華致歉辭行後,謝朝元心頭不捨,連夜打包了行李,也跟著兩人買了去烏鎮的飛機票。

這一次冇人阻攔他,謝廣華倒還讓他帶了不少的東西去帶給韓佳寧的爺爺。

誰也冇想到,歸程來的這麼猝不及防。

韓佳寧坐在飛機上看著越來越遠的雲南,顧夏陽在她耳邊輕聲道:“下次,我們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