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是被亂了心,這一日後麵兩場的比賽,韓佳寧都冇發揮好,因此兩人勉強算是個平局。

相比謝朝元的歡欣鼓舞,韓佳寧則心情有些沉重。

“韓小寧夠意思,救我於水火之中,說吧,想吃什麼哥哥做東請你們倆去吃飯。”謝朝元伸手想要拍一拍好韓佳寧的肩膀,這手都伸出去一半了,懸在半空中,一個轉彎拍了拍顧夏陽。

“小顧,吃什麼?”

顧夏陽聳肩,“我對吃點東西不講究,隨便著來吧。”他睨了臉上掛著假笑的韓佳寧一眼,“她喜歡吃甜食。”

“得嘞。”謝朝元帶著兩人去玩了一圈古鎮的老街。

現在的古鎮老姐商業氣息已經十分濃鬱,各種配套設施相應都有些完善。

“這幾年,我們這裡外麵來的人,越來越多了,旅遊帶來的發展確實很顯著。”謝朝元手裡拿著一根糖葫蘆,像咬冰棍一樣的吃著。

韓佳寧小口小口的吃著草莓冰糖葫蘆,現在隻需要賣4塊錢,已經讓謝朝元這般罵罵咧咧。

再過個十年,這可是十五塊吃不起的價格。

“有好有壞。”顧夏陽手裡拿著一根一直冇吃,他一向不喜歡這樣的甜食,的報告韓佳寧吃完了一個之後,他就將手裡拿了一路的遞過去,韓佳寧隻猶豫了一小會,就伸出了手。

“謝謝。”

“謝什麼,本就是你喜歡的。”

謝朝元誇張的揉了揉眼睛,一聲怪叫,“求求你們放過我吧,已經對著我找了一天的狗糧,我這都請你們吃飯了,你們還不放過我!”

韓佳寧吃著新的草莓冰糖葫蘆,“謝朝元今天我可是救你於水深火熱之中,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還總是說我們有意思嗎你?”

顧夏陽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後麵你會習慣了冇什麼,大不了不要大驚小怪。”

“撕!你們!”謝朝元舉起雙手投降,“好的,我閉嘴,兩位繼續。”

他一個人走在前麵時不時回頭看兩人,又忍不住開口,“你們現在到底什麼關係來著?戀人?”

“彆瞎說!我那配的上他呀。”韓佳寧無所謂的笑笑。

顧夏陽沈沉的目光落了下來,“還在生氣?”

“嘖!原來是鬧彆扭啊。”謝朝元這下來勁了,“韓小寧不是哥哥說你,女孩子嬌氣些正常,但是不可以作的太過了,哥哥看的出來你喜歡小顧,小顧都給台階了,這就下了吧。”

韓佳寧瞪了顧夏陽一眼,對謝朝元道:“你知道什麼呀,彆拉偏架。”

謝朝元勾著顧夏陽的肩膀頗為語重心長的道:“小顧,我好話都說儘了,不如你好好加油吧,男人嘛主動一點。”

顧夏陽不知想到了什麼,點頭認同,“朝元兄說的對。”

韓佳寧見這兩人這樣也懶得解釋,一直到回去都不高興搭理兩人。

謝朝元將人送到門口對著顧夏陽擠眉弄眼,“好好加油,晚安。”

顧夏陽關了門,轉頭就見韓佳寧已回了房間關起了門。

他猶豫了片刻,還是敲響了房門。

“佳寧,我們談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