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坊的熱火朝天讓韓佳寧有了很大的震撼,昨日來的時候大家隻是圍坐在一起閒聊,因此並未動起來。

此時所有人各司其職分工明確,絞紗、染紗、分揀、過水、洗沙,都有相應的人在做。

韓佳寧一雙眼亮亮的一邊看一邊點頭,分工明確大大提高了效率。

“看呆了吧。”

謝朝元不知又從哪裡冒了出來,“我們謝家上至七老八十下至三歲孩童,都會紮染。”說這話時他滿臉的驕傲。

“那你何必一門心思想往外跑。”顧夏陽上前一步剛好隔開了2人之間的距離,“留在這定有你的一席之地。”

“就是呀,何必往外跑。”韓佳寧讚同的點點頭,“到時候還要回來。”

“我纔不回來!”

謝朝元跟著脖子紅著臉咬牙切齒,“你們是不知道我爺爺有多變態,這裡所有的活每個人從小都要學習每一個位置上都要做上至少一年,再經過評選和打分,去做的最好的那一塊,之後就負責到底。”

“這很好,因人而異因地製宜,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和不擅長的選項,謝老是一位非常厲害的領導人。”

“放屁!那都是對彆人的!我們家的直係親屬必須樣樣精通樣樣都要達標,這不是逼死我這種手殘黨麼!”

謝朝元哭著一張臉可憐兮兮的道:“絞紗這些我還忍忍,我爺爺就喜歡用線串染來考驗人,我得手指上不知道多了多少個洞了。”

謝朝元捧著自己的手指著上麵看不見的針眼給兩人看。

韓佳寧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她看向顧夏陽很想問一問,這二傻子活寶真的是未來謝家選中的傳承人嗎?

也太不靠譜了一些吧……

心裡又好奇那謝朝居到底做了上麵,能讓謝老把他這一位優秀弟子棄之不用。

顧夏陽受不了韓佳寧那黏黏糊糊就差掛在他身上的視線,他伸手毫無征兆的捏了一下韓佳寧的頭頂,讓她轉了一個方向,“彆瞎看。”

“你們太過分了!我在訴苦你們給我塞狗糧!”謝朝元急的跳腳。

“哎喲!”他的頭上被狠狠捱了一下菸鬥。

“爺爺!”他悲憤大叫。

謝廣華依舊穿著一身極具特色的雲南民族服裝,今日的顏色相對昨天更明快了些,袖口和領口都用五彩的絲線繡著獨特的圖案,顯得分外華麗了幾分。

韓佳寧的眼睛都快黏在衣服上的繡花上了,她恨不得好好琢磨一番,許是她的目光太露骨了一些。

謝廣華立刻注意到笑著道:“韓小寧是對刺繡感興趣,過幾天我帶你去認識一下老薑,他最喜歡心靈手巧的女孩子,不像我家這個木魚腦袋一天天就知道氣我。”

說著又舉起了菸鬥想要敲打謝朝元。

“爺爺你再打我可跑了。”謝朝元一個閃身躲在了顧夏陽身後,原本他是想躲在韓佳寧身後,但一個大男人躲在小姑孃的身後,太丟臉了。

他那知道顧夏陽不但不幫他,還往旁邊避開,動作之快讓人匪夷所思。

他愣神的功夫就被謝廣華扭住了耳朵。

“哎喲,哎喲,爺爺你輕一點。”謝朝元淒慘大叫,他看到韓佳寧笑語嫣嫣深感丟臉,嘴裡哇哇的喊著,“爺爺你給我留點麵子,這以後讓我怎麼出去見人!”

“不見人正好給我安分守己的待在家裡,省得你總說心不死的要出去闖蕩!”

說著那菸鬥狠狠的在他屁股上敲了兩下,敲的謝朝元滿臉通紅卻不敢造次,生怕多說一句迎接他的還是一頓胖揍,那這臉豈不是更回不來了。

“師傅,朝元還小呢以後他就會明白,你就彆和他計較了這不還有貴客在。”謝朝居一直站在身後不遠處看了許久,等謝朝元挨夠了打才上前打圓場遞台階。

“他不小了都讀大學的年紀,你看看這顧小陽和韓小寧不都比他要小2歲,看看人家在做什麼他又在做什麼!”謝廣華鬆開了謝朝元。

得到自由的謝朝元這次直接躲在韓佳寧身後兩步,露出了一個腦袋捂著被打的屁股嘶牙咧嘴的道:“爺爺我雖然比上不足好歹比下有餘,你不能用不上人的標準來衡量我吧,你這是拔苗助長。”

“你!”

“還不快少說兩句。”謝朝居對著謝朝元眨眨眼,他的小動作落在了謝廣華的眼裡,他眯了眯眼不動聲色的道:“讓他說,我看看他到底有些什麼話想說,今天我給你機會。”

“真的!”

謝朝元眼神一喜正要開口,斜刺裡一直白嫩嫩的手用力拽了他的衣襬一下,就是這一停頓韓佳寧就笑嘻嘻的開口,“謝爺爺您和我爺爺不愧是好朋友,這教訓起人的樣子也一模一樣。”

謝廣華一掃臉上的陰鬱之色,“你爺爺捨得訓你?”

“可不嘛,你可不知道我從小打到過的有多慘。”

韓佳寧委委屈屈的挎著臉,“他總唸叨著他冇老謝有福氣,有這麼一大家子的人凝成了一股繩群策群力的把家裡的傳承做下去,他身邊就小貓兩三隻還都是女孩子,可把他的頭髮惆白了不少。”

“哈哈哈,韓老弟謙虛了女孩子多好有這皮猴子能氣死人。”再次被點名的謝朝元縮了縮頭像顧夏陽的邊上走了一步。

“還好我是女孩子要不然更完蛋,你不知道我從小就受到身邊這個的壓迫,他就是爺爺口中的彆人家的孩子。

而我就是那個被嫌棄的,那日子要多苦有多苦,差點就活不下去想要直接放棄了。”韓佳寧對著顧夏陽直飛眼刀。

“看來我給了你不少壓力。”顧夏陽半側著頭陽光剛好落在他半邊臉上,他轉過了臉,“壓力是進步的最大動力,冇有我一直做你的標杆你如何優秀。”

韓佳寧臉皮抖了抖差點冇憋住懟人,她嗬嗬的笑了一下,轉而對著謝廣華嘟嘴,“謝爺爺你看到了吧,這是人說的話麼!就是他這樣才讓我爺爺經常訓我。”

“韓老弟是為你好,朝元有你的一半我可就放心了。”謝廣華歎氣。

“謝爺爺,其實謝朝元挺好的今天還在央我不要太碾壓他,他怕你到時候看了更生他的氣,你彆看他嘴巴倔的很其實心裡最在意的就是您。”

韓佳寧充分發揮了女孩子的優勢,哄起人來一愣一愣的。

謝朝元被他爺爺看的手足無措。

謝朝居眉眼一卷正要開口,被早就注意到他的顧夏陽搶先一步,“謝老您不用急,有時候逼的太緊反而會有反效果,你彆看佳寧現在這樣以前也有過任性妄為直接擱挑子跑路的情形,可把韓爺爺急壞了。”

“韓小寧你這麼刺頭看不出來啊,我都冇離家出走跑路,你乾了我想乾不能乾的。”謝朝元在一旁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

“哈哈哈……都是年少輕狂,出去走了一圈腦子就想清楚了,我們這樣的人既然生在了這樣的家庭,就要擔下相應的責任,冇有天賦另當彆論,有天賦絕不能浪費。”

韓佳寧此時掐死顧夏陽的心都有了!

這是故意正大光明的諷刺她,報上次她義正言辭的仇呢!

“哈哈哈!朝元你一會和韓小寧比一比,你要是贏了這幾日爺爺不管你要是你輸了就彆說我冇給你機會,給我安安穩穩在家裡待著。”

“爺爺這可是你說的!”謝朝元眼神一亮鬥誌昂揚。

韓佳寧和顧夏陽對視了一眼,得了被當磨刀石了,謝朝元果然是二傻子啊,這麼明顯的一個坑還樂嗬嗬的往裡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