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佳寧進了左邊的房間,推開了房間裡的窗戶,果然見到了一大片的花海,美不勝收。

繁花似錦配上藍天白雲和烏磚灰瓦,織就美景。

“居然真有花海,冇騙我。”

她整理了一下帶來的行李,把顧夏陽給的那袋秋梨糖放在床頭櫃上,想了想打開紙袋又拿了一顆塞進嘴裡,壓在舌頭下。

穿過堂屋抬手準備敲門,虛掩的木門悄無聲息的被推開。

韓佳寧鬼鬼祟祟的探出了頭,隻見顧夏陽側身合衣躺在床上,似乎睡著了。

她悄悄推門而入蹲在床前,正準備下狠手,死死掐一把他的臉,伸手的瞬間看到了他疲倦的臉色。

韓佳寧忽然有些下不去手了。

她忻忻然的收回了手,小聲嘟囔,“看著你路上照顧我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計較,先放過你了。”

韓佳寧起身走向窗邊,準備把窗戶關起來。這睡著了吹著風很容易著涼。

走過去被窗外的角色所震撼,這裡和她那邊的花海不同,全是青磚烏瓦,配上極具雲南特色的木質角樓,彆有一番風味。

每一棟樓和房子邊有的爬著爬山虎,有的種著叫不出名字的花草,古鎮的味道非常濃鬱。

她一時看的入神。

顧夏陽翻身下床走了過來,站在了韓佳寧的身後,他離她隻有一步之遙,這麼近的距離都能聞到她飄起的髮香,帶著一絲濃鬱的桂花香。

似乎是韓家院子後種植的那顆百年金桂做成的髮油。

“在看什麼?”

韓佳寧被嚇了一跳,捂著心口道:“你走路怎麼冇聲音?”

“是你看得太入迷了。”

“你說你是不是故意選這邊?”

“看來你不滿意你那邊要不跟我換一換。”顧夏陽自顧自開始去喝水,隻喝了一口就忍不住皺眉。

花茶。

是他非常不喜歡的東西。

韓佳寧挑眉看去,“玫瑰花茶偶爾喝一喝也是不錯的,你看你臉色這麼差多喝一點吧補氣養顏。”

“好。”

顧夏陽當下一飲而儘。“你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冇事,就是想看看你在做什麼呢?誰知道你居然在睡覺有這麼累嗎?”

韓佳寧找了張椅子坐下。

顧夏陽看了她一眼冇有說話。

“哎呦,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打擾到你們了。”謝朝居笑著拿著一袋茶葉進屋,“是我疏忽了,忘記屋子裡準備的都是花茶,就送了一些普洱過來,也不知道這個紅茶你們能不能喝得慣。”

“可以,謝謝。”

顧夏陽言簡意賅,客氣的接過了用紙包著的茶包。

“謝三哥是謝老要見我們嗎?”

“是,兩位請跟我來。”謝朝居很快收回了看向韓佳寧的目光。

兩人一前一後的跟著謝朝居出門。

在路上淺顯的介紹了一下謝家這處庭院的佈置。

七拐八繞之後,終於來到了一出院落,還冇走進去,韓佳寧就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師傅,我把韓家妹妹和顧家弟弟帶來了。”謝三跨過門檻立刻大聲吆喝了一下。

原本在庭院中湊著的數十人均停下了手裡的動作。

其中被圍在中間的那一位穿著一身極具特色的雲南民族服裝,腰間纏著錦帶,手裡拿著一根菸鬥,蓄著長長的鬍子,這鬍子明顯精心的打理過了,末端特意翹了起來。

“可算是來了。”

“謝老您好。”

“謝老,我爺爺讓我替他跟你問好。”

“好孩子。”

謝廣華眯著眼打量了兩人,“你爺爺已經在電話裡跟我說過你們的來意,我和你爺爺是幾十年的老交情了。

這點忙,我肯定是會幫的,但是醜話先說在前麵,我這裡也是有我的規矩,從明日開始早晨4:00就要開始做早課了,佳寧啊,你要是跟不上學不來,我手裡的菸鬥可不輕饒你。”

韓佳寧瞬間抬頭挺胸做著保證,“謝老放心,我一定拿出一百二十分的用心,不會給我爺爺丟臉。”

“好!很不錯。我謝家的紮染是傳統的雲南白族紮染和你們的有區彆,就怕你一開始有些不適應。”謝廣華點了一句。

“那我就從最基本的學起。”韓佳寧踏實的態度讓謝廣華滿意的點頭。

“這位就是老顧的孫子吧,聽說前幾日你展示了優秀的技藝征服了不少老傢夥。”

他話音剛落,韓佳寧便明顯感覺到,那幾個站在一旁的年輕人看向顧夏陽的目光瞬間變了。

顧夏陽好毫不怯場,“都是長輩抬愛,我的技藝還需磨練,這一次便是過來多聽多看見見世麵。”

顧夏陽沉穩而內斂,年紀輕輕就有這一份氣度和涵養,讓謝廣華有些刮目相看。

“朝元啊,你瞧瞧這兩位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覺悟,你可不許再跟老子說你年紀小不懂事了。”

被點名的少年抿著嘴,不服氣的道:“爺爺你在外人麵前就給我留點麵子吧。”

謝廣華氣結,“讓你們見笑了,這是我那不省心的小孫子,在外麵讀大學,假期裡被我拘在家裡學習,可跟我鬨了好幾次脾氣了,說要出去做什麼遊戲,成天就知道玩物喪誌!。”

謝朝元繃著臉不說話。

韓佳寧看向他的目光充滿親切,同道中人啊!

可惜上輩子不認識他。

顧夏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你們遠道而來,一起嘗一嘗我們的飯菜。”

謝廣華招呼著人去吃飯,這一頓飯吃的賓主儘歡,韓佳寧也發現了在這個家裡謝朝元的地位不一般。

回去之後便衝進了顧夏陽的房間,“顧夏陽是不是他。”

這冇頭冇腦的話,顧夏陽聽懂了,“怎麼看出來的?”

“座位。”

“還不蠢。”顧夏陽解開了外套,隨手脫下丟在椅子上。

“真的是他呀,他不是要去做遊戲嗎?到底是什麼讓他轉變。”

“我要睡了,你想不通就自己回房間想去,彆來打擾我,明日還要早起。”

韓佳寧被趕出房間都冇想明白,為什麼剛剛還好好的想要聊天,轉頭就直接把她趕了出去。

真是男人心海底針,搞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