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寧寧,聽說你要和顧夏陽去雲南!”蘇芸氣喘籲籲推開韓佳寧房間門,來不及喘氣直接衝進房間,拿起書桌上的水杯,大口大口的灌了下去。

“呼……跑死我了,我聽到這個訊息立刻就衝過來了。”

蘇芸原來把椅子坐到了韓佳寧對麵,看著她整理衣服和帶的東西。

韓佳寧將一罐雲南白藥放進行李箱裡,“小芸芸你讓我說你什麼好,你不知道有個東西叫手機嗎?至於這樣跑過來?”

“我一著急就忘了。”蘇芸憨憨的笑了下,“你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回來的時候明明說老死不相往來,怎麼轉頭才過了一個晚上你就要跟他獨自去雲南了。”

蘇芸揶揄的掃視著韓佳寧。

韓佳寧重重的把疊好的衣服摔進行李箱,坐在床沿邊歎氣不止,一張臉哭哈哈的皺了起來,“彆提了彆提了,這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本來呢,我是給他挖了一個坑,冇想到最後掉進這個坑裡被埋起來的是我自己,你也知道我是一個不會吃虧的人,所以我就把顧夏陽一起拖過去了。”

提前這件事情,韓佳寧的深情懨懨的,她又不能告訴蘇芸她和顧夏陽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吵架。

有些話便不能說清。

蘇芸湊上前來,“小寧寧你這個小傻子,你就冇有想過他為什麼這麼輕易就同意了,還不是因為先前冇去,惹你生氣給你賠罪呢。”

她的話並冇有讓韓佳寧覺得舒坦,反而越發膈應。

她纔不要和這個顧夏陽一起去雲南!

可惜她要的那個人再也見不到了……

韓佳寧心頭有些後悔,早知道這樣,先前就應該把心裡的話說出來。

那個不算正式的表白就不應該糊弄過去,不就是承認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然而現在,他再也聽不到了……

她撇了下嘴冷淡的道:“我又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誰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的再說,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乾嘛。

他一開始爽約就是他不對,之後再彌補也並不代表這件事情就翻篇了。”

蘇芸插科打諢了半天,最後被韓佳寧推走了,可算是清淨了下來。

她躺在她的床上望著天花板,腦子開始放空。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請進。”韓佳寧起身,見爺爺奶奶站在了房門口。

“爺爺奶奶誰有什麼事嗎?我的行李都收拾好了,這不鋼槍剛剛從雲南迴來,我的行李箱還冇來得及放起來,隻要再放點東西進去拿點衣服就夠了。”

沈月英將一個樂扣樂扣的盒子遞了過來,“奶奶給你做了一些千層餅和小綿餅。”

“哇!謝謝奶奶。”韓佳寧一臉驚喜。

沈月英心疼的握著韓佳寧的手,“都怪你爺爺這麼狠的心,讓你小小年紀就要到外麵去求學,聽說至少得要帶個兩週左右。

我的囡囡真是苦了你了。”

“奶奶,我冇事,我現在年輕就應該多多曆練和學習,有這樣一個機會求都求不來呢!”韓佳寧見奶奶的情緒還是不高,於是軟著嗓子嬌嬌的道:“奶奶這件事情你可千萬不要告訴大伯和姑媽,你也知道爺爺一向對我青眼有加,他們早就心裡有點酸酸的認為爺爺偏心。

要是讓他們知道爺爺還把我送去雲南學習,那肯定要來鬨得,所以奶奶千萬不要告訴我爸爸和媽媽,要不然他們兩個估計還得吵。”

她故意說的可憐兮兮博取同情。

“他們敢鬨以後就彆給我進這個門。”沈月英冷著臉,“自己不爭氣還能怪得了彆人,我們家可不助長這種歪風邪氣。”

韓佳寧一愣,她冇想到一向喜歡和西泥的奶奶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奶奶說的一點都冇錯,本領和手藝都是自己的老話說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天分雖然重要,但後期的勤勉和毅力更重要。”

韓寶昌在一旁默默開口。

韓佳寧這才注意到,爺爺的耳朵有點紅。

她眼皮跳了跳,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奶奶乾的。

“你不要給我羅嗦了,我們家囡囡還是個女孩子,你就讓她一個人去。我看在你心裡我們這些人加起來都冇有你的紮染重要!”

“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可冇有這個意思哪裡是一個人去,不還有顧夏陽那小子陪著。”韓寶昌有些拉不下臉麵。

“我看你和晉城就是一丘之貉,在你們眼裡自家的孩子都不疼是吧!明天我要去找菊琴好好說說你們!

哪有你們這麼做事情的,這一路上山高水遠的萬一出什麼事情可怎麼辦?”

說著說著沈月英抹起了眼淚。

“不會有事,現在科技這麼發達動車很快就到了,你忘了,前兩天他們三個小的還剛從雲南迴來。”

韓寶昌上前拍了拍老妻的肩輕輕哄著。

“奶奶,你放心吧真的冇事,要是你不放心,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啊,到時候就苦了爺爺一個人在家冇有人做飯給他吃,也不知道會不會餓瘦了。”

韓佳寧可憐兮兮的道。

韓寶昌立刻道:“寧寧說的對,你不放心你就跟著一起去吧,不要擔心我一個人,冇事。”

“呸!”沈月英碎了一口,“嘴上說冇事,心裡肯定要怨我,我告訴你值此一次下不為例。”

“好好好,我保證就這一次。”

韓佳寧在一邊苦笑,她連這一次都不想和顧夏陽去。

第二天一早顧夏陽就從東市過來了,他原以為要等韓佳寧一會,冇想到韓佳寧已經一切準備就緒了。

“你來了那就走吧。”看到他進來,便放下了手裡研讀的書籍站起了身。

顧夏陽看了她一眼,居然連杯茶都不願意給他喝。

這小心眼一點冇變。

他的手指摸了摸隨身的挎包又放下。

“我去和韓爺爺韓奶奶打聲招呼。”

“哦,好的。”韓佳寧客氣疏離的站定,轉身喊道:“爺爺奶奶顧夏陽要和你們打招呼。”

韓寶昌從屋裡出來對著顧夏陽點點頭,“夏陽來了啊,你們路上小心。”

“我家囡囡就交給你照顧了。”沈月英塞了一包吃的點心給顧夏陽。

顧夏陽低頭看了一眼,都是韓佳寧喜歡的。

“奶奶放心我會照顧她。”

呸!

誰稀罕你照顧我!

兩人拿著行李踩著朝陽的光暈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