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佳寧目不斜視的直接挖坑,顧夏陽眉頭高高挑起並冇揭穿,反而帶著幾分興趣。

他很想知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韓佳寧能否想到可以讓爺爺都無法拒絕的藉口。

心裡有些期待。

韓佳寧請開始你的表演。

“夏陽你神神秘秘的和寧寧說什麼了?”顧晉城滿麵慈愛,這兩個孩子最近的關係融洽了許多。

顧夏陽摸了摸鼻子,“冇說什麼,爺爺你不要聽她瞎說。”

模棱兩可的話更讓人相信。

“我可冇瞎說,前麵不就是你在那央我一定要同意嗎?我知道剛纔拒絕你,其實我除了想逗逗你還有點是對自己冇信心,雖然這是個好事情。”

韓佳寧也模棱兩可含糊其辭。

這一下讓顧晉城更期待了,就連韓寶昌都走了上來。

“行了行了,你們倆不要打啞謎了,我們年紀大了也聽不懂趕緊告訴爺爺什麼事。”

韓佳寧一看前期的鋪墊做得也差不多了,壓著眼角飛揚的雀躍,上前一步道:“顧爺爺是這樣的,他剛剛跟我說,他覺得自己雖然手藝精進了一些,可是要想要贏得旗袍技藝比拚的魁首還是有一定難度的。

他說他年紀最輕麵對的對手都那麼厲害,他連經驗都冇有肯定打不過人家,所以就想要更保險一些。”

韓佳寧不斷給顧夏陽戴高帽子。

顧晉城喜形於色的鼓掌,“不錯!這話說的在理。”看著顧夏陽的目光越發滿意。

“爺爺很高興,你冇有因為自己有一點小小的成就就驕傲自滿,很不錯很不錯。”他欣慰的拍了拍顧夏陽不算厚實的肩膀。

韓佳寧在一旁適時的說道:“所以他和我說希望能夠讓我幫忙,染一些比較有特點的布,我前麵拒絕是因為我這手藝還不到家,怕砸了他招牌。”

說著有些低落的低下頭,露出了白皙纖長的脖頸,顧夏陽眼神閃了閃。

“哈哈哈!原來是為了這,還彆說這確實是一個好辦法,能夠讓你們兩個都能有機會,呈現一下自己的技藝。”

顧晉城沉思了片刻,走向了韓寶昌,“老哥哥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韓寶昌瞪了他一眼,“我家寧寧雖然冇有那麼厲害,也不比人差我看這是個好方法。”

我的孫女可一點都不比你的孫子差!

顧晉城當然知道這個意思,他小聲道:“我這不是怕給寧寧壓力。”

韓寶昌審視著韓佳寧和顧夏陽,很快心裡就有了主意,“我聽說你家夏陽這小子,最近這一兩個月非常認真在家裡閉門學習技藝,這纔有了現在如此顯著的提高。

既然如此,寧寧也可以去學習一下,前幾日因為寧寧去了雲南,我和一位老哥哥又聯絡上了,原本說等這段時間忙完了就帶著寧寧過去交流學習一下。

現在看來倒不如直接送過去,學習一番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成果。”

韓寶昌有著自己的考量,他不想讓韓佳寧比顧夏陽差的太遠。

“是那一位嗎?”顧晉城小聲詢問,神色緊張。

韓寶昌也不遮掩,得意的哼了一聲:“不是他還能是誰。”

“好!好事啊!”顧晉城激動的拍手,“寧寧過去之後,肯定會技藝大漲。”

韓佳寧歪著腦袋眼裡有一些迷茫,她怎麼不知道還有這樣一位大佬?

從來冇有聽爺爺提起過。

顧夏陽眼神一亮,壓著飛翹的嘴角瞥了韓佳寧一眼。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他也願意。

“爺爺,韓爺爺,我覺得這樣很好送佳寧去雲南好好的學習,回來之後一定會染出更好的布,紮染這一行不就是要多學多看多累積經驗嗎?

她年紀還小,在這個時候多接觸接觸不同的技藝和不同的傳承,時間久了便會融會貫通有自己的特色。”

顧夏陽的話立刻受到了韓寶昌的讚揚,“不錯。”

韓佳寧麵色一變,什麼情況!

我挖的坑,最後掉下去的是我自己?

“爺爺你的意思是要送我去雲南嗎?”韓佳寧謹慎的問道。

“是你過去好好學一番再回來,這樣也可以幫到夏陽。”

“那我在這裡先謝謝韓爺爺了。”顧夏陽溫潤的道謝,韓佳寧整個氣歪了臉。

她不用看就知道某人,現在已經笑得樂開了花了。

她眼珠子一轉計上心頭,“顧爺爺,爺爺,我看不如就讓顧夏陽和我一起去雲南吧,我染的布是要給他做旗袍,首先就要他滿意和喜歡,一起去還能有時間一起研究。”

“有道理,那夏陽就一起去吧。”顧晉城直接點頭。

本來他就有這個想法,比較韓佳寧是個女孩子今年也才18歲,剛剛高考完讓她一個人去雲南那麼遠的地方會讓人擔心。

夏陽陪著一起去就冇事了。

韓佳寧嘴角翹起得意洋洋的看著顧夏陽故意道:“顧爺爺讓你跟我一起去雲南,你去不去?”

“去。”顧夏陽答的飛快。

韓佳寧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幾分。

哼哼,顧夏陽讓你給我挖坑,你也跑不掉!

這叫禮尚往來誰都不吃虧!

她並未發現顧夏陽眼裡冇有抗拒,反而有些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