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從大巴上下來,走出站點之後,遠遠就看到了韓建文開著車等在一旁,見幾人下來揮了揮手,“這裡,這裡。”

韓建文一邊將三人的行李裝進後備箱,一邊觀察著韓佳寧的表情,“女兒,玩的開心嗎?”

韓佳寧給麵子的笑了笑,“還不錯,爸爸。”

坐在副駕駛上,韓建文開著車先將王軻秦送回家,再送蘇芸回去,等車上隻有兩人的時候,韓佳寧忍不住開口,“爸爸,顧夏陽最近在乾嘛。”

“小顧那小子現在可不得了,你爺爺說了讓你明天陪他一起去顧家。”

“好好的為什麼要去顧家,發生什麼事了?”韓佳寧很敏銳。

韓建文笑的和藹,“是好事,顧夏陽那小子不得了,你顧爺爺心花怒放,這不喊了你爺爺過去炫耀。”

韓佳寧淺淺的擰起了眉,她心底那絲本來若有若無的感覺,立刻實質化。

她預感,可能這件事情與她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她拿出手機,在顧夏陽的通話介麵上停留了好一會,一直到螢幕灰下去,她都冇打出這個電話。

一到家門口,韓佳寧才下車就被奶奶沈月英抱在了懷裡,“囡囡回來啦,可算回來了,玩的開不開心?”

“奶奶,我給你帶了禮物。”韓佳寧乖巧的露著笑,依在奶奶的懷裡。

韓寶昌揹著手站在屋簷下,對著韓佳寧招招手,“寧寧來,爺爺有話問你。”

“爺爺。”韓佳寧快步上前,她正要問問爺爺,到底顧夏陽做了什麼,能讓她那不務正業的老父親說出那樣的話。

“來,荒廢了幾天,先讓爺爺看看你的手藝退步了冇有。”

“爺爺,這次我去雲南玩,還瞭解了一下他們的白族紮染,很厲害,我還買了一塊方巾回來,一會正好嘗試一下,我能不能染出這個花紋。”韓佳寧說著從隨身的包裡拿出了方巾給爺爺遞過去。

韓寶昌端詳了一下,點點頭,“這樣的花紋很有民族特點,這幾個圖案,看著簡單,你也不一定能一下就成功然出來。”

“爺爺冇試過怎麼能說我不行!我一定可以的!”韓佳寧信心十足,回來這一路,她早就琢磨過了,對自己很有信心。

韓寶昌捋了捋鬍子,慈愛的笑著,“那你就去試試,有什麼不懂的地方來問爺爺。先去看看你的染缸,幾天冇人管,都臭了,味道很大。”

韓佳寧一聽,忍不住跳起來,“爺爺,你!是不是故意的,我的染缸你都冇給我照顧一下嗎?養口缸子不容易啊!”

韓佳寧極壞了,她腳下不停,直奔她的染缸,還冇走近,就問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臭味,麵色難看又無奈,捂著鼻子,欲哭無淚的道:“石灰粉呢……”

“冇了。”韓寶昌揹著手,表情認真。

韓佳寧一下瞪大了眼睛,不是吧!

這會韓佳寧相信,顧夏陽肯定不聲不響的做了大事,不然不會把爺爺刺激成了這樣。

“可是爺爺,我的染缸不能用,今天怎麼染?”

“我的借你,你先去劄布。”

韓佳寧點點頭,進了一旁的堂屋,取了一塊布,開始靜下心來比對著帶回來的方巾,一點點的學著做起來,拿著棉線一圈一圈的卷著,死死紮緊。

“你個死老頭子,囡囡纔回來,你連口水都不給她喝,就讓她開始染布,你安的這是什麼心!”沈月英切了西瓜進來,放在韓佳寧的身側,“囡囡先吃西瓜。”

“奶奶冇事,等一會染色的時候,我再吃。”韓佳寧神情專注兒認真,一眨不眨的盯著,她原本自信極了,冇想到爺爺說的是對的,看似簡單,真的要一比一copy下來,還真有點難度。

韓佳寧也不急躁,她一點點坐著,覺得不對勁,又用簡單剪開之前紮緊的位子,重新調整之後又開始紮,力求做到一模一樣。

韓寶昌看著在一邊點點頭,不盲目自信,不急不躁,不錯。

他是越看韓佳甯越滿意,先前心裡的那點小小的不如意都淡了,彆人的孫子優秀,他的孫女也不差。

他做到了韓佳寧的身側,也不直接上手,隨意的指點了幾句。

韓佳寧停下手裡的動作,慢慢思考了一下,眼神一亮,“還是要靠爺爺老法師在一旁指點迷津,我自己琢磨著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又找不出來。”韓佳寧恭維的話讓韓寶昌笑迷了眼。

他好險纔沒笑出來,“行了,彆嘴甜了,趕緊的動作快一點,不然一會吃飯了你還冇弄好,你奶奶就要來找我算賬了!”

韓佳寧吐吐舌頭,加快了手裡的動作,帶著她反反覆覆劄好的按成品,來到了爺爺的染缸前,放進去之前,還雙手合十,嘴裡祈禱著,“保佑我可以一下子成功。”之後才慢慢一點點放下去,看著藍色迅速的被白布所吸收。

韓佳寧慢慢鬆手,一直到手指隻勾著一根線。

過了一會,拿出來蹲在一旁解開了棉線取下了夾子,放到清水缸裡不停的漂洗,水花四濺,好在是炎熱的夏天,韓佳寧並不覺得手冷。

快速用力的甩了幾下,等拎起來不再有藍色的水珠,韓佳寧也不擰乾,就這麼濕濕的夾起,等著晾乾。

“吃飯了!”沈月英在門口喊了兩人。

“來了。”韓寶昌招呼著韓佳寧進屋去,“寧寧啊,你現在的技藝確實不錯,但要當一個傳承人可不容易,除了紮實的技藝之外,還有有足夠的創新和拚搏的勇氣,顧老頭這幾日眉開眼笑,朗朗著可以退休了,寧寧啊,爺爺也想退休。”

“爺爺,顧夏陽什麼時候那麼厲害了?”韓佳寧不信,這才幾天的時間,就算加上高考前那一個月,也就2個月不到的時間,顧夏陽怎麼可能手藝精進那麼多,能讓顧爺爺說出那樣的話,這進步可不是一點點。

韓佳寧垂在身側的手捏緊,這才幾天,為什麼她覺得她已經不認識顧夏陽了,這太不可思議了!

她覺得明天要哈好的問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