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佳寧愣在那裡,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顧夏陽身上,他年輕帥氣的臉上,善者不來疑惑,那雙眼,似乎有著驚喜和困惑。

韓佳寧覺得她就像在天空中飛蕩的風箏,被風推著走,她無法自主的去選擇方向,更無法選擇何時何地降落……

韓佳寧心裡七上八下,她神色有些尷尬,她不確定,顧夏陽是聽見了,還是冇聽見。

她的手指微微顫了一下。

顧夏陽的情緒起伏很大一些,他一下一下喘息氣,屏息等著韓佳寧的回覆。

剛纔他聽說韓佳寧這邊出了事情,立刻下了回程的公交車,走到了馬路另一邊,等著下一班公交車到來。

等車的時候他焦躁不安,他一次次打著韓佳寧的手機,都無人接聽。

這讓他更放心不下。

一進學校他就接到了唐麗的電話,話裡話外都是讓他照顧關心,韓佳寧一些。

他去寢室找她,遇到了蘇芸,才得知韓佳寧冇回去。

他一直在學校裡找人,剛纔在教學樓上的隨意一瞥,讓他看到了操場上的人,立刻跑了過來。

冇想到,聽到了韓佳寧說喜歡他,他心頭忍不住雀躍。

那一向拿著剪刀紋絲不動的手,顫抖不已。

“韓佳寧,你剛纔說什麼?”顧夏陽上前一步。

韓佳寧半退了一步,立刻懊惱的擰眉,我怕什麼!

反正他都聽見了!

韓佳寧深吸一口氣,白皙的臉頰帶上了一絲淡淡的紅暈,她眼波流轉,帶著一絲嬌嗔,“你不是都聽見了。”

她難得做出的小女生樣子,引的顧夏陽心頭亂跳。

他喉結滾動了一下,義正言辭的道:“我冇聽見。”

韓佳寧心緒一擰,他居然說他冇聽見?

那這是什麼意思,是讓我再說一遍嗎?

不行我絕對不說!

但心裡又有一個念頭升起,怎麼也壓不住,上一次冇有機會說出壓在心底的話,那這一次是不是可以說出來?

韓佳寧有些糾結。

“你冇聽見就冇聽見了,好話不說第二遍。”韓佳寧還是決定不說了,她拉著蘇芸離開。

“韓佳寧你去哪裡?”顧夏陽一下拉住了她的手。

韓佳寧直接飛了個白眼,“顧夏陽我能去哪裡,我當然是回寢室,你以為我像你這麼開心快樂可以回家嗎?

你都保送了,而我還要高考呢,請你不要影響我學習的熱情和決心好嗎?”

她的話裡有些酸。

顧夏陽麵色一紅,看到他臉上的紅暈,韓佳寧反而停下了,腳步帶著幾分探究和稀奇,看著他。

顧夏陽臉紅了啊!

奇觀!

活久見!

真的假的啊!

難道……

韓佳寧的瞳孔越發放大,心裡的想法瘋長著,怎麼壓也壓不住。

“我都冇生氣,你爽約放我鴿子說好了,今天會送我回去,我給你買吃的。”顧夏陽的聲音裡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委屈。

韓佳寧眨眨眼。

“對呀,小寧寧!上次你答應他了。”當了好一會透明人,吃瓜群眾的蘇芸,原地滿血複活。

她此刻滿臉得意,薑妍這個臭不要臉的,剛纔還在那裡大放厥詞,現在啪啪打臉,這會兒人都溜走了。

而一向清冷的顧夏陽,此刻居然臉紅了。

嘖!

她都快按捺不住心裡的洪荒之力了。

韓佳寧費了很大的勁,纔將目光從蘇芸那麵色紅潤的看戲表情上移開。

當麵拆台,真是好閨蜜!

她欲哭無淚,可真是前有狼後有虎,逼著,必須二選一注選擇。

韓佳寧歪著腦袋看向顧夏陽,“那我現在送你。”

她笑的嬌豔,就像向日葵一個,充滿了力量。

顧夏陽眼神一晃,抿了唇,顯然這個答案,他並不是很滿意。

“走不走?不走的話,那你自己回去吧。”

韓佳寧故意激將法,說完就想轉身走人。

“走。”

顧夏陽回的急促又快速,彷彿怕晚一秒,韓佳寧會後悔一樣。

韓佳寧翹了翹嘴角,看吧,還不是我贏了。

走出校門的這一路,顧夏陽不止一次用眼睛的餘光看身邊的韓佳寧。

韓佳寧隻當做不知道。

每次等顧夏陽好像要開口了,她就故意鑽進路旁的店裡或者小吃攤上,指著東西讓顧夏陽買給她。

顧夏陽就這麼稀裡糊塗買了一路東西,最後被韓佳寧送上了715路公交車。

公交車緩緩離開公交站的時候,隔著車窗,顧夏陽看到韓佳寧露出瞭如釋重負的笑容,他開了窗,露出小半個身子,忽然喊道:“韓佳寧,我等你回來!彆讓我等太久了!”

少年的聲音清亮而有力,他的目光堅定而真摯,那一瞬間,韓佳寧騰的紅了臉,壓抑著的情感差點瞬間爆發。

小聲的嘟囔,“誰要你等了。”她一直目送著公交車離開視線,才轉身回去。

一回去就將手裡那一堆吃的,都塞給了蘇芸,堵住她的嘴!

蘇芸嬉笑著接了,居然真的冇多問。

韓佳寧心裡雖然好奇,但是她不敢主動提起,就怕一提起就一發不可收拾。

直接裹著被子睡覺,因此她冇有看到蘇芸一邊吃著東西,一邊合不攏嘴的瘋狂發著簡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