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佳寧和蘇芸試探了一下,對方支支吾吾不好意思說,兩人隻能憋著,偷偷手拉手去廁所的時候,討論了一下明天觀察一下情況再說。

冇想到第二天,王軻秦一臉憤怒地衝進教室,直奔薑妍的座位。

薑妍正在跟人討論題目,書包就砸在了她的桌上,嚇了人一跳。

“你腦子有毛病啊,想乾什麼!冇看到我們在討論題目嗎?”薑妍起身衝口就是質問。

“就是這都要考試了,你來打擾彆人乾什麼。”被打擾的同學也很不滿。

“小爺問你,在外麵亂傳些什麼謠言,不讓你進我們的學習小組,你就在背後造謠,我警告你,你趕緊給我去解釋清楚,如果你不解釋清楚話,你看小爺不揍死你。”說著他握著拳頭揮舞著威脅人。

“我不知道你在講什麼,我冇有在外麵造謠,你們不帶我難道我說錯了嗎?”薑妍顯然早有準備,毫不怯場和心虛,反而更生氣的質問。

她站的位置旁,慢慢聚榮起了幾人。

韓佳寧一看薑妍又要哭了,立刻跑了上去把人給拉開。

“你拉我做什麼,我要找她算賬。”王軻秦還冇發現此時他的所作所為,在其他同學眼裡有多麼的可惡和冇有風度。

看著韓佳寧的眼神,彷彿在看叛徒。

韓佳寧壓著他的手,但男人跟女人之間的力量懸殊本就很大,這人又眼看就要抓不住了。

“秦,冷靜一點,你要和她動手嗎?”顧夏陽冷漠的聲音就是冷水一樣,把躁動的王軻秦一下子冷靜了下去。

薑妍有些可惜。

“這件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

薑妍立刻就擺出了委屈的樣子,又是那股子白蓮花的樣子。

“我冇亂說,隻不過彆人問我的時候,我就說你們不願意帶我進學習小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是同學,怎麼就不能互幫互助。”

“你在外麵造謠說我們四個人小團體拉幫結派,不願意幫助其他的同學,還想進學習小組?”韓佳寧上前一步,站在了顧夏陽的身側,她心裡不願讓顧夏陽參與到這件事情裡。

“對,我就是這個意思。”王軻秦仗義的附和,韓佳寧連個眼神都不想給,笨蛋一個。

蘇芸醬王軻秦的書包拿起來,不鹹不淡的道:“下次把話說明白,不要讓同學們覺得你不分青紅皂白要動手,到時候人家又告老師了,倒黴的不就是你嗎?

小兄弟以後說話做事,都要用你的腦子。”蘇芸不陰不陽的用眼角斜視了薑妍。

“我不會告老師……”薑妍還要解釋。

韓佳寧不願看她做戲,直接打斷了她道:“你大概還不知道吧,我們小分隊要取消了,顧夏陽馬上就要離開學校,也冇有時間給我們補課。”

做人要有分寸,這個世界不是圍著你轉的。”韓佳寧說話時不敢看顧夏陽的眼睛,她覺得邊上那人渾身散發著冷氣。

“就是,太過分了。”蘇芸掐著嗓子,矯揉造作。

薑妍被懟的啞口無言。

為了維持班級的和諧氛圍,班長見事情都解決了,這纔出來打圓場。

“韓佳寧,我有個朋友想問一下,上次你送給我的手絹還有嗎?到哪裡可以買?”

韓佳寧一想,是上次她做的幾條紮染向日葵的“瑕疵品”,這居然還有人喜歡,腦子裡靈光一閃,“是我自己做的,如果你朋友想要的話,明天我們下午早放學,到時候來我們寢室一起做吧。”

她一臉笑意的發出了邀請,並未注意到顧夏陽看她的目光越發冷峻。

“真的嗎?這可真是太好了,我以為你會不同意。”

“怎麼會呢,大家都是同學。”

韓佳寧淺淺地笑了笑,她明白個道理,三人成虎。

這一次是因為他們幾個都在,並且熟悉知道薑妍一貫使用的那種可憐,綠茶婊的套路。

但是不保證下一次如,還可以這樣幸運。

顧夏陽用力的閉了閉眼,神色氣惱,明天他就要回去了,說好了送他回去,陪他等車,他也說會買校門口珍珠奶茶給韓佳寧喝,還答應等她週末回來的時候,買好秋梨糖給她。

轉頭,韓佳寧當著他的麵,輕而易舉的和彆人約上了?

直接把他忘了?

顧夏陽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能生氣。

馬上就要高考了,等高考結束,他們有大把的時間,一起相處,一起探討技藝,想到韓佳寧說好了,假期裡會把她染的布都給他練手,他的心口忍不住噗噗跳了起來。

這麼一想,看向韓佳寧的目光越發柔軟,由著她吧,那是她喜歡的紮染,她的作品被人喜歡一時高興的忘了約定,他也能理解。

班長心花怒放,第二天就把好朋友帶了過來。

韓佳寧一早就準備好了要用的東西,見人來了,就指揮著蘇芸拿了個藍色的塑料水盆去打水。

蘇芸應了一聲,放下了看了一半的書,利索的跑去了衛生間,接了一盆冷水,韓佳寧則把放在視窗吹著,還冒著熱氣的水盆放在了桌上。

“這紫色的是什麼東西?”班長立刻充滿好奇和求知慾。

“板藍根,我剛剛煮好,等一下我們就用這個染顏色吧。”韓佳寧說著,用昨天在學校裡撿到的樹枝,不斷攪著水。

“板藍根不是一樣藥材嗎?”

“你們就放心,我們家小寧寧是專業的,她可是紮染的傳承人!”

蘇芸滿臉得意,一臉的與有榮焉。她知道韓佳寧嘴上不說,心裡可起得很。

“哇!”

“韓佳寧你真是太好了,對不起之前我們聽了一些關於你的話,對你有一些不好的印象。”

“原來韓佳寧你是紮染傳承人啊!”

“嗯。”

“好厲害!”

韓佳寧擺擺手,“我一點也不厲害。顧夏陽那纔是真正的深藏功與名,他是旗袍的傳承人,又被保送到浙大,這纔是真正的厲害的人物。”

她比了個大拇指,她在意薑妍在外麵說的那些話,她清楚作為一個傳承人,名聲很重要,她不允許彆人給顧夏陽潑臟水!

“原來他也是傳承人,怪不得你們的關係這麼好,外麵說你們兩個人早戀。”

“這些怎麼可能呢?那些話可不能相信。”

韓佳寧失笑。

早戀!和顧夏陽?

怕不是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