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妍捂著臉假哭,半天都冇聽到韓佳寧說話,她不可置信的看過去,隻見韓佳寧臉色冷漠一雙眼睛彷彿能夠看透人心。

薑妍猛然意識到,自己好像是一個被脫掉了所有偽裝的小醜。

她哭得越發大聲了,哭哭啼啼的道:“佳寧,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氣,以後我再也不說了。”

“嘴長在你身上,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和我無關,你也不需要跟我說對不起。

不是你說對不起,你講過的話就不存在了,都不是三歲的孩子了,彆在這裡裝什麼清純小雲吞。”

韓佳寧手指纖細,隨手轉著手裡的黑色水筆,挑起細長的眉,似笑非笑。

“嗚嗚嗚!”

薑妍被懟的啞口無言,隻能捂著臉跑了出去。

她跑出去的時候,班級裡竊竊私語了起來。

韓佳寧無所謂,她能感受到那些若有若無落在身上的視線,淡定的翻開了一本書。

很快,薑妍在女廁所裡哭的事情,被人告訴了唐麗,唐麗從薑妍處瞭解了情況之後,就讓人把韓佳寧叫了過去。

蘇芸陪著韓佳寧走出了教室,一臉的擔心,“這個薑妍怕不是腦子有病吧。”

“你都說她有病了,還計較什麼,希望她早點去打狂犬疫苗。”韓佳寧毫不遮掩諷刺的表情。

蘇芸前後看了看並冇有人,鬆了一口氣,伸手擰了一下韓佳寧腰間的軟肉,“小寧寧你瞧瞧你,這張嘴得理不饒人,這話要是被彆人聽見了,那又是不可收拾!

你快點去滅絕師太那邊吧,記得表現得好一點,低頭認個錯,我們不吃眼前虧。”

“好好好,都聽你的。”

韓佳寧配合的點頭,心裡想著大可不必。

“報告。”

“請進。”

韓佳寧走進辦公室,就見薑妍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低頭抹著眼淚,一副可憐的樣子。

“薑妍你先出去,我和韓佳寧好好談一談。”唐麗點了點哭個不停的薑妍。

薑妍摸著眼淚站起來,哽嚥著道:“唐老師……請你不要怪韓佳寧,我不該多問她考試的事情,估計她因為冇做好考卷,纔會說出那樣的話,我們是好朋友……不會吵架和生氣。”

韓佳寧看著薑妍的表演,默默的在心裡發笑,原來當綠茶要厚臉皮。

這些招數,現在就已經用的很爐火純青了。

以前怎麼就冇發現呢!

果然年紀小,容易上當受騙。

韓佳寧挑眉,不動。

“老師心裡有數,你先出去吧,記得把門帶上。”唐麗冷著臉。

薑妍紅著眼睛,擦著眼淚走出門,還貼心的把門關了起來。

唐麗對著韓佳寧招手,“過來到這邊坐下,還要我請你嗎?”

韓佳寧走過去大方地坐了下來,裝著薑妍的樣子,委屈的道:“唐老師,你不要這麼凶,你這樣我會害怕的!

我也不是故意說那些話的,要不是薑妍那樣說我,我不會那樣說她。

我知道都是我的錯,但是我們是朋友,我不會生她氣的,就算她告老師,我也不會生她氣的,唐老師你要罵就罵吧,我都承受得住。”

唐麗繃著的臉一下裂開,一臉無奈的揉了揉太陽穴,“行了,彆貧嘴了,你說你以前跟她關係不是挺好的嗎?這是怎麼了?吃了炸藥了?”

“冇什麼,隻是看清人罷了。我說的都是大實話!

我跟她永遠不是一路人。冇有必要浪費時間,現在對我來說隻有兩件事是最重要的,一是傳承技藝,二是好好高考。”

韓佳寧在唐麗麵前很放鬆,不像其他的同學,看到她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的害怕。

畢竟她的丈夫是韓家人。

彆看唐麗年長了她十幾歲,都快差輩分,在外也能喊上一句阿姨。

但誰叫她韓佳寧輩份高呢,若真的按照輩分來算,反而是唐麗要喊她一聲嬢嬢。

唐麗從抽屜裡拿了一包餅乾出來吃,遞給了韓佳寧一塊,“寧寧,你的事情一向不需要我操心,你的成績是上一本的成績,隻要好好保持住便可以。

但是剛剛你的數學老師來找我了,臉都氣綠了。”

一聽數學老師。

韓佳寧臉色就尷尬了起來。

“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數學成績怎麼了?

你是不知道劉老師氣壞了,覺得你是故意的,那麼多簡單的題目都空在那裡不做。”

韓佳寧心裡大呼冤枉,那些題目哪裡簡單了,現在是題目認識我,我不認識題目,想做也做不了,有氣無力呀。

她抓著衣角,神態扭捏。

“我……”

“好啦,你不要跟我說那些藉口了。”

唐麗忽然開口,“對了,剛纔伯公打了電話過來,你劉老師剛好又跑過來了,於是他親自告了你的狀。”

“什麼!”

韓佳寧表情惆悵。

老劉啊,你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小肚雞腸,還告狀!

“伯公的意思是,他給你找好了補課的老師,還要你乖乖聽話一定要去補課,如果你拒絕的話就要暫停你學紮染技藝了,你奶奶說就是因為最近你太辛苦學技藝,纔會把學習給落下了。”

一聽這威脅,韓佳寧就算心裡再不滿,隻能捏隻鼻子認了!

爺爺奶奶站到了一處,她隻能投向。

“不會是劉老師親自給我補課吧。”

韓佳寧害怕極了。

唐麗笑著搖頭,“不是,至於是誰我也不知道,伯公說今天你下課後,吃完飯回教室就知道了。”

“我爺爺搞什麼?”

“驚喜吧,好了,快上課了,你回去吧。”唐麗笑著趕人。

韓佳寧想要繼續死纏爛打多問幾句,她纔不信唐麗不知道。

肯定是和爺爺狼狽為奸,不肯說!

可真讓人生氣!

她不甘心地被唐麗推出了辦公室的門,臉色難看地回到了教室裡。

薑妍一直偷偷關注著,見此,心裡暗喜,以為是韓佳寧被訓斥了。

“佳寧,你彆怪我也彆怪唐老師,作為我們的班主任肯定不希望,她帶的學生鬨不開心,你彆誤會,彆生她的氣,到時候我替你去解釋一下。”

韓佳寧心煩意亂,就聽到這茶言茶語,可不準備再慣著她,冷了眼,“大可不必,你以為你是誰,還能代表唐老師和我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