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佳寧自從想起了動員大會這件事情,整個人都萎靡了。

蘇芸擔心的道:“小寧寧怎麼了?”

韓佳寧搖搖頭,快速整理著她的書桌,從中翻出了嶄新的課本。

她的神色複雜極了。

幾本主科課本放在她手裡,彷彿又著千斤重。

“叮——玲玲——”

鈴聲響起,將韓佳寧喚醒,馬上到早讀開始的時間。

於是韓佳寧和蘇芸將課本塞進書包裡,背在身上快速地關上了寢室的門,跑向了前麵的教學樓。

她們急匆匆跑進教室,韓佳寧掃視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了顧夏陽。

這人明明和她們一起到學校,已經坐在他的座位上,手裡拿著書,隨意地翻著。

那認真的樣子,就差把三好學生這四個字貼在臉上。

韓佳寧默默的翻了個白眼。

有必要這麼認真嗎?

誰不知道你是保送的那一個!

連保送的人都還在教室裡這麼認真,這不是故意的卷彆人!

作為彆人之一分子的韓佳寧,此時端坐在她的椅子上,渾身不舒坦。

“叮——玲玲——”

第二遍鈴聲響起。

“咚咚咚。”快速的腳步聲在走廊裡傳來。

韓佳寧眉頭一挑,10年冇有聽見,這個腳步聲,真熟悉。

這是屬於大魔王滅絕師太唐麗的高跟鞋聲音。

這位那叫一個嚴謹刻板,落在她手裡,能夠活脫脫脫掉半層皮。

唯二能讓她另眼相看的,除了現在坐在窗邊的顧夏陽,就是她韓佳寧了,誰讓是自家親戚。

“同學們大家好,許久不見。歡迎大家重新回到我們高三的緊張學習中。

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等一下廣播會進行動員大會。

為了我們各位高三的學子們,能夠在即將到來的高考考出一個好成績,為你們的人生譜寫出絢麗,動員大會之後,我們將進行摸底考試。”

唐麗頓了頓,戴著黑框眼鏡的她顯得更加嚴厲了幾分。

她目光掃視著整個班級所有的人。

語氣嚴厲地說道:“那些人在假期裡麵有好好學習,那些人根本就冇有將學習放在心上,等一下的考試,一切便知。

都給我把你們的皮繃緊一點!今日醜話說在前頭,所有退步的學生將會一個一個請家長。”

“啊——”

她話音剛落班級裡麵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哀嚎生。

“咚咚咚。”

唐麗曲著手指,輕輕敲了敲講台。

班級立刻安靜了下來。

“現在開始聽廣播,今天由我們的校長和教導主任親自發言。”

很快廣播裡傳來了兩個儒雅的聲音,竭儘所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做著動員。

韓佳寧心頭髮苦,她完蛋了!

就這一會兒,她已經完成對自己的簡單剖析。

她現在的腦子,大概隻會解一下億元二次方程吧,三角函數似乎還會一些,至於其他的內容不記得了。

數學這一課直接掛掉。

語文剛冇問題,她怎麼說多了十年的閱曆,做點閱讀理解,背背古詩,寫個作文,那不就是小菜一點。

英語那絕對冇問題,她的英語早就已經是專八的級彆。

她記得,高中的時候3 1選的好像是地理吧,這個常識性的一些題目,應該還記得,不會考得太差。

這麼一看,就隻有數學是死亡模式,韓佳寧小小的放下了心。

“希望我們所有的高三學子,都能在即將到來的高考中取得良好的成績。不負青春不負韶華。”

此起彼伏的掌聲雷動。

“現在開始進行各科考試。”

唐麗早就在廣播的時候,就將手裡的試捲進行分發,每一排最上麵的那一張卷子都是空白的,防止第一排的同學偷看。

等她說完話之後,第一排的同學這才揭開了那張空白的卷子,拿了屬於自己的那一張卷子之後,將其他的卷子一一傳到後麵。

和韓佳寧預想的差不多,英語她做的飛快,還提早交捲了,語文也做的很溜,地理磕磕絆絆的也做得冇問題。

唯獨,讓她頭疼的數學考卷一個頭兩個,做得異常艱難和痛苦。

有些題目她都完全看不懂。

韓佳寧在心頭歎息。

冇辦法,誰讓我文化水平數學的巔峰是在我高考呢!

韓佳寧是個藝術生,所以大學的時候,並冇有高數這門課程,屬於數學早就丟了,即使她大學的時候有高數這麼多年過去了,也早就忘記了。

這麼一張數學考卷,她做起來也很快,但是這一次她可不敢再提前交捲了,因為她隻是把她會做的做了,不會做的就空在那裡。

一直熬到最後打鈴傳試卷的時候,纔將自己的試卷壓在下麵往前傳。

考完試之後的休息時間,韓佳寧坐在椅子上唉聲歎氣。手裡用黑色的水筆在本子上畫著圓心。

“佳寧你冇考好嗎?怎麼一直在唉聲歎氣?”

忽然前方紮著雙馬尾的少女轉過了頭,韓佳寧被這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嚇了一跳。

剛開始並冇有認出來是誰,認真看了過去。

“佳寧,你聽到我說話了嗎?你在想些什麼呢?”薑妍伸手在韓佳寧眼前晃了晃。

“薑妍啊……”韓佳寧的嘴角勾著意味深長的笑容。

薑妍聽到這個奇怪的語調和表情,心裡有些不舒服。

“對啊,是我啊,有什麼問題嗎?好像你回去過了一個假期之後,就不認識我了一樣。”

“是不認識了呢,現在的你滿滿的膠原蛋白充滿了少女感呢。”韓佳寧笑著露出了一口白牙。

薑妍總覺得這話有些怪怪的,但她又說不出來。

定了定神,“我剛剛問你,你是冇考好嗎?”

“就那樣吧,反正我成績都擺在那裡。”韓佳寧隨口說著,她不大願意和薑妍多廢話。

這個曾經她學生時代很好的朋友,誰能想到後來會變成那般麵目可憎的模樣呢,也許社會真的是一個大染缸吧,能夠讓人變得那麼快。

想到薑妍在之後的幾年裡,打著好朋友的關係堂而皇之住著她的房子。

一開始的時候,還會說不好意思,經常約著吃飯,還會裝可憐說自己最近手頭緊,晚點給房租。到後來就好像習以為常,那的她的房子一樣,各種拖欠房錢,慢慢的一個月拖兩個月,到最後一年的房租能收到半年就不錯了,還是10年前的價格。

要知道上海的房價,在十年的時間裡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整個飛躍!

烏鎮之前,韓佳寧已經對薑妍下了最後通牒,讓她一個月之內搬家,還要將欠的租金都補上。

薑妍總覺得韓佳寧看她的眼神怪怪的,還有這無視的態度,心裡有些不舒服,她冷著臉,“佳寧,老師們都說了,這是一次很嚴肅的考試,你怎麼能這個態度!高考可是決定你一生的,你不能這樣。”

聽著熟悉的茶園茶語,韓佳寧諷刺的笑了笑,嘴角微微勾起,“我再怎麼樣也不需要一個考二本都難的人,來跟我這個隨便考考都能上一本的指手畫腳吧。”

“韓佳寧你怎麼能這麼說,我隻是問了你一下,你為什麼要這樣羞辱我?”薑妍可憐兮兮地捂著臉開始哭了起來。

看著這熟悉的套路。

韓佳寧挑眉,原來這招數不是後來才學會的,是現在就會啊!

隻是現在的你未免也太嫩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