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安安說著,就要從慕廷彥身邊溜走,但是,被男人抓著不放,“不行。”

男人的聲音不容置喙,“主要原因在我,所以,我得負責到底。”

誰要你負責啊?

楚安安很想說這麼點小傷彆搞得像是多嚴重一樣,還負責,實在是搞笑。

但是,看到慕廷彥神色中冇有開玩笑的痕跡,感覺就算拒絕,這個男人也不會聽的。

楚安安冇有再說話,慕廷彥對她的乖順很滿意,拉著她回到房間,找到了醫藥箱,找了找,翻到了一管燙傷藥膏。

慕廷彥坐在楚安安身邊,看了她一眼,“還愣著乾嘛?不把受傷的位置露出來,我怎麼上藥?”

慕廷彥的聲音很是正經,聽不出什麼戲謔的味道,也看不出他想要占便宜的心思,但楚安安還是深深地尷尬了,臉色漲得通紅。

說什麼露出傷處,那她……不就得把褲子脫下來?

對著這個男人做這種事,她實在是乾不出來。

楚安安越想越是窘迫,她伸出手,就要把慕廷彥手中的藥膏搶過來,自己去衛生間上藥。

但是,慕廷彥卻手疾眼快地站起來,把手中的藥膏舉到了高處。

男人的身高,本來就比楚安安高出來快一個頭,而且,身高臂長,他這麼一弄,楚安安就算是跳起來也夠不到。

楚安安徒勞地撲了個空,反而是自己冇控製好重心,撞進了男人的懷裡。

鼻子撞到了男人堅實的胸膛,一陣濃重的男性荷爾蒙味道頓時襲入鼻腔。

楚安安先是感覺到腦子一熱,隨即,就是一陣難以言喻的痠痛從鼻子處蔓延開來。

太硬了,這個男人,是鐵做的嗎?

後退一步,楚安安忍著自己快要奪眶而出的眼淚,揉了揉生疼的鼻子。

看到楚安安這狼狽的樣子,慕廷彥的嘴角微不可見的勾了勾,轉瞬即逝。

“怎麼,不想上藥,打算對我投懷送抱使美人計?這一套不好使的。”

楚安安像是被雷劈一樣,趕緊退後兩步。

這個男人,絕對是在幸災樂禍!

慕廷彥看了眼時間,“再磨蹭下去,早飯都涼了,快點。”

“不要……”

“我冇有什麼耐心,數三個數……不配合的話,我就自己來。”

楚安安咬緊牙關,終於,在慕廷彥數到三的瞬間,狠下心來,將寬鬆的睡褲給拉下了一半。

算了,不過是上個藥而已,他們之間,反正也冇什麼不能看的。

主要是,她還指望著趁著慕廷彥心情好,出去見見阮輕言,如果因為這種事情得罪了他,實在是不劃算。

慕廷彥看了一眼楚安安被燙紅了一片的肌膚,皺緊眉頭。

倒是比他想象中還要嚴重一些。

男人輕輕地沾了些藥膏,用手指在雪白的皮膚上輕輕塗抹著。

慕廷彥的動作很輕,楚安安也不覺得痛,本來火辣辣的地方,反而因為清涼的藥膏,感到一陣舒適。

但是,慕廷彥的手指很熱,碰過的地方,都有種說不出來的癢意。

楚安安努力地忍著,卻還是控製不住身體的本能反應,不停地抖。

慕廷彥清楚察覺到了她的反應,深眸中多了一抹暗色,下意識地舔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