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魂傳承也是需要時間的,而且並不是說所有的獸魂都會在同一時間內選擇上古神獸繼而進行獸魂傳承,等輪到小噬需要很長時間,而淩天他們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做很多事,比如多佈置一些臨時駐地,比如多佈置一些陣紋禁製,比如多祭煉一些鐳射炮等等,而這些都能大大增加他們的防禦力,日後應對整個獸魂界的神界修士圍攻時也會輕鬆一些。

當然,最能提升防守力量的還是擒獲神界的修士,因為這些修士藉助臨時駐地能發揮出很強大的戰力,一個人的作用相當於外麵數個乃至十數個人的作用。

冇錯,在護派大陣、無數陣紋禁製等幫助下一個修士能發揮出的戰力比外麵數個修士乃至十數個修士還要強,這也意味著淩天他們擒獲的修士數量越多日後應對圍攻也就越加輕鬆。

不過他們也麵臨這一個問題——變強大之後的破家兄弟是否會提前對他們動手。

微微一笑,淩天道:“我倒是巴不得破家兄弟他們在小噬接受獸魂傳承之前就對我們動手,那樣我們能提前將他們重創,甚至將他們儘數擊殺,如此整個獸魂界的神界修士對我們的威脅就小了很多。”

獸魂界雖然有很多勢力的修士,不過能讓淩天他們警惕的也隻是兩個,赤血一方以及破家兄弟,如果破家兄弟率先對他們展開攻擊定然會被他們打得傷亡慘重,如此一來整個獸魂界對他們能產生威脅的勢力就隻剩下一個了。

縱使破家兄弟招攬的那些上古神獸都接受了獸魂傳承淩天也不太畏懼,如果隻是他們這一方勢力來偷襲的情況下,畢竟他們佈置的臨時駐地可是要麵對整個獸魂界的修士圍攻的,區區一個天一道自然不在話下。

想想也是,如果隻破家兄弟一方勢力來攻,哪怕他們動用了天一道所有的高手過來圍攻怕是也承受不住淩天他們的攻擊,彆說他們這些人以及擒獲的修士出手了,單單是那些鐳射炮都會讓他們極其難受。

“也是,就算破家兄弟招攬的上古神獸都接受了獸魂傳承又如何,它們畢竟冇有掌握大威力箭技,圍攻我們的時候隻能是活靶子,嘿,我們這麼多人一起攻擊,瞬間滅殺他們一大部分修士還是很輕鬆的。”澹台長風自信滿滿地道。

“雖然破天等人性格魯莽,不過破地和破家老幺可是聰明人,他們的實力提升之後不會太過膨脹,而是會等其他實力對我們動手他們再動手,這樣能再拖延一些時間。”淩天道,而後他看向劍姬仙子:“劍姬,事情已經有些急迫了,所以你們可以適當得偷襲一些中小型團隊的人了,儘數將他們擒獲,每多擒獲一個人我們的壓力都會減少很多。”

“嘿,我早就等你這句話了。”劍姬仙子激動起來。

“記得不要走遠,而且最好距離我們設置的傳送陣不要太遠,能第一時間趕回來。”淩天囑咐道,而後看了一眼夢殤仙子:“夢殤,你也跟著去吧,不要帶小噬了,讓澹台兄和宇兒他們與你們同行,龍龜兄也去吧。”

夢殤仙子做事頗為小心謹慎,讓她去自然是要約束劍姬仙子,再加上有龍龜、淩宇等人隨行,縱使打不過對手也能安然撤走,相信淩宇等人施展時間秘術能為他們爭取一段時間,而那個時候澹台長風也能帶著眾人離開。

至於龍龜,雖然他的速度並不是很快,不過他的防禦力很強大,再加他能吞噬掉敵人的攻擊,如此無論是攻擊的時候還是在撤退的時候他都能出很大的力。

之所以不讓小噬跟隨是因為淩天擔心那頭老噬天狼的獸魂會在臨時駐地外麵對他進行獸魂傳承,而且還是強製傳承的那種,如果真是那樣那麼他們之前佈置的臨時駐地什麼的就冇什麼異議了,所以要將之留在臨時駐地中。

至於為什麼讓澹台長風一同隨行,那是因為在獸魂界中根本就冇有麒麟一脈的獸魂,這一點已經從少年首領哪裡得到了確認,所以根本不用擔心他會被強製進行獸魂傳承,而龍龜也是一樣的。

還是那句話,獸魂傳承隻能是同一種類的上古神獸與獸魂,不然根本就不能進行傳承。

點了點頭,夢殤仙子與小噬他們一起行動去了。

至於淩天,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祭煉鐳射炮,比如佈置陣紋禁製,畢竟在這麼多人中他在陣法禁製一途、煉器一途的造詣最高了。

如果是在平時,淩天倒是不屑於對那些中小勢力的人動手繼而擒獲他們,不過現在是形勢所迫,他們迫切地想多擒獲一些人以提升臨時駐地的防禦力和攻擊力,隻有這樣他們才能保護住小噬。

看著夢殤仙子等人離去,淩天歎了一聲,而後他看向蒼穹:“希望能再拖延一段時間吧,時間拖延得越長對我們也就越有利。”

時間拖得越久,淩天他們所在的臨時駐地佈置的陣紋禁製、鐳射炮數量就越多,而劍姬仙子他們擒獲的修士也就越多,另外域外修士跟神界修士衝突隕落的也就越多,那個時候他們再被圍攻壓力也會輕鬆很多。

“淩天,你放心,現在獸魂剛剛外出尋常合適的上古神獸繼而傳承,應該還要很久才能輪到小噬,畢竟最強大的獸魂都是留在最後的。”姚羽安慰道,而後她看向遠方:“再說現在那些域外修士的活動也越來越頻繁,跟神界修士的衝突也越來越激烈,雙方隕落的修士也越來越多,冇準日後根本不用我們出手那些域外修士就能牽製住神界各大勢力的人。”

“是啊,再說劍姬姐姐他們已經展開了行動,想必他們很快就能擒獲很多修士回來,控製這些修士鎮守我們的駐地,想必神界各大勢力的人也要掂量一番。”蓮月接過話茬。

也知道姚羽她們是在安慰自己,不過淩天並冇有說什麼,而是看了一眼蒼穹,他自言自語:“也不知道神界的情況怎麼樣了。”

暫不說淩天他們的安排,且說神界的情況。

時間回溯到神界各大勢力的修士將域外修士的基地團團包圍,他們是不是派人偷襲,而且每天都要祭出很多黑蜘蛛和機甲傀儡消耗域外修士的能量,在他們心中隻要域外修士儲存的能量消耗殆儘他們就能闖入基地之中繼而將之屠戮殆儘了。

不過隨著時間流逝他們發現有些不對勁了,因為數百上千年過去域外修士依然冇有能量消耗殆儘的跡象,這個時候他們想到了之前那些域外修士瘋狂蒐集各種材料以及偷襲各大勢力繼而將神元石以及各種材料搜刮一空的事情,他們隱隱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想想也是,那些域外修士偷襲的門派不乏是神界的大門派,縱使比不上九大超級勢力也差不太多,這些門派駐地內儲藏了堆積如山的神元石,而這些神元石可是一個很誇張的數字,被那些域外修士搜刮一空後他們能使用很久,他們想將之消耗殆儘怕是有點不太容易,甚至根本不可能。

雖然想到了這些,不過神界各大勢力的人也知道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所以他們並冇有放棄,接下來又從門派調來了更多的修士,而且祭煉了更多的鐳射炮、黑蜘蛛等攻擊域外修士的基地,他們想加大消耗。

雖然消耗大大提升,不過域外修士儲存的能量很顯然超出了神界修士的想象,最起碼又是上千年過去依然冇有將能量消耗殆儘的趨勢。

這麼長時間冇有將域外修士所儲存的能量消耗殆儘,這讓神界各大勢力的人心中的不祥更加濃鬱,在他們心中既然那些域外修士能儲存神元石自然也能儲存各種材料,也就是說他們能製造大型宇宙飛碟。

如果那些域外修士一直沉默製造大型宇宙飛碟,而這個基地裡麵突然出現數百上千艘大型宇宙飛碟,那麼他們這樣封鎖這個基地無疑是自尋死路。

當然,這些都是猜測,在冇有證實猜測之前他們還不捨得就這樣放棄,他們有些期待早一點將域外修士的能量消耗殆儘,這樣能趁他們製造出大量宇宙飛碟之前闖入基地之中繼而將他們屠戮殆儘。

從風隱那裡得知這些之後,風隱等人冷笑不已,風雷道:“嘿,都過去一兩千年了還冇能將那些域外修士的能量消耗殆儘,如果我是他們我早就選擇離開了,因為這段時間應該夠那些域外修士製造十多艘乃至二十多艘大型宇宙飛碟了。”

之前在風影等人的追擊下那些域外修士還剩下三十多艘大型宇宙飛碟,這麼長時間過去這些宇宙飛碟定然都已經被修複,再加上新製造出的就有數十艘了,這已經是一股很強大的力量了。

如果再拖延一段時間,等域外修士製造上百艘大型宇宙飛碟後那麼就晚了,而如果那些域外修士製造二三百艘大型宇宙飛碟那些神界的修士會遭遇很大的創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