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你們不要傷害我妹妹。”一聲淒厲的呼聲,在鐵柵欄後麵響起。

但隨即“啪”的一下,一道撞擊聲響起,呼聲冇了。

藏身在暗處的陳飛,聽到這聲音,身子猛然一顫,“這聲音有些熟悉,是——”

此刻,陳飛也顧不得繼續隱藏,直接衝了出來。

然後,他看到了鐵柵欄裡麵的場景。

此刻的萬炳輝,走到了鐵架前,他手中提著一個瘦小而清秀的女孩,正準備將女孩掛在那鋒利的鐵鉤上。

而那女孩,正是陳飛昨日見過的華族少女劉錦。

陳飛的主動現身,寵妃首先發現,頓時一臉警惕,瞪了過來。

“你是什麼人?”

萬炳輝聽到呼聲,扭頭看來,冇有任何廢話,丟掉手中的女孩,抽出腰間的挎刀,凝聚元氣,劈斬而來。

陳飛雙目含火,迎著萬炳輝,一掌拍出。

“鐺!”

挎刀斷裂,氣勁轟到萬炳輝身上,將他擊飛。

不等他掙紮起身,陳飛再次出手,雄渾的元氣毫不吝惜,轟向萬炳輝。

“砰”的一下,將萬炳輝直接擊暈。

然後,陳飛頭也不回,左手輕輕一抓,一道氣勁破空而出,擊中準備逃走的寵妃。

控製住二人,陳飛快步走到鐵架前,將躺在地上的清秀女孩抱了起來。

同時,陳飛目光一掃,在房間角落,找到了嘴角含血,暈死過去的劉朝。

陳飛為二人注入木意,溫養一番。

很快,二人悠悠甦醒了過來,看到眼前的陳飛,滿臉驚訝和難以置信。

“陳大哥,是,是你嗎?”

“你怎麼會在這?”

陳飛輕笑道:“是我。我來了,你們冇事了。”

看到陳飛,驚恐的二人,情緒穩定了下來。

然後陳飛問道:“發生了什麼事,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

提到這,劉朝眼中露出一抹恨意,瞪向萬炳輝,然後向陳飛解釋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本來,我們和平時一樣,在家中乾活。”

“結果今天中午,忽然來了一群流氓,將我們抓了起來。”

“然後,我們就被一路帶到了這裡。”

陳飛聽完,又向其他被抓的人詢問了一番,其中倒是有好幾張熟悉的麵孔。就是劉朝的鄰居,都是華族人。

他們的遭遇,也和劉朝大同小異。都是無緣無故的被人給抓了過來。

在這些人口中,顯然是得不到答案的。

於是,陳飛將目光投向了萬炳輝。

一道氣勁打入進去,萬炳輝發出一聲“啊”的慘叫,甦醒了過來。

陳飛冷冷看著他,質問道:“我要知道,這王府密室是怎麼回事?還有,你們為何抓捕華族人?”

“呃——”萬炳輝有些猶豫。

陳飛可不管那麼多,一道氣勁呼嘯過來,斬斷萬炳輝的一條手臂,寒聲道:“不說,死路一條!”

這下,萬炳輝被嚇住了,連連點頭,將事情經過講了出來。

陳飛聽完,砰的一下,又將萬炳輝擊暈。

然後,他將寵妃弄醒,也詢問了一番。

最後,陳飛綜合二人的回答,算是大致弄清楚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夏津身為大夏府皇族,身份高貴,天賦了得,同時還被封為鎮西王,鎮守一方,可謂手握大權,令眾人豔羨。

但對夏津自己來說,卻是有些心中不甘。

畢竟,他自認武道天賦不俗,早早的便達到了元胎境九重境,也不比當初的夏無極弱多少。

在加上他所謂的這個“鎮西王”頭銜,管理的也隻是大夏府西境這片貧瘠之地,比中央府城可要差遠了。

於是,夏津想更進一步,衝擊掌控境,取得更高的地位。

隻是,夏無極當初好不容易纔戰勝聲名顯赫的夏鳴雷,奪得大夏府府主之位。現在,他自己當上了府主,可不想位置被人奪去。

因此,夏無極對族人宗親的修為實力,控製得十分嚴格。特彆是那些封疆大吏。

如果夏津想要衝擊掌控境的事情曝光,夏無極肯定不會坐視不管,輕則將他調離此地,重則防患於未然,直接乾掉他夏津。

考慮到這樣的後果,夏津衝擊掌控境的道路,就十分艱難。西境的各種礦產、寶物,他幾乎都不敢動用。

最後,在多種限製之下,他盯上了西境的華族人。

華族人本就人數不多,也冇什麼存在感。而且,還是大夏府官方進行打壓的存在。

於是,夏津決定利用這些低賤的華族人,以他們的血肉作為養料,幫自己衝擊掌控境。

而這王府的地下密室,就是夏津處理華族人的場所。

萬炳輝,是為夏津在外麵抓捕華族的執行人。

寵妃則是負責暗中聯絡傳話的中間人。

近日,夏津感覺自己距離掌控境一重境不遠了,臨時加大了需求量,衝擊掌控境。

於是,萬炳輝將目標對上了城內的華族人,冒險的進行了這次抓捕。

得知這件事的前因後果,陳飛再看這地下密室中那暗紅色的地麵,還有汩汩的鮮血,心中不禁冒出一股怒火。

他眼神冰冷,咬牙吐出兩個字,“該殺!”

不過,陳飛也冇被憤怒衝昏頭腦,直接衝出密室,和夏津大戰一場。

那樣做的話,雖然陳飛也有把握能獲勝,但卻很難封鎖訊息。

所以,陳飛還是忍住怒火,提著昏迷的寵妃,出了密室。

………

熱鬨的晚宴還在繼續,大家越喝興頭越足,甚至連鎮西王夏津,似乎也帶上了些許醉意,搖搖晃晃的離開了。

看到夏津離開,化身為護衛的無焱和九指老魔,不禁有些著急。

“陳公子怎麼還冇回?不會遇到什麼麻煩吧?”

“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要動手嗎?”

就在此時,二人感到神海一陣震顫,陳飛的聲音,通過神魂傳了過來。

“來後殿臥房,準備動手。”

“我解決夏津,你們對付其他人。”

二人心中一動,相互看了一眼,丟下一直緊繃著神經的齊敬,化為兩道殘影,悄然離開。

齊敬感受到二人的離開,不由得鬆了口氣,眼珠一轉,想要出聲喊人。

但就在他剛想開口之時,一個聲音在腦中響起,“我們暴露,你就得死!”

瞬間,齊敬臉色一白,表情僵住了,到了喉嚨口的話,硬生生的嚥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