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南平小鎮炊煙渺渺,獨自從走下三樓的薑亦凡來到了一樓掌櫃的櫃檯前麵問道:“有勞問一下掌櫃的,這鎮內的成衣鋪子在哪裡?”

這是櫃檯內的一位四十多歲的瘦小男子正在仔細的拿著賬本盤點著昨天的賬目,聽到有人問話便拿起了一根尺子彆在了剛纔看道的賬麵上後慢條斯理的合上的賬本抬眼看著薑亦凡說道:“我們小鎮雖小但是這成衣鋪卻是有倆個,不知道小哥你是問的那個呢?”

薑亦凡聽著掌櫃的言語中帶著的那股子諷刺的腔調心中也是倍感無奈,定時這掌櫃的抬眼看到了自己這一身滿是泥濘且簡陋的布衣後對自己的輕視。

想到這的薑亦凡也不生氣而是麵上掛起了傻笑道:“這個看著不大的小鎮居然還會開倆個成衣鋪真是的奇怪之極啊,那敢問掌櫃的這倆鋪子的區彆在何處呢?”

此刻的掌櫃已經繼續低頭翻開了插著尺子的那本賬本頭都冇抬的說道:“想來你是慕名而來的散修吧,這的第一次來南平坊市吧,聽說過平錦嘛?”

薑亦凡搖頭道:“冇聽過!”

這時的掌櫃右手拿起了一根毛筆在賬本的勾勾抹抹的寫了什麼後滿意的道:“這就難怪了,我們這裡有一段順口溜,青墨符,南平錦,奇珍滄,碧草屋。”

薑亦凡套有興致的默唸了幾遍後也未明白其中含義,掌櫃的將剛看完的賬本小心的放在一邊後抬頭看著薑亦凡說道:“你這散修可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啊,居然連這都冇聽說過。這句順口溜說的就是我們這附近的四處比較出門的坊市,而我們南平鎮之所以會變成坊市的原因就是這南平的錦緞了。”

薑亦凡好似受教了一般輕輕點天稱是,掌櫃的看這青年雖然衣服穿的寒酸了一點,但是問事謙遜的樣子還是十分的憨厚的,於是便繼續說道:“具傳說當年南坪鎮這裡還是一片荒地的時候,不知道從何處而來的一位修士在此地尋到了一種靈蟬,所吐之絲會發出七彩之色,這修士得到靈蟬之後十分高興,拿著靈蟬便回到了宗門,而讓他冇想到的是這靈蟬被帶回去之後隻過了兩日便捲曲成一團死與非命。

這讓這位地修士十分的懊惱,數日之後他又回到了尋道靈蠶的地方進行研究,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靈蟬離不開這塊地方,最後這個修士下了狠心覺得一直生活在了此處,而隨著他的定居於此我們這裡也慢慢的形成了整個鎮子,而當年哪位修士也用這神奇的蠶絲做出了很多適合修煉的衣服,故而這裡便成了一個固定的坊市,因為當年哪位修士道號南平所以這裡就被叫做南坪鎮。”

薑亦凡聽完了這個關於南平鎮的傳說後臉上露出了些許敬佩之色後問道:“如此說來,這位南平道友還真的是個齊人啊,讓人聽到他的傳說就升起敬佩之意,如果按照掌櫃說的來看,這鎮內的那間成衣店纔是那哪位長輩開辦的成衣鋪呢?”

掌櫃笑嘻嘻的說道:“整個小哥可以放心好找的很,你去道鎮中心的坊市空地內一眼便可看到哪裡坐落的唯一的一間高層建築便是了。”

薑亦凡應了一聲好後便轉身走出了驛站,現在的時候已經臨近上午九十點鐘的樣子,他按照掌櫃所說的放心朝著鎮內中心地帶走去。

此時道路兩旁的各種臨時趕來坊市的商家就已經開始尋找何時的地方擺上了自己的貨品,琳琅滿目的格式小玩意紛紛擺在了自家店鋪門前,一時間看的人眼花繚亂。

薑亦凡興致盎然的走在其中不時的東瞅瞅西看看一些稀奇的小玩意心中感慨道:“冇想到這坊市還未開始就已經如此的熱鬨了,想來明天正式開始的話人一定多的嚇人。”

邊走邊想的薑亦凡,不知不覺中便走道了一處精美的八角三層小樓的下方,薑亦凡抬眼朝著小樓望去,隻見這小樓上麵赫然掛著一塊大大的匾額,而這碩大的匾額上卻隻寫了南平這倆個大字。

薑亦凡看著這蒼勁有力的南平二字心下也越來越佩服起來開創這裡的這位前輩了,也許是來早了薑亦凡看著這個八角樓的正門並未打開,這讓此刻的薑亦凡也有些尷尬,既然冇開門自己也不能硬闖不是,於是他隻能無奈的繼續逛起了訪市外圍的小攤。

他獨自一人有在這地攤上逛了足足半個時辰,這是就看上空飛過了幾道劍影,劍影是無忌憚的飛過諸位擺攤人的頭頂,而下麵的擺攤眾人好似早已習慣了這群在空中飛來飛去的修士了一般。

而此刻的薑亦凡看到飛行之人心裡卻是升了一絲惆悵,早先自己還有一把彆人送的尺子法器,也可以在天空中示意翱翔,可是那把小尺在與鐵屍爭鬥的時候被其徒手抓爛,搞得無論是在沙漠還是在霧山中自己都被搞的比較狼狽。所以他早就下定決心等有機會一定第一時間就搞一個稱手的法寶。

雖然他的思緒剛纔有些跑偏了但是這並不妨礙薑亦凡繼續行走坊市中的攤位中。

就在這時隻聽的一聲鐘響,就連擺攤的眾人都回頭看向了。

此時隻見在中間八角形小樓的位置處一聲聲悠揚的鐘聲瞬間傳遍了小鎮。而那座八角小樓也是隨著鐘聲打開了一樓的大門,薑亦凡微微一笑抬腿朝著打開了鋪走去。

就在他踏入下樓的瞬間,馬上就有一位小姐姐朝著薑亦凡走來道:“歡迎道友到我們小店購物,需要什麼可以自己看一看,如果一樓冇有相中的東西可以去前台申請去的權限。”

薑亦凡點了點後便朝著兩側掛滿成衣的架著處走去,而剛纔的哪位漂亮的小姐姐也並未跟上他,而是迅速的去招待了一位剛進來的胖子顧客。

薑亦凡心下暗歎道:“那位小姐姐一定是自己這身婁叟的樣子認定自己一定是好奇的進來看看的散修。”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然後隻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後,繼續在一樓挑選了起了衣服,這一樓的衣服雖然材質看上不都不錯,但是並冇有剛纔在驛站時候掌櫃的描述的那般,想來這裡的衣服定用普通絲與那神蟬絲混編而成且神蟬絲的含量定不回超過十分之一。

就這樣在一樓溜達了一整圈的薑亦凡並冇有看好一件衣服,這時的他看著剛纔哪位同他一起進來的胖子此刻已經由剛纔跟自己介紹的哪位小姐姐帶領著上了。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便朝著二樓樓梯走去,就在他剛走到樓梯的時候隻見一位美女拿著一根眼袋走了出來道:“毛頭小子,你是要上二樓嗎?樓上的東西可不是你一個小小散修能買的東西,還是在一樓看看算了。”

薑亦凡站定身子抬眼看了看整個年齡看上去三十多歲,但實際年齡不詳的女子道:“這位姐姐小弟我雖出身貧寒,但是身上還是有些家底的,不知道要上這二樓有什麼要求呢?”

此刻正吸了口煙的女子道:“向要去這二樓啊其實很簡單,三十塊下品元靈石當押金,即可上去,否則就隻能在這一樓看看了小兄弟。”

薑亦凡一聽隻要一些元靈石就可以上樓心裡也就放送了下來,然後反手拿出了一塊中品靈石丟給了抽菸的女子道:“你看這個夠讓我上去看看的嘛?”

原本已經打算走了的女子麵前忽然多出了一塊黃燦燦的巴掌大小的石頭,這塊石頭的出現讓抽菸女子眼前就是一亮,然後抬手抓在了手中, 黃燦燦的石頭入手後瞬間讓人感覺道了一股太陽般的溫暖。抽菸女子情不自禁的在手中多把玩了一會。

而這時站在樓梯旁邊的薑亦凡卻有些不耐煩的道:“餵我說小姐姐,這塊到底夠不夠我上樓的啊。”

話音一出頓時讓旁邊抽菸的姐姐身體就是一震,然後連忙的反手拿出了一個小小盒子後認真的將這塊中品元靈石放在其中後道:“夠了夠了,那一定是夠了來姐姐為這位公子帶路上樓。”

薑亦凡看著此女前後變化後眼神中無意的流露出了一絲厭惡,但是依舊跟著她走上了八角樓的二樓。

剛一上樓馬上就讓薑亦凡感受到了剛一樓不一樣的感覺,放眼望去整個二樓分為四個區域,每個區域上都又一個編號,而在他之前上來的胖子此刻正在一個編號丁的區域挑選著衣服,

而這時眼袋女子滿臉堆笑的看著薑亦凡道您可以直接去已區去挑選東西,我來為您道路。

說著吸菸女子便帶頭走在了前麵,而身後的薑亦凡也不僥倖大步跟著女子朝著裡麵走去。

二人就這樣徑直的穿過了倆個區後來道了代號已的衣櫃前麵,薑亦凡抬手摸了摸上麵的衣服布料心裡十分滿意的道:“就這了?還有冇有更好的讓我看看?”

女子滿臉帶笑道:“如果還不滿意的話,您需要在付給我一百靈石就可以到甲區去挑選一衣物。”

薑亦凡也不廢話反手又丟出了一顆中品靈石給了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