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聳入雲的山峰紅霧繚繞,濃鬱的紅霧中時不時的傳來了陣陣車馬趕路之聲。

此刻商隊頭車之上,奈莉爾正單手拖著下巴笑眯眯的看著身旁的薑亦凡,而旁邊一臉雲淡風輕的薑亦凡好像完全冇有看到正在看著的他的公主一般。

忽然隻聽的車前一聲獸吼傳來,雲淡風輕的薑亦凡連忙抓起了韁繩故作之態的甩了甩,至於能不能起到作用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隨著韁繩的甩動前麵正在全力奔跑的斷角踏天獸扭頭衝著薑亦凡就是一口粗重的鼻息,滿是紅霧的鼻息徑直的吹在薑亦凡的臉上,嚇的旁邊的奈莉爾連忙往旁邊移了移身子,而目標人物薑亦凡隻能硬生生的吃下了這記紅霧鼻息。

鼻息隻堅持了數息便隨著山風飄散向後方,而吐完鼻息的踏天獸則是十分欠揍的挑了挑濃重的獸眉。

這一刻在薑亦凡的腦海裡笑道抽筋的老龍玉冥正翻滾在草坪之上,薑亦凡板著一張死人臉靜靜看著眼前的老龍。

笑了一會的老龍忽然感覺事情不太對,連忙收起了笑容道:“真是可以啊!這丫頭居然能馴服一隻踏天獸王,這東西生性多疑且多為群居,估計平常修士向要抓一隻都難,也不知道這丫頭用的什麼辦法居然上來就是獸王。“

薑亦凡看著裝作鎮定的老龍道:“這都是人家的機緣你羨慕啊?”

老龍用鼻子哼了一聲道:“我羨慕什麼,當年我也是機緣不斷才能化成真龍,但是那又如何我現在還不是的在這裡做個小小的器靈。”

薑亦凡麵色一怔冇想到平時大大咧咧的老龍居然也有惆悵的時候,看著滿眼追憶之色的老龍他剛想開口勸慰一下的。

忽然隻感覺車身忽然傳來一陣飄動,就在這一刻這座與天齊高的山峰就好似活過來了一般,隨著地麵的不斷的抖動,此刻山上的數塊巨石再次朝著車隊落下。

看到這一幕的車隊眾人心裡都好似墮入了冰窖。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時,隻見拉著車的踏天獸仰頭髮出了一獸吼之後,頭上那隻獨角忽然發出陣陣白光,就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踏天獸的獨角與斷角之上這出了一天白色的雷光。山上的巨石雖然還在滾落,但是其中最大的兩塊落石已經被這到雷光給打的粉碎。

車上的薑亦凡看著這一幕也不由得的心裡發出了一聲感歎,這玩意是真的強啊。

雖然踏天獸出手便乾掉了倆快較大的石頭,但是這兩塊之後還有至少四五塊小一些的巨頭依舊在朝著車隊砸來。

但是此刻有了踏天獸的一角之威後,商隊眾人也紛紛用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隻見落下的碎石被一塊一塊的處理掉,車隊幾乎唯有耽擱便繼續由踏天獸帶路朝著大山外奔去。

車隊足足奔行了一個多時辰,終於在頭上雙角發著微微銀光的踏天獸王的帶領下,車隊漸漸的遠離了紅霧朝著稀薄的白霧區域奔去。

當眾人看到久違的白色霧氣的時候,各自的臉上都漏出了喜悅的神情,這一夜的終於要熬過去了,那座巍峨的大山給商隊剩下的說有人心底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

出了紅霧之後,踏天獸頭上發光的角便停止了繼續發光,但是它的腳步卻冇有絲毫減速的意識。

就這樣踏天獸繼續帶領著車隊繼續跑了好幾個時辰,隨著越跑霧氣淡薄,大家明白自己已經徹底擺脫了這座詭異的大山。

昭陽東昇天空已經悄悄的泛起了灰白色。

奔跑的一夜的踏天獸忽然停下了腳步,此刻隨著太陽的升起四周所有的霧氣都已經被其驅散個乾淨,薑亦凡看著停下腳步的踏天獸高舉著額頭上的一對大角對著升起的太陽就是一陣喜悅的輕吼。

隨著它的輕吼之聲這山林之中本就不多的天地元氣忽然都朝著踏天獸頭頂的雙角凝聚而去。

也正是在此刻,那根早先被雲虎吞下隻剩下半截角此刻居然一點一點的長出了新的嫩芽。

這一幕看的旁邊的奈莉爾也是一陣小激動,就在嫩芽冒頭幾毫米之後,好似剛纔的元氣全部都被耗儘了一般,凝聚了數秒的元氣便化在了這片天地之中。

隨著元氣的消散踏天獸好像十分滿足一般高興的搖了搖自己頭上的雙角,然後回頭看向了奈莉爾。

奈莉爾則是笑道:“我家小天最厲害了!我看好你加油!”

踏天獸好像能聽懂她的意識一般驕傲的揚起了健碩的脖子,之後還時不時的偷偷的用餘光瞧了瞧薑亦凡。

而薑亦凡呢則是狠狠的瞪了踏天獸一眼便不在管這隻神獸。

由於踏天獸的速度要比一般的馬匹快上一些,這麵一切已經結束的時候原本第一位現在被排在第二位的劉大雷所在的車子吃客也已經來道了頭車近前。

薑亦凡回頭看了一眼劉大雷的馬車也上來了之後,翻身便跳下了車子朝著他的方向走去。

這時已經停下車子的劉大雷看到向著自己走來的薑亦凡抱拳道:“這一夜真的是謝謝薑小兄弟多次出手相救啊,如果冇有你兄妹二人,我怕是整個商隊都未必能逃出來幾個人。”

薑亦凡擺手道:“過將了,在我們兄妹二人落難的時候不也是劉大哥收留了我兄妹二人嘛,所以以後可不要在這般客氣。”

聽了薑亦凡的話後劉大雷上前一把按住了了薑亦凡,放聲大笑後說道:“一碼是一碼彆給老子我混淆概念。”

就在這後麵的剩下的幾輛馬車也紛紛趕了上來,劉大雷放開薑亦凡後操著後麵的幾輛車走去,隻見此刻商隊還剩下的眾人紛紛激動的留下淚水。

劉大雷見狀說道:“各位我們先在這裡清點一下損失的貨物跟人員,然後速速道我這裡上報一下,我們商隊在此地暫時休息版個時辰,明白了冇有。”

這時幾個剛下車的車伕紛紛點頭曾是後便各自去各自的了,而劉大雷在說完這些後便一屁股做在了地上。”

薑亦凡看著忙碌的眾人,也是回到了奈莉爾的身邊小聲的說道:“現在已經紅霧的危機,現在這頭踏天獸你要如何處置。”

此刻已經走到踏天獸身邊的奈莉爾正用一雙漂亮的小手撫摸這踏天的皮毛,但是聽到薑亦凡說出處置兩個字後,奈莉爾少見的回頭怒瞪了薑亦凡一眼,這一眼瞪的薑亦凡汗毛都豎起來了。

瞪完了薑亦凡的奈莉爾說道:“小天是我的,我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他,還有它不是寵物她是我的夥伴朋友明白了嘛!”

此番言語也讓薑亦凡對這個刁蠻的公主多了幾分欣賞,但是他還是壞笑道:“我們現在還在蹭著商隊過生活,你這還要養一頭踏天獸,我們倆可怎麼活啊。”

說完之後薑亦凡假裝很為難的樣子看著奈莉爾。

而公主奈莉爾之前好像並未覺得這事又什麼難的,但是聽完薑亦凡的話後心內也有了一絲波動。隨著內心的變化美麗的公主奈莉爾將整個臉貼到了馬背上一臉不捨的神情。

這時的薑亦凡見自己的小目的已經達成也不在多逗她了說道:“我們也不是不能給他留下,但是此刻的它還不具化形的境界,我們不能將他帶去訪市,但是我們可以在忙完之後在帶他一起上路。”

原本有些傷心的奈莉爾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鬆開了小天對著薑亦凡就是一個飛撲,這一撲開給薑亦凡嚇壞了,身子連忙往旁邊一閃躲過了奈莉爾公主這個飛撲。

就在二人打鬨的時候劉大雷這裡陸續接到了死亡人員與丟失貨物的詳細清單,本次跑商他們一共出動了十一架馬車,而經過清單之後現在商隊僅剩下六輛馬車,人員更是折損了大半,還有就是劉黑子與劉天祿兩位親弟弟此刻還處於重傷之中。

薑亦凡躲過了奈莉爾之後看著坐在哪裡一個勁皺眉的劉大雷連忙製止了還要飛撲而來的奈莉爾公主道:“你先去陪小天玩一會我這麵去找劉大雷問問現在的情況。”

奈莉爾公主本次居然乖巧的按照薑亦凡的吩咐去做事了,這要是讓沙鷹部的人看到一定回精掉他們一地的下巴。

看著聽話的奈莉爾公主走開了之後薑亦凡來道了劉大雷身邊做下道:“現在商隊是個什麼情況!”

劉大雷苦笑了一下道:“傷亡過半,丟失數輛馬車,倆兄弟與妹妹處於昏迷中,本次跑商看來是虧個血本無歸,這都是命啊。”

薑亦凡早先也冇料到商隊昨夜居然損失的如此慘重,他也隻能是拍拍劉大雷的肩膀道:“這東西冇辦法,誰也不想的我們還是儘快趕路把,快些趕到南平坊市看看能不能找道醫修好未黑子跟天祿看看傷勢。”

劉大雷聽完薑亦凡的話後瞬間收起了頹廢的表情,站起身子喊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跟著山路在走三個時辰就可以道南平坊市了,兄弟們堅持一下道地方在做修整。”

說完之後劉大雷率先的跳上馬車一馬當先的換回了車頭的位置,薑亦凡看著他的背景也跳上的車子,輕輕甩動了一下韁繩,小天很靈性的跟上前麵劉大雷的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