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地宮中,一片死一樣的寂靜,隻有地宮正中位置的那個血池散發這詭異的紅光,而且其中還時不時的冒出幾個氣泡但是並未爆開而是如同呼吸一般沉沉浮浮。

在這紅色液體中被吸力與觸手向下拉著的薑亦凡,此刻隻感覺身上一陣酥麻感,隨後隻覺得自己的意識開始漸漸的模糊了起來。

這一刻他心下暗叫不好,可是隨著自己越往下沉那股吸力就越大,而且還有那數之不儘的觸手,可此應該已經攀爬道了他的腰部。

就在這時隻聽的一聲龍吼傳出,老龍玉冥最後終於還是忍不住出手了,隨著龍鳴之聲在水中傳播開來,薑亦凡隻舉得腰下麵的觸手正在一點點的退去,既然轉機已經出現薑亦凡也不在遲疑身子猛往上一提借這一點力量身子猛的一個九十度的翻身,隨後對著下麵的吸力就是一拳。

雖然在水中他的這一拳隻發揮出了在外麵的八成,但是藉著這一拳的威力他的整個身子橫向的飛出去了數十米才停下。

一拳過後百魂血池內瞬間安靜了許多,這時薑亦凡的腦中互相傳來老龍的話:“我說小子你也是真是膽大包天,這百魂血池說跳就跳下來了,如果這裡真的是百魂血池怕是你現在早就一命嗚呼了。”

薑亦凡聽著老龍的話問道:“這裡難道不是?之前是你又講故事又篤定的,TMD拉屎還帶往回坐的,自己打自己的臉嘛?”

老龍聽完薑亦凡的話後老長的龍臉上浮現出一抹嫌棄道:“你這語言組織能裡越來越強了,關於屎尿屁的事你是門精啊,再說我當時隻是說外觀像而已,再說我也冇過真的百魂血池那都是傳說而已。”

薑亦凡聽著老龍嘴上的反擊臉上慢慢浮現出了笑容道:“你都冇有看到過實物,如今你又是如何此刻肯定這不是百魂血池的呢?”

老龍尷尬的嘿嘿一笑道:“之前那般肯定是因為在外貌上這倆還真的是十分的相似,但是就在你跳入他的瞬間我馬上明白了早上是我錯了,百魂血池那等神物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出世的。”

薑亦凡斜著眼睛看著這條死龍道:“彆說那麼多廢話,你丫一天就是不靠譜的典範,彆磨磨唧唧的趕緊說這玩意究竟是個什麼鬼東西。”

老龍捋了捋又黑又長的龍鬚子肯定的道:“這東西叫屍露,其實算起來還是跟百魂血池有著莫大的淵源,這屍露就是後來有人研究百魂血池而研究出來的東西,所以二者單從外形上很難區分,但是這屍露卻是冇有百魂血池那般的神奇,因為他缺少了最關鍵的東西,那就是不死仙草的精華。”

聽到這裡的薑亦凡也摸了摸下巴,然後問道:“這回你不是隨便編出來的東西騙我的吧!你個死龍我是真的一點都不敢信你?”

老龍挺起龍胸拍的啪啪作響後道:“老龍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子,這樣你現在全力的往一個方向沉下去然後你猛的橫移出去數米,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應該就可以出去了。”

薑亦凡看著主動獻計獻策的老龍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絲莫名的危機感,也許是老龍察覺出了什麼連忙接著道:“這屍露不是水而是一種被煉化出來的液體,它雖然無害但是泡久了也會對你的肉身產生危害。快按照我說的嘗試一下,絕對冇錯的。”

歎了口氣的薑亦凡這時也馳能按照老龍的指示,身子迎著吸力衝去但是就在感覺快要到底的時候薑亦凡的身子猛的一個橫移隨後他更是反手一拳,藉著拳風之力薑亦凡整個人橫飛出去。

隻是數吸的時間,薑亦凡感覺身子就是一空,然後自己整個人好似橫著掉出了水外,還算有準備的薑亦凡就是一個翻身,雙腳穩穩的站在了地麵上,抬眼望去。

隻見在一個不算很大的密室內,一團紅色的液體漂浮在空中而這團液體的下方連著一隻一米見方的古樸小鼎。

薑亦凡再抬頭朝上看去,隻見整個天棚居然全是一片紅色已經覆蓋滿了紅色液體,這一幕就像是一個翻轉的漏鬥一般,方鼎是口,天棚是容器,方鼎倒出紅色液體灌滿了整個天棚一般。

抬頭仔細觀察了一陣後,薑亦凡的注意力最後落到這尊方鼎之上,此地鼎雖然一米見方,看樣子應該是青銅所鑄,它的四麵分彆刻著一種古怪的植物,其中有一種植物最為怪異它的上半身居然是人類模樣,而下身卻是無數根猙獰的觸手,剩下其他三種植物好像全在膜拜著這隻人身植物。

看到這裡老龍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植物叫鬼葵,生在陰暗汙穢之地,每年可生一根觸手,十年生一根出靈觸,百年生一根母觸,之後母觸每兩年生一根觸手,以此類推。”

薑亦凡回想了一下在外麵遇到的無數的觸手,看來就是這鬼葵曆經無數歲月孕化而來的,但是他馬上反應了過來問道:“死龍你不是說你記憶丟失了嘛怎麼一眼就能辨認出這個?還不快點老實交代!”

玉冥咧嘴道:“臥槽,這是老子的秘密為什麼要告訴你,至於關於我的記憶嘛!自然是會慢慢跟著你修為的成長一點一點的破開我記憶中的封印。”

薑亦凡見問這條老龍也問不出個十五六也就不在理會這它,而是開始仔細的檢視起了這間密室,終於在密室的一個滿是蟲繭的角落找到了奈莉爾與關萍兒的蟲繭。

看到完好無損的二人後薑亦凡一隻吊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就在這時薑亦凡隻感覺背漂浮在空中的血水一物在朝著自己急速射來。

他下意識的往旁邊閃了個身子,隻見一道血箭打在了自己剛剛站立的地方,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身子猛的一轉,隻見之前被自己一拳重創了的血童子此刻正漂浮在血水中一對暗紅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薑亦凡看到這一幕隻感覺一陣頭大,隻見他的身子慢慢的移動向了奈莉爾與關萍兒的蟲繭,就在這時看到薑亦凡移動的血童子如同發瘋般的再次凝出了倆跟血箭對著薑亦凡的位置猛然丟去。

薑亦凡也不在遲疑身子猛的往蟲繭方向一跳順手抓起了已經損壞了大半的蟲繭,就在他剛要下意識的將蟲繭扛在身上的時候,隻聽得一聲刺耳的叫聲傳入了他的耳中,這聲叫就連他都被刺的腦子一痛,隨後蟲繭便被他丟在一旁,雙手奮力的捂住了耳朵。

隻見發出刺耳叫聲的血童子一個飛竄已經竄出了血水,一對血紅色的爪子如同閃電般的抓起了蟲繭,然後就要衝回血水之中。

這一刻的薑亦凡見狀怎麼能讓他得逞,身子猛一發力整個人拔地飛起朝著血童子的地方衝去,就在他馬上就要衝回血水的時候,薑亦凡勢大力沉的一腳重重的踢到了他的身上,隻聽得噗通一聲,血童子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被踢道了旁邊的石牆內,薑亦凡剛纔這一腳用上了十層的力道,力求要一擊踢飛血童子免得被其逃掉。

煙塵散去,看著此刻半個身子鑲嵌在牆內的血童子還有那隻一直被他死死的抱在懷中的蟲繭,薑亦凡第一迴心中生出殺機,雖然跟著小奇接觸不多,但是如果讓其在奈莉爾與他隻見做出選擇的話那他一定會選擇奈莉爾。

忽然隻聽得牆內的血童子處傳來哢嚓哢嚓的聲音,隨後居然有鮮血順著碎牆流出,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徹底被激怒了,隻見他身子一晃便來到了碎牆處,抬手一把抓起了蟲繭,然後上前一腳踢在血童子的臉上,這一腳下去血童子的臉瞬間凹下去一塊。

抓過巨繭的薑亦凡朝著裡麵看去,隻見此刻奈莉爾的背後赫然的出現了數道深可見骨的抓痕,鮮血從其背上流下。

看到這的薑亦凡眼睛就是一咪,隨後雙手抓住蟲繭已經被撕開的那條口子就是一聲低沉的怒吼,隻聽得哢嚓一聲輕響,這堅固無比的蟲繭居然被其硬生生的掰開,裡麪包裹著的二人也掉道了地上,薑亦凡馬上反手拿出藥物為奈莉爾的後背塗上止血的藥。

藥被灑在奈莉爾的上身,隻見這個平時嬌慣的公主身子就是一抖,但是她依舊緊緊的抱著懷中的關萍兒,看道這一幕的薑亦凡心底深處的一些東西好似被觸動了一般。

可是就在這時一道紅光閃過,隻見剛纔被一腳踢在頭上的血童子再次站了起來,而且還以急速攻向了薑亦凡,被剛纔的心境擾亂了一下的薑亦凡反應速度明顯慢了半拍,正待他轉身防禦的時候,隻見已經衝到他麵前的血童子忽然轉移的目標,一雙血爪徑直的抓向了奈莉爾與關萍兒。

看著血童子忽然改變的目標薑亦凡也是一楞隨後臉色就變的異常的難看,隻聽到噗呲一聲,鮮血飛濺而起,那隻小而鋒利的手爪此時正插在薑亦凡肩膀上。

血童子見一擊抓在薑亦凡肩膀上就想要回退,此刻的薑亦凡哪敢讓他再次退開,抬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之後空出來的一隻手上前就是一拳重重的打在血童子的胸口,任憑誰在如此近的距離吃了薑亦凡這一拳都不會安然無恙。

隻見血童子張開吐出了兩口綠色的鮮血,隨後眼中居然出現了一絲清明,隻見他開口呢喃道:“萍兒,萍兒,我來救你了,我來救...”隨著話音的慢慢消弱血童子的胸口忽然爆開,隻見一隻巴掌大小的植物出現在了小齊的胸前。

薑亦凡定睛朝著植物看去,隻見這株植物上身居然是個人形,但是滿嘴的獠牙讓人看上去就會心生畏懼,而他下麵卻是無數的觸手,這些觸手深深的插入了小齊的體內,在他的皮膚下麵不停的蠕動著。

薑亦凡看到這才明白了一切,早先被抓走的小齊定是被這植物選中了成為借宿的軀殼,看來早先老龍預料的冇錯隻不過冇想到控製他的東西居然已經寄生在了他幼小的體內。

露出真麵目的鬼葵對著麵前的薑亦凡發出了陣陣低鳴,一對猩紅的眼睛盯著自己,薑亦凡心頭無名火已經燃到頂點,不在二話對著鬼葵就是一拳,忽然那隻原本被抓著的小齊的手臂忽然憑空斷開,幾條細長的觸手從傷口中冒出,退開了薑亦凡,這一推讓原本打向鬼葵的那一拳卸了力,之後隻見小齊的身子以一種詭異的姿勢朝著血水下方那口方鼎爬去。

薑亦凡見狀也顧不得肩膀的傷身子也朝著方鼎衝去,就在小齊身子馬上就要到達方鼎的瞬間,薑亦凡也已經跟了上來,在無二話上來就是飛機一記單腿橫掃,隻聽的嗖的一聲小齊的身子橫著飛出去,轟隆一聲後隻見一具殘破的身子慢慢爬出了煙塵,這一刻鬼葵的身子已經伸出了小齊的肉身,而小齊的肉身四肢攀爬如同是鬼葵的四條腿一般。

就在這時異變再起,隻見在奈莉爾與關萍兒的身下忽然兩根觸手從地下鑽出,掰開抱在一起的二人後,一隻觸手卷著關萍兒朝著鬼葵衝去。

看著眼前這一幕就算是個傻子也知道這鬼東西要乾什麼,薑亦凡二話不說飛身朝著鬼葵攻去,就在離鬼葵不足兩米遠的地方薑亦凡忽然感覺小腿一緊,連忙低頭看去,隻見數條觸手忽然在地上冒出死死的纏住了他的一條小腿。

薑亦凡心急之下對著自己小腿就是一記手刀。雖然劈開了觸手但是他的小腿也被這一擊砍的血肉爆開,但是眼看關萍兒已經被送到了鬼葵的麵前,薑亦凡一咬牙手中掐起法決,最後的殺招那個無法控製的巨掌慢慢在空中凝聚而出。

但是一切都好似慢了半步一般,隻見鬼葵已經拔出了深埋在小齊體內的觸手,而昏迷中的關萍兒這時也已經送道了它的近前。此刻的鬼葵隻需要附著到她的身體上,這一切就都將結束。

忽然一隻滿是鮮血的小手一把抓住了鬼葵的身子,一段沙啞的聲音在它的身下傳來。

“不許傷害我的萍姐,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萍姐,你們都要死,都要死~~。”原本以為已經死掉的小齊在這最後的一刻,發揮出了他最後的一絲執念,那就是他的萍姐。

而被小手抓在手中的鬼葵此刻正在不斷的掙紮著,那如同利刃的觸手不斷的穿刺著小齊的身子,但是無論如何這個少年的手依舊穩穩的抓著鬼葵那醜陋的身體。

這時一隻黑白色的巨掌從上方重重的落下,連帶著鬼葵與小齊一起被這股毀天滅地的力量一起按壓在了地下。手掌的威壓震的鬼葵發出淒厲的叫聲,四周的觸手也在胡亂的擺動著。

這時隻見一道青光閃過,隻見被觸手殘繞的關萍兒被這道青光裹挾著落道了薑亦凡身側。

這時的薑亦凡隻感覺全身好似虛脫了一般,雖然冇有之前用此招這麼狼狽但是還是讓他有些次不消。

躺在地上的薑亦凡笑道:“公主殿下醒的真是時候,我這條老命差點搭在這啊。”

隻見在關鍵時候醒來的奈莉爾懷中抱著眼角帶淚的關萍兒道:“哎那孩子可惜了。”隨後二人看向了那隻黑白巨掌的地方,此刻的巨掌已經化成黑白的光點消失在了空氣中,但是手掌下方的一切早已被磨滅的乾乾淨淨,一潭紅色的血水內一潭翠綠色的血跡格外的顯眼,薑亦凡站起身子走到血跡前麵仔細觀察了半天確定鬼葵已經死的不能在死了後,薑亦凡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忽然隻聽得見密室內傳出一聲聲清脆的哢嚓之聲,薑亦凡與奈莉爾連忙警覺的轉頭看向了聲音的方向,隻見在密室內的方鼎忽然寸寸裂開,隨後隻聽的哢的一聲方鼎碎成了兩半。

隨著方鼎的裂開,原本倒灌的血水也失去了控製一股腦的砸向了地麵。

還冇來的急休息的二人被著從上而下的血水澆了個徹底,薑亦凡也顧不得其他一馬當先朝著上麵衝去,扛這巨大的衝力二人帶著關萍兒向上猛衝,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薑亦凡隻感覺上方好像觸碰道了一塊堅硬的物體,也不多想他猛的一拳打出,隻聽的轟隆一聲,原本那處血池被薑亦凡一拳擊穿,隨後他更是拉著奈莉爾的手往上一甩,奈莉爾抱著懷中的關萍兒就這樣被甩道了地上,而薑亦凡則是單手一抓死死的抓住了池子邊緣喘著粗氣。

這時的他回頭看去,隻見身後的池子中的液體瞬間順著下麵的破洞滲入了地下,薑亦凡終於可以鬆開把著的邊緣,身子平躺在池子內抬頭看著上麵的棺材。

忽然他發現棺材的正下方沾著一塊破舊是獸皮,上麵好像還有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因為著棺材特有的位置跟其下麵編織的觸手網,不在這個正下方的角度任誰都很難觀察的道棺材下方的這張跟石棺十分靠色的獸皮。

艱難爬起身子的薑亦凡,單腳一躍單手抓住棺低伸手將獸皮撕了下來,說來也怪看似已經跟這棺材和為一體的獸皮居然被他如此輕鬆的就取了襲來,落到地上的薑亦凡將獸皮托在手上,看著其上最左麵的倆個大一些的字默唸道:“沅炁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