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棺旁正在聚精會神觀看著棺蓋反麵文字的時候,隻聽得下方出口處一聲悶響,薑亦凡連忙抬頭望去隻見已經許久未出現的雪童子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那巨型蟲繭的附近,悶響的聲音正是血童子在不斷的擊打蟲繭發出的聲音。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額頭頓時升起黑線,身子一晃之下衝向了此刻正在瘋狂亂抓的血童子,而此刻的血童子如同發狂一般根本不管身後來人隻是一味的破壞著蟲繭。

隨著他一爪一爪的抓下厚厚的觸手外殼已經被他抓出了一條半尺子長的縫隙,從縫隙中可以依稀的看到裡麵有一女子在緊緊的抱著一個大辮子女孩。

薑亦凡閃身到血童子身後對著其肚子就是一個腳橫掃,此時處於瘋癲狀態的血童子根本冇有一絲的閃避動作硬生生的受下了這一腳。

轟隆之聲在地宮中響起,雖然這一腳薑亦凡依舊控製著力道但是要比之之前的那一下明細重了許多。

雪童子的身子撞在一根石柱子上,柱子都被險些給他撞斷。好像冇有痛覺的血童子爬起身子眼中紅光更勝,身上的血氣忽然開始霧化,原本黑色的短髮瞬間長成了血色長髮。

薑亦凡看著血童子身上的變化心底就是一陣不安,忽然血童子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薑亦凡眉頭一皺,身子下意識的往後一退,隻見在他的胸口赫然多出了五道血痕,如果不是剛纔退了一步這一下足以抓碎他的胸骨。

薑亦凡看著血童子一擊得手,以為他回趁勢對其進行一頓猛攻,可是血童子居然轉身身子以極快的速度奔向了巨型蟲繭。

如此變化讓薑亦凡也是一愣,但是他此刻身子已經在回退之中,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血童子衝向了巨繭。

隨著空中幾道血光閃過,暴走後的血童子隻用了幾爪便將蟲繭的外殼撕掉了一大塊,裡麵的奈莉爾與其懷中的關萍兒已幾乎裸露了出來。

這短短的數吸之間薑亦凡也終於衝道了雪童子的身後,這回的他不在留手上前便是一級直拳,普通的拳頭上似乎蘊含了無儘的元氣,拳頭雖然揮出的不快但是血童子就像被拳頭鎖定了一般高高抬起的血爪任憑他如何努力都在無法落下分毫。

幾聲清脆的咯吱之聲後,隻見血童子的後背忽然多出來一個大坑,血童子更勝張嘴吐出了一口鮮紅色的液體,之後整個人便癱軟在了地上。

看著倒在地上的血童子薑亦凡終於張嘴吐出一口長長的濁氣,這一拳的威力雖然十分的霸道但是每當薑亦凡使用一回身體及其丹田氣海內的負擔都會加重一分,他現在咱們說還隻是個養氣期修士而已。

就在薑亦凡打算上前檢視一下血童子傷勢如何的時候,忽然四周大地就是一陣劇烈的顫動,隨後在地下忽然冒出來十幾根半米粗細的巨大觸手,雖然事發突然但是如今也算是身經百戰的薑亦凡身子馬上跳起,然後在空中一個漂亮的變向側翻,就這樣他輕鬆的躲過了地下觸手的第一輪奇襲。

就在他的身子剛要落地的瞬間,忽然地板砰的一聲被一條足有一米粗細的觸手掀飛了出去,隨後更是朝著空中的薑亦凡一個橫掃。

薑亦凡見狀連忙抬手一擋,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如同被一輛卡車從側麵撞上了一般,整個人被這巨力撞飛出去數米後重重的摔在了地麵之上。

被甩飛摔在地上的薑亦凡輕搖了搖剛纔用來格擋的手臂後,看著不遠處那隻巨型的觸手,薑亦凡眼神中閃過一絲厲芒,然後居然漫步走向了巨型觸手。

隨著他一步步慢慢的朝著觸手走去,但是那隻觸手似乎害怕了一般,巨大的觸手倒向薑亦凡相凡的方向,就在他離觸手僅剩下兩步的時候,觸手忽然如同發瘋了一般胡亂的拍打著四周的地麵,但是卻冇有一擊是打向身前是薑亦凡。

一步此刻的薑亦凡離這根觸手僅又一步遠,甚至隻要薑亦凡抬起手臂就可以觸碰到眼前的觸手,就在這時隻見觸手忽然砰的一聲自己自爆了。

冇有四濺的血液,隨著自爆而來的隻是一堆灰色的粉末。

薑亦凡看著自己眼前自爆的觸手臉上依舊冇有表情,因為他剛纔看似隨便的踏出的幾步,其實是他模仿著戒指裡那個影子打拳時候的步伐,步伐一共十二步,方纔他隻走了七步就讓這觸手自爆了,但是他還是感覺哪裡不對,因為以他的計算走到觸手哪裡應該是需要五步,而自己卻是踏出第七步才走到了觸手近前。

此地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薑亦凡也隻是思考了片刻便朝著門口的巨繭看去,這一眼讓他的臉色越加難看了起來,就在剛纔他與觸手動手的時候那隻巨繭已經被兩條小觸手拖著拉向了中間的百魂血池。

看到這的薑亦凡運作全速朝著巨繭衝去,可惜他還是慢了半分,隻聽得撲通一聲觸手拉著巨繭冇入了百魂血池之中。跟著巨繭一起下去的還有那個吃了自己一拳的血童子。

這一刻的薑亦凡被這一幕徹底的激怒了,隻見他抬氣拳頭朝著百魂血池就是一拳,這一拳未出拳威勢便已滔天,在薑亦凡身後一黑一白兩色元氣好似倆條絲帶一般飛舞在他的身後,被這二氣碰觸的石柱與石壁紛紛碎裂開來,之後更是隨著拳頭的落下這黑白二氣更是如兩條猛龍般傾瀉而出。

如果此刻有成基期的人看到這一幕定回驚掉一地的下巴,因為就算很多成基期的都無法達到以氣化形,更不用說還能用來攻伐。

而這勢如破竹的一擊落到百魂血池之上的時候,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黑白色的兩條猛龍冇入池子後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居然都悄然的消失在了裡麵,這一幕讓薑亦凡也是麵目一陣抽動。

隨後他在百魂血池前麵深呼吸了兩口之後想道:“剛纔在看棺材蓋上地圖的時候,上麵分明標記了這中層的下麵應該還有一間不大的密室,雖然草圖模糊了一些,但是應該不會有錯。

想到這裡薑亦凡再次跳到觸手網的上麵來到了那口棺材的跟前,仔細觀看起了地圖後,他已經基本可以確定那間密室就在這池子的下麵。

這下可是讓薑亦凡感到頭痛了,心下暗歎道:“看來自己是逃不掉必須進入這詭異的百魂血池了,不為彆的為了跟自己一起來到這裡的奈莉爾他也必須拚上這一回。”

深深歎了口氣後他忽然側頭看來一眼棺材裡的那株此刻正孤零零的立在棺材內的三葉怪草,思考了片刻後伸手抓向了它。

正當薑亦凡的手馬上就要碰到怪草的時候,忽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湧上心頭那是一種喜悅期待的波動,這股波動順著他的手傳入了其神識之中,這一幕讓薑亦凡心下一驚,原本那隻馬上就要摸到怪草的手猛的往回一縮。

就在他會縮的瞬間詭異的事情再次在薑亦凡身上出現了,他隻覺得有一雙冰涼的小手輕輕的扶住了他縮回的手,然後那雙冰涼的小手輕輕的將薑亦凡的手放在了怪草上麵。

親眼看著自己身上發生的著一些列事情後,此刻的薑亦凡也隻覺得頭皮發麻,但是這時候自己的手已經抓上了怪草,也隻能硬著頭皮的往起一提。

就在這時更加詭異的一幕出現在了薑亦凡麵前,隻見三葉怪草居然自己切斷了自己的大部分根鬚,好讓自己可以輕易的讓薑亦凡拔出自己。

薑亦凡心下暗道:“臥槽這三葉怪草難道已經成精不成,不知道這回得到此物是福是禍啊。”

既然已經如此多想無意,順手他便把這株三葉草插到了手鐲的草地上。

乾完這些後,又看了看棺材上的地圖後薑亦凡一咬牙罵道:“老子這是什麼命啊!就不能讓老子消停幾年嘛!天天不是探險就是到處傳來傳去的,草的老子願意用十年壽命來換幾年逍遙!”

話一出口他忽然覺得後背一涼,不自覺的打了個哆嗦,隨後他有小聲嘟囔了倆句什麼後低頭看了下下方的百魂血池,歎了口氣後一縱身朝著百魂血池中心的位置跳了下去。

隻聽得撲通一聲,他自己都冇想到自己居然能濺起如此大的水花,他員以為自己也會如同他們人一樣漸漸消失在裡麵。

水花過後薑亦凡徹底潛入了百魂血池之中,在外麵看隻有一米高的百魂血池中居然是深不見底。

薑亦凡運作內息元氣在體能生生不息的流動起來讓他可以在水裡不在需要呼吸,朝下潛了數米後他忽然道前方數條觸手朝著他的方向射來。

對此早有預料的薑亦凡在百魂血池穩住身形,單手抬起一拳朝著射向自己的觸手打去,在這百魂血池裡一股旋轉的漩渦橫向的掃過了這幾條觸手,漩渦帶著觸手旋轉了片刻之後慢慢歸於了平靜而其中的觸手卻已經化成了灰色粉末消散在百魂血池中。

就在薑亦凡收回拳頭之時,忽然百魂血池底部一股莫名的吸力所動了此刻的薑亦凡,這股吸力詭異異常薑亦凡剛想反抗,可是忽然發現自己的雙腳好像被什麼纏繞上了一般,隻聽的嗖的一聲薑亦凡被這吸力與下跩之力一同拖向了百魂血池的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