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石室,鮮紅的血池,還有那個在不停向自己攻來的血色男童。此刻一味被動防禦的薑亦凡已經被血色男童逼到了地宮的東南牆角。

眼看著血色男童的血紅色的小爪以到身前,薑亦凡猛的一個上跳,再次衝上了二層聽著棺槨的那一層。

雖然外麵在於血色孩男童在打鬥但是腦中的薑亦凡卻在認真的聽著剛醒來的玉冥在唾沫橫飛的為其講述這血池的故事。

按照老龍說所當然這些無從考證的東西薑亦凡也隻能是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態去瞭解,那時候還算遠古的時代,諸雄並起的時代,聽說當時戰火連天天下聖靈都過著生靈塗炭的生活,而這一日在一處仙魔戰場的上空忽降一朵七葉神花,這朵神花說它是花卻無美麗的花朵,說他是草呢,卻還有完整的葉片之上卻還有一顆小小的綠色花苞。

神花降世頓時讓正在廝殺的兩方修士都丟掉了手中的武器,有的修士更是跪下對著神花進行了膜拜。

當然這樣轟動的事情很快就被一個當時十分鼎盛的修道古國得知了這件事,那古國的王連夜親自帶著眾多高手去想得到著朵神花,但是既然事情已經放出來出去,想要得到如此神物之人也必定是眾多的。

就這樣原本隻是仙魔大戰的一個小型戰場,可是就因為這朵花哪裡最後卻成為了當時最可怕的修羅煉獄之一。

也許是因為當時的爭奪太過慘烈,就連上蒼都已經有些看不下去了。就在一天太陽升起之時爭奪的眾人們都發現原本靜靜漂浮在天空的那朵花居然憑空消失了。

雖然冇了神花但是經過如此之久的戰鬥洗禮後,在場的眾多強者早已打出了真火,就這樣雖然有一些人旋轉了退去但是還有大部分人在此地繼續進行著無休止的的廝殺。

當時薑亦凡聽到老龍說道這裡的時候心下也隻能是感歎,看來無儘歲月中每一件神物的降世都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啊。

就在大家還在廝殺的時候哪位昨早就道這裡的古國國王卻是第一個選擇離開的,看著跟他來到這裡的十九位強者如今僅剩下五位了,國王心底也是一陣落寞。

就這樣神物再次消失在了世上,而那場僅剩下發泄的戰鬥也隻持續了數日後便寂靜了下來。

之後這件事更是成為了一個血腥的傳說流傳於後世,百年之後就在大家都已經漸漸淡忘了此事的時候,一件事情的發生再次讓人們記起了這株神花。

那是一個平靜的夜裡,當時空手而歸的古國國王所在的皇都內,原本漫天的星鬥忽然間就被漫天的血紅所替代。

而在這血紅的夜空中一個全身是血的少女卻靜靜的漂浮在空中,隨著這個血色女孩單手一指腳下的大地,隻見龐大的皇城就好似能聽懂少女的意識一般開始了強烈的抖動。

深夜中如此劇烈的抖動讓城中國民與眾多大臣們都紛紛走出門外看向天空。

隨著出來的人越來越多空中的少女臉上忽然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容,著笑容讓人看來便會遍體生寒。

此刻隻見血色少女將指著大地的手忽然高舉而起指向了空中,就在這時隻見王都上空一奪血紅的花朵出現在了女孩頭上,這朵花的血色花朵散發著絲絲妖異的紅光。

這一幕幾乎看傻了下方王都內說有的人。

但是還未等眾人在震驚中回過神來王宮的地麵忽然生出了無數跳觸角,而著些觸手中最小的也有數米粗細。

隨著觸手的出現,王都內瞬間變成了人間煉獄。哭喊聲叫罵聲求救聲據傳說各種聲音響徹了一宿。

就這樣當第二天的第一縷陽光照在這座已經支離破碎的古城上之時,駭人的一幕出現了在眼前,隻見遼闊的古城中心一座巨型的池子坐落在其正中,而這池子四周遍佈著密密麻麻的灰色花苞,而每一隻花苞下方都會有一根藤蔓延伸道池子之中,而此刻池子中已經蓄了大半的紅色的液體。而原本在天空中的那個血色少女此刻居然獨子躺在池中沐浴著池水。

一夜死一城的事情其實在著亂世中已經不算罕見,但是如果這座城是一座古國的王都的話那事情就有些駭人聽聞了,於是乎古城的事情慢慢在周邊傳播了開來,而且哪裡也被人稱為了死亡的禁地。

也不知道是誰忽然放出風聲說古城的事情跟百年前的天降神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著讓原本並不太在意此時的眾多勢力又有了蠢蠢欲動的態勢。

就這樣詭異的古城又一次稱為了勢力角逐的中心,可是本次不在向上回一般,因為這回眾多勢力派出進入古城的人員進入之後便再無了訊息,這一幕徹底震驚了幕後的一眾大佬們。

事情的發現有的時候往往出乎說有人的預料,原本以為集結更多的人員之後便能一舉攻破這古城廢墟可惜的是第二批進入的人也如同石子如海般都冇蕩起一絲的波紋。

這時有的聖地已經坐不住了,甚至打算用上自家底蘊也要撬開這座古城,就在這時古國的國王忽然出現在了世人麵前。隻見全身破爛的國王一臉落寞的站在古城之外。

他的出現頓時讓此次事情達到了頂峰,甚至一位古聖親自出來與他站在古城之外談了整整一夜。

第二日古聖將國王告訴的事情公佈給了天下。

就在百年前國王帶著剩下的幾個高手往回王城的途中,他居然在自己的車碾上睡了過去,夢中他看到了那株七葉神花,而七葉神花則是慢慢飛入了他的懷中,這讓原本情緒低落的國王臉上瞬間浮現出了燦爛的笑容,可是就在七葉神花碰觸他的刹那國王隻感覺手掌一疼,隻見七葉神花的根部刺破了他的手掌,鮮血順著他的手掌流下,但是國王卻跟本冇有在意這些,七葉神花在吸收了部分血液之後,花枝與葉片居然發出了七彩的光華,隨即國王就被這七彩光華照的睜開了眼睛,原本以為隻是夢境的他在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手掌中此刻正多出了一株七葉神花。

這一幕也著實嚇壞了國王,但是既然神物夢中尋道自己那也是自己的氣運,於是國王便偷偷的將七葉神花帶回了自己的王都。

將神花帶回王都的國王,生怕自己得到七葉神花的事情會被外人發現,他便將著神花藏在了自己閉關的暗室之內,而且下令進入自己暗室的人可以就地斬殺。

就這樣國王每日都與七葉神花呆在一起,而七葉神花在那晚吸了他的鮮血後也對國王親和了許多,微微的七彩隻光在葉片上發出,輔助著國王進行著修煉。

就這樣隨著外界對七葉神花的事情漸漸淡去直道後來隻是成為了一個神奇的傳說,這時候國王才漸漸的放下心來,就在這一天國王如往常一樣在七葉神花旁邊盤膝打坐,忽然夢境再起,這回的七葉神花忽然便成了一位絕色女子,她匍匐在國王的身前用頭枕著國王的腿上,一雙迷人的大眼睛一隻盯著英俊的國王。

雖然說國王已經是修道高深的修士,但是被著勾人的眼神看了許久後也是漸漸敗下了陣來,國王的那顆道心在這一刻也被徹底的俘獲了,二人就在著夢中纏綿反側享受著人間的魚水之歡,經過一夜的歡愉之後國王已經沉沉的睡去,而他旁邊那名漂亮的女子則是靜靜的躺在他的懷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國王忽然坐起了身子,迷茫的看著自己此刻全裸的身子,又看了看此時正如一隻小貓一般捲曲的睡在自己懷中的女子,這一刻國王有了一絲的恍惚他感覺這一切都是夢,一定是夢,忽然隻見他壞中的女子輕輕的翻了個身然後睡眼朦朧的坐起了身子,國王的袍子在女子身上滑落一具完美的身體出現在了國王麵前,而著據迷人的身體上居然排列這七片葉子般的印記。

看到這一幕的國王試探性的問道:“你是?”

隻見那女子麵上微微一笑道:“我本是這世上的一株長生仙藥,道了我該應劫的時候我便出現在了世人麵前,誰知道為了我居然死傷瞭如此多的人,最後我實在看不下去便瞞著天意遁走了出去,正好那晚碰到了你,你用精血滋養了當時馬上就要乾涸的我,於是我便跟你來了這裡。這樣你為我取個人類的名字吧。”

國王聽著女子的話隻感覺一陣頭大,但是看著眼前的麗人國王的心下隻剩下了狂喜便隨口道:“你是七葉神花那就叫葉蕊吧。”

女子聽到葉蕊這個名字麵色流出了甜甜的笑容,就這樣原本隻能在暗室內的七葉神花搖身一變成為了古國的王後葉蕊,對於忽然多出來的王後國內不少人也在紛紛猜測著她是來曆,但是還是無一人知曉。

就這樣二人幸福的在一起數十年,直道王後懷孕,王後本不是人類一旦受孕將來產下什麼誰都無法預料,但是國王一意孤行就在王後懷了五十年的時候,她終於產下了一個女嬰,這女嬰生下的時候天空之中黑雲壓頂,無數的七彩雷霆在產房上空不斷的凝聚,最後化成無數雷電朝著產房劈下,雖然國王的修為也以成聖但是在這驚人的雷霆之下也隻是一吸之間就被劈飛,而剛生產完的 葉蕊也飛上撲出擋向了雷霆,可惜她雖然是一株不死神藥但是產完子後她已經虛弱至極。

這時國王與葉蕊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雷霆劈在了剛降生的女嬰身上,隻聽得的哇的一聲啼哭後女嬰就再也冇有了哭鬨,而天空中的七彩雲朵也漸漸的消散了下去,這時滿麵淚水的葉蕊飛撲道女嬰身前,看著這個此刻已經全身發紫的女嬰,葉蕊心如刀割,這時國王也走了過來看著自己剛出生的女兒就這樣慘死在上蒼之手手中拳頭也在不住的顫抖。

忽然隻見葉蕊眼中閃過厲色,隻見他搖身一變一株七葉神花出現在了屋內,一縷微弱的神念傳向了國王道:“我原本在百年前就該應劫的,還的謝謝你這麼多年對我的愛,而這一回我要用我的命去換女兒的命求你不要攔著我。”

隨著神唸的消失隻見七葉神花慢慢的冇入了女嬰的體內,在國王目瞪口呆的瞬間隻聽的一聲哇的嬰兒啼哭之聲響徹了真個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