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沙漠中火光滔天的沙鷹古城內,齊老安排的死士們,瘋狂的誅殺著不會投靠自己的舊沙鷹部的長老們,而此刻鷹王的頭領正被一個黑衣人割下隨便的丟到了一個木箱之內。

古力圖此刻正帶著僅剩下影衛在古城中不斷的廝殺著,鷹王的無能與自己多年的放任讓這本來就失去鼎盛戰力的沙鷹部內奸細眾多,數萬的守備軍中居然有一多半都已叛變。

而自己的影衛中也出現了不少叛徒,著更是讓古力圖心裡發寒。

手起刀落,鮮血染紅了整個小巷,一陣淒厲的嚎叫聲後一隊數十人的小退衝出小巷,帶頭的圖老看了看不遠處的城門在看了看身後黑煙滾滾的宮殿,老人歎了口氣後,帶著眾人衝向了城門。

城門處的城防軍老兵看到來人是古力圖馬上上前是行李,古力圖也不墨跡道:“速開城門,點燃狼煙通知外麵駐防的厄圖將軍入城平亂。”

城門老兵哪敢怠慢,速度的喊上麵的幾個老兵速開城門點燃狼煙,上麵的幾個老兵見這情況都慌亂的乾起了自己的事,有的跑到城門樓上點燃了狼煙台,有的迅速的搖起了城門前麵的攔馬石。

忽然就聽到城樓上發出一聲慘叫,剛跑上前的老兵人頭飛出了城樓。隨後狼煙台也被熄滅。

古力圖臉色一變,一個縱身跳上了城門樓,隻見四五個死士見有人上來紛紛抬刀向著來人殺來,身子還在空中的古力圖雙手武氣繚繞,隻是一個照麵死士便被其殺了個乾淨。

後麵跟上來的兩名影衛連忙繼續點燃了狼煙台。

這時下方傳來的了武器交擊的聲音,古力圖朝下看去,隻見一隊守備軍隊長正帶著一隊守城軍打殺著下方的一小隊城門老兵。

古力圖麵色難看怒氣蒸騰,對著樓下的守備軍隊長罵道:“尤納圖你著是要造反了是嘛!是誰給你的膽量。”

聲浪中摻雜著武氣震的下方眾人一陣耳鳴,被鎮住的眾人紛紛看向城門上的古力圖。

帶頭的尤納圖看著上麵的沙鷹部戰神臉色也是難看了幾分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鷹王已死,我們跟我們的家人總是要繼續活下去的,不然難道讓我們給鷹王陪葬不成。”

聽到鷹王已死的古力圖臉上並未露出一絲表情而是說道:“鷹王昏庸,但是沙鷹部還在,你這樣怕死,那等一會城外的駐軍功入城內,你的家人不也是隻有死路一條。”

尤納圖臉色陰沉道:“橫豎都是已死,能遲一刻也比早一刻要好一分吧!而且看著局勢齊王殿下必然不會拿自己的小命來賭這一遭。”

古力圖眼神中一絲落寞歎氣道:“你我也算共事一場,你現在就走吧,就憑你帶的這幾個人怕是無法阻攔我等分毫,既然你選擇了生存,那就要好好的活下去。”

聽完此話後尤納圖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絲苦澀,就在這時隻見城門對麵主路上一隊足有數百人的死士小隊朝著這麵狼煙台衝來。

看到這一幕的尤納圖臉上瞬間變的十分難看,騎虎難下的他已經冇有時間做出抉擇了,如果馬上對圖老動手估計自己這一隊人完全撐不到死士的到來,如果馬上就撤退的話顯然死士依然看到了自己與圖老站在一處。

激烈的思想鬥爭了一下後有尤納圖對著古力圖抱拳道:“我在城中尚有一妻一女,今日局麵至此還請圖老答應我保她母女安全。”

古力圖看著對著自己抱拳的尤納圖輕聲的道:“尤隊長大可放心,你助我抵擋住這波死士,你的妻女我古力圖向真神發誓必定保她安全離開這裡。”

看到圖老對著真神發下的誓言後,尤納圖高喊道:“守城軍小隊聽令,城門位置防禦陣型列陣。”

這些士兵明顯都是尤納圖的親進之人與生死兄弟,雖然隻有不過數十人,但是各個訓練有素,聽到了一聲號令,數十人的隊伍迅速改變了陣型,前排盾牌中層長槍末尾弓箭的防禦陣瞬間成型。

看到這一幕的圖老都是眼前一亮,這等執行力與素質雖然隻是十幾人,但是也看的出尤納圖帶兵的能力是沙鷹部當中比較出眾的一類。可惜鷹王無能如此人才隻落得個守備隊長的需職,如果能讓他帶上數千甚至數萬人,那將是一個多麼可怕的戰力。

思緒有些飄遠的古力圖被其身邊的一個影衛所打斷,影衛出現在其身後道:“城外的大軍已經拔營往王城處趕來,估計大約需要半個時辰便可到達王城。”

古力圖點了點頭道:“你親自帶幾個人去尋找一下尤隊長的妻女,將其護送出城。對了讓管事帶著公主出城的事辦的怎麼樣,現在是否有管事的訊息?”

影衛搖頭道:“隻知道已經出城而去,剩下的一概不知,而去管事至今未歸來,怕是中間可能出了些叉子。”

古力圖眼神一眯心下暗道:“已經放出數條餌去掩護奈莉爾出城,就算齊老那老狐狸在怎麼算計也不至於會第一時間尋到她吧。”想歸想但是他的心底還是升起了一絲擔憂。

沉默了許久的古力圖探口氣道:“先去辦事吧。”

影衛點頭後整個人便消失在了暗處。

此刻的百名死士已經殺到了城門處,帶隊的死衛頭領看著防禦的水泄不通的城門與後麵馬上的尤納圖後便大聲的罵道:“你這隻牆頭草,剛歸順了齊老冇一會這又倒戈回了沙鷹部嘛,還真的是條扶不上牆的的狗屎。”

尤納圖聽到罵自己的話後隻是淡淡的微笑了一下,連話都懶得與其說上半句。

死士頭目振臂一揮舞身後數百死衛入潮水一般衝殺向了城門。

城門前第一排巨盾兵高舉的盾牌抵擋下了這一波所有的攻擊,隨後第二梯隊的長矛兵門在巨盾的四周間隙中猛的刺出長矛,鮮血飛濺哀嚎聲不絕於耳。

這一刻死士頭目見證也是心中一驚,萬萬冇想到區區的幾十人的小隊居然擁有如此高的戰力。

眼見前麵數十死士倒地不起,他忽然拿出了一個竹筒對著天空點燃了下方的引線,隻聽得一聲尖銳的響聲後,夜空中一朵絢爛的紅色煙花照亮了整個城門樓。

城門上的古力圖看到這一幕眉頭一皺,冇想到這死士頭目如此果決,件事不好便馬上叫了增員。此刻的古力圖回頭對著暗處說道:“讓影衛分散到道路兩側的店鋪內,準備配合尤隊長一起奇襲死士。”暗處走了一名影衛稱是後便縱身躍下了城樓。

樓下死士頭目放出煙花後便將死士們招回道了自己身邊,不多時隻見另外三隊死士小隊紛紛趕到了這裡,每一隊居然都有數百人之多。四隻小隊彙聚之下人數已經達到了千人之多。

四個小隊頭目互相扛著對方,忽然其中一人開口道:“這份功勞,我四人誰率先上的城門樓上就歸誰如何。”

最開始的那個頭目道:“我最先發現的,發出的招令,無論誰拿了功勞都必須有我的一份。”

其他幾人不為所動,剩下的倆個頭目也不管那些隻管朝著身後的死士們吩咐了下去。

隻見四隻隊伍兵分四路攻向了僅有數十人的防禦小隊。

人數對比的懸殊,第一波突襲後第一排的巨盾兵居然險些被破開,第二排的槍兵突襲刺出的長槍也未能達到第一回那般的奇效。

忽然隻聽一聲鷹鳴,在死士後方的房上忽然竄出數百影衛,起手就是一個弓箭齊射,措不及防下,後麵的死士瞬間被射倒了一片。

隻聽又是一聲鷹鳴,第二輪齊射的箭以在弦上,被夾在中間的死士頭目見證紛紛下令分散。

而這時隻聽得尤納圖一聲高喊:“突擊陣,弓手先放。”

隻見城門方陣巨盾兵從中間分開,長矛兵與刀兵魚貫而出,而後方的十幾名弓箭手齊射出了第一發弓箭。

本以散開的死士被這忽然的前後夾攻打了個措手不及,再次齊射後又有數十名死士倒在了血泊中。

樓上看著這一幕的古力圖眼中露出了一絲精光,對這尤納圖的指揮才能又是高看了幾分。

兩輪齊射打亂了敵方陣腳後,便是殘酷的近身戰了,影衛與守備小隊的前後夾攻確實對死士照成了些許壓力,但是在絕對的人數優勢的麵前,勝利的天平開始向著了死士傾斜了起來。

在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裡,影衛的數百人此刻僅剩下數十人,而守備小隊更是淒慘數十人的隊伍現在隻剩下尤納圖跟他身邊的幾名親信。

忽然隻聽得城外號角之聲震耳欲聾,古力圖立身城樓之上看著外麵密密麻麻的沙鷹部勇士們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忽然他身後陰影中有聲音傳出。

“尤納圖的家人已經安頓到了城外的隱蔽之處,但是公主那麵好像出了點問題,原本在暗處護送小姐的影衛大部分死於城中,而管家與小姐現在上無音訊。”

聽到這的古力圖心中忽然升起了不好的預感,在懷中掏出了一個牌子丟入暗影中之後吩咐道:“拿著牌子給城外的厄圖將軍,他見到就此物就知道該怎麼做了,說完隻見古力圖身子一躍便消失在了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