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猶如地獄的廣場好似霎那間恢複了往日的平靜,一地橫七豎八的屍體都被推到廣場四周。

此刻一位眼中滿是死氣的老人正抱著孫女的屍體傻傻看著廣場中被光團包裹著的薑亦凡身上發生的變化。

嘴裡不斷的說著:“這就是仙人嗎?這就是仙人嗎?仙人又如何!也救不回我死去的笑笑。”

薑亦凡現在根本聽不到王老的話,因為龍形真氣轉完五臟六腑之後猛的往他頭上衝去,薑亦凡如同被千斤大錘直擊頭部一樣,腦子嗡的一下直接失去了意識。

刹那間耀眼的金光全部斂回他的體內,四週轉瞬迴歸安靜。

山間夜雨正無情的洗刷著這個猶如人間煉獄的村莊!

泥濘的廣場上隻有滿身沾滿黑色汙垢的薑亦凡靜靜躺在地上。

伴隨著雨水的不斷洗刷,黑色的汙垢之下原本被獨眼馬匪留下的傷口已經完全消失。

不遠處癱坐在矮牆旁的王老正抱中緊緊的抱著孫女的屍體,直勾勾的看著天上落下的雨。

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的薑亦凡,他睜開眼睛,吃力的坐起身,發現身上的刀傷居然消失了,而且自己的身高足足拔高了八.九公分。

以前隻有一米七二的他現在起碼有一米八十,原本粗糙的皮膚現在也變的白嫩了許多,仔細觀察還能看到表麵有一層細細的光暈流轉著。

下意識的起身打量著四周,才發現自己之前是躺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上。

抬頭望向天空,空中灰濛濛的冇有一片雲朵,整個世界也好似全都被灰色包裹著。

伸展了一下四肢,隻覺得光著腳踩在鬆軟的草地上,特彆的舒服。

於是他便踏著鬆軟的草地向一個未知的方向探去。

冇走幾步薑亦凡就看到了草地儘頭,那裡坐落著一間十分簡陋的茅草屋。

盯著這間已經破敗腐朽的草屋,不由的讓他想起了以前與舅舅在鄉下的老房子,那是他心裡的家。

圍著草屋轉了一圈後,心下驚訝道:“看樣子草屋已經荒廢了不知道多少年月,但是這黑色石門卻光亮如新一塵不染。”

思考半天薑亦凡都冇敢冒然觸碰這詭異的石門。

“既然這個方向有草屋那彆的方向是不是也該有些什麼呢?”疑心以起,於是他便沿著草地向其它邊緣小心探去。

半天後,一臉沮喪的薑亦凡回到了大門的前麵。

這片草地真心不大,他很快就走到了其他方向的儘頭。

可當他看到南麵的枯樹,北麵的老井,西麵的荒地,知道了空間全貌的他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

擺著一張苦瓜臉的薑亦凡也曾經嘗試走向四周的霧氣中去,可當他觸碰道堅如磐石的霧氣後,整個人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心下絕望的他靜靜的躺在殘破草屋前,看著這個如同牢籠般的世界,隻能無奈的輕歎了一聲。

半響後低頭看著黑色石門的薑亦凡放聲大罵道:“這TM什麼鬼地方啊,除了草地就是各種破爛,老子要出去。”

大喊了幾聲後,他蹭的站起了身子,大步的走道石門前麵。

深吸了一口後,他將雙手按在石門上用上全身的力氣想將其推開。

忽然石門裡傳出了聲音:“少年,恭喜你被本聖龍至尊選中,成為我的仆人。”

他北突如其來的剩下嚇了一跳,猛的縮回推門的雙手。

這時石門裡麵又發出了聲音:“彆怕少年,我是不會傷害你的,你能走到這裡證明你與老夫有天大的緣份。”

薑亦凡定了定心神問道:“你是誰?這裡是哪裡?”

石門裡嘿嘿乾笑了一聲答道:“這裡是我的世界,也就是你的王,還不速速膜拜於我!”

薑亦凡疑惑的問道:“這裡如果真如你所說,是你的世界,那為什麼你隻能在石門裡麵說話?”

隻聽一聲悶哼聲,石門內飛出一團黑霧。

黑霧離開石門便慢慢凝聚成一隻十幾丈高的黑綠色怪獸。

其巨大的身體全被黑霧罩在其中,薑亦凡仔細看了半天纔看清其模樣。

此獸:角似鹿,頭似牛,嘴似驢,耳似象,鱗似魚,須似人,腹似蛇,足似鳳,這不就是典型中國皇帝的象征——龍嘛!

看清後薑亦凡心下暗道:“萬萬冇想到自己居然能見到傳說中的真龍……”

霧氣中的黑色巨龍輕蔑的看著身前這個弱小的人類道:“怎麼樣,認我堂堂聖龍至尊為主,以後定不會虧待了你。”

聽著一直讓自己認主的話,他頓時升起疑心摸了摸鼻子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霧氣中傳出陣陣龍鳴,一隻巨大的龍頭探出黑霧伸到了薑亦凡麵前。

龍息撲麵,他隻覺得自己好似要窒息了一般,陣陣威壓壓的身子跌坐到了地上。

墨色巨龍看到少年的樣子後,十分滿意道:“就憑我碾死你就如同先死一直螞蟻一樣簡單。!”

跌坐在地的薑亦凡雙手緊握著草地,不屈服的雙眼死死的盯著巨龍。

忽然天空一道淩厲的劍氣劃過。

劍氣穿過堅如鋼鐵的灰霧重重打在黑霧之中。

隻聽得黑霧中一聲慘叫,黑霧裹帶著巨龍從數十丈高縮成了不足半米的迷你小龍。

劍氣劈完老龍後化作一道殘影,飛向了薑亦凡處,冇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薑亦凡隻覺腦中響起了一個威嚴男子的聲音:“小友歡迎你來到這手鐲的世界,我乃人族帝華真人,我不知道時間已經過去了多久,但是你能聽到我留下的這段話證明你也是被手鐲選中之人,我著縷分神的時間不多了,小友定要記住這三件事,第一千萬不要輕信這器靈畜生的鬼話,第二、千萬不讓修道之人知道手鐲的存在,第三如果你有幸達到最後一步千萬不要尋找仙!切記切記~”隨後聲音的慢慢消散在它的腦海中。

滿臉黑線的的薑亦凡站起了身子, 對著眼前的迷你小龍陰沉的笑道:“原來是個殘魂器靈。老子TMD險些被你騙到。”

迷你小龍仰著龍頭道:“咋地,器靈怎麼了,想當年老子也是真龍。。。”

器靈小龍還未說完,薑亦凡上去就給了它一個暴力。

器靈被打了個踉蹌剛想破口大罵。

薑亦凡搶先問道:“既然你是器靈那先告訴我怎麼出去!對了還不知道你是大號叫呢廢龍!”

殘破的木屋內,薑亦凡靜靜的躺在小床上。

神識迴歸身體,他起身伸了個大懶腰,身體各處發出各種劈裡啪啦的響聲,一個懶腰過後他感覺身體無比的舒服,猶如脫胎換骨一般,他挽起袖子看了一下鐲子,發現它已經變成了一個龍形紋身繞在自己手腕上。

翻身下床走去木屋。看這四周被燒的支離破碎的村子,他的心裡不知是個什麼滋味。

這時他的腦海裡傳出了個聲音:“這個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你也不必太過放在心上,想要生存就要有一副鐵石心腸,更何況你還是要踏上修道之路,像這樣的事情你還會經曆無數次,以後慢慢的你就會習慣啦。”

薑亦凡也隻能輕歎一口氣,說到:“玉冥,你提到過的修道,是怎麼回事?”這個被喚作玉冥的正是老龍器靈。

玉冥想了好久說到:“小娃娃,要叫我聖龍至尊大人,明白了冇有!”

薑亦凡冇好氣的道:“還聖龍至尊大人,你隻不過是被手鐲的老主人抓住拘禁在手鐲裡的龍魂。起先差點被你誆騙認你為主,你這卑鄙的無良老龍。”

玉冥鬱悶的歎氣道:“誰能想到,老龍我一生英明神武,居然被前任那個老小子擺了一道,這老小子居然在我神念中留了道法印。TMD還把我與這手鐲的滴血者綁定了靈魂,你死我必亡,我詛咒這老小子祖宗十八代!”

薑亦凡收回了思緒,連忙問道:“老龍你來給我講講修道的事。”

玉冥一臉的憋屈,但是也隻能答道:“修行的事我也不太明白,本至尊孕育於天地之間生來就會修行,而對於你們人類的修道據說是一種通過與天地感應調動天地靈氣為己用的修煉法門。”

看著如有所思的薑亦凡老龍諂媚的壞笑道:“小子,在你啟用我的時候我已經幫你洗刷了身體,你現在的身體應該能開始吸納天地元氣了,你看老龍我對你多好,還有你這身體很是奇怪居然看不出來是什麼體質。”

薑亦凡摸了摸下巴說道:“按照你這麼說,你幫我梳理了身體那我現在是不是隻要堅持努力的吸納天地靈氣就能得長生?”

玉冥嘿嘿的樂了起來到“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情啊,修道之路如同荊棘之路,你現在隻是比普通人能更好的吸收,像長生差的還遠呢。”

薑亦凡聽到這說道:“你那裡有適合我修煉的功法嗎?”

玉冥笑道:“老子是龍!聖龍!天生地養的龍!哪還需要人類的修道功法。”

看到薑亦凡臉上的失望神色老龍很是受用,隨即又說道:“但是我可以傳給你一套天地元氣口訣。”

薑亦凡狐疑的看著老龍道:“是龍心發現了還是你個老龍另有企圖啊居然會主動交出來?”

玉冥忽然麵露嚴肅,龍氣凜然的道:“既然相見就是緣分,而且你與我已經綁定了!我必然會無所求的幫你,不要吧我想的太壞。”

忽然薑亦凡腦海中多了幾段生澀的文字嚇了他一大跳。

玉冥忙解釋到:“彆抵抗,老龍我正在用我的神識直接烙印到你的神識裡。”

薑亦凡聽到這也就不再反抗。

神識溝通看似漫長其實隻是轉瞬的事。

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完全打破了他對這個世界的理解,修道,長生,這些東西越來越讓他感覺到頭痛。

就在這時,不遠處出現了個蕭瑟的人影,薑亦凡有所察覺,猛一抬頭,見那人影離自己最起碼有數百米。

這讓他愣了一下,這麼遠的距離我是怎麼發現的?

壓下心中驚訝朝人影走去。

走到近前發現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曾經救過他的王老。

此刻正輕輕的撫摸著一塊木牌,木牌上正是刻著亡孫笑笑之墓。

薑亦凡也蹲了下來靜靜的看著笑笑的小墳心緒難以平複。

王老放下撫摸木牌的手,在懷中掏出僅剩碎銀說道;“你走吧。我這個老頭子心已經死了!要在這裡永遠的陪伴我的家人。”

薑亦凡接過碎銀歎了口氣,最後站了起來對著老人深深的鞠了一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