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武場旁邊的屋子中此時正在觀摩戒子內虛影的薑亦凡隻覺得的丹田氣海能的太極圖猛的震顫了一下,一張美麗的麵孔浮現在了他的心底,他連忙在戒子中退出了神識,推門而出,運起踏風術全速朝著奈莉爾寢宮飛奔而去。

而在其剛走後不久一個一身黑衣的男子出現在了他房門外,抬眼眼看朝著公主寢宮飛奔而去的薑亦凡後,身子一晃變再次消失在了陰暗處。

而此刻在鷹沙部皇宮深處一位全身微胖頭戴皇冠的中年無須男也站在陽台看著天空上的這一幕許久後低語著:“妹妹這就是你與那人生的女兒,好很好比我預想的還要好。”

身子如鬼魅般的薑亦凡運起踏風術,幾個騰躍間便來到了奈莉爾公主寢宮的外麵,看著天空那美麗的公主後,體內的太極圖顫動的更加劇烈了起來。

特彆是陰魚那麵好似隨時都會離體而出去回到他們真正的歸處一樣,薑亦凡運功強行壓製。

這一刻天上如神女般的奈莉爾公主忽然睜開了那雙水靈靈的大眼,低頭笑著看向了薑亦凡,隻這一眼便看的薑亦凡全身汗毛倒豎,可下麵發生的事情也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看了他一眼的公主忽然神光內斂明月與波濤也隨之消失,原本漂浮在空中的身子也好似失去了力量一般從天空跌下,這一下可嚇壞了薑亦凡,此刻的他全身肌肉爆發,靈氣與武氣互相交融結合,身體朝著公主落去的地方飛去。

古力圖在寢宮視窗一直注意這裡的一舉一動,見到她的身子落向了地麵,圖老身子一晃就要去接,但是剛到陽台隻時,就見一道白影猶如閃電一般忽然出現在了奈莉爾的身旁,雙手抱起再次失去意識的公主,然後就是一個閃身二人就消失在了原處,古力圖也是心下一驚,暗道不好公主要被人劫走。

可是瞬間一個身邊白衣的少年抱著公主忽然他的麵前。古力圖整個也是一懵,因為他根本冇看清這倆人是怎麼出現的。

薑亦凡方纔在空中接住公主的瞬間就看到了一起要衝上來的古力圖,在抱著公主後他瞬間就決定要把這個燙手的山芋丟給他,所以他在空中直接變向衝進了倒塌過半的寢宮。但是見到古力圖驚訝的表情後,他有些後悔了忙開口道:“我剛趕到就看到方纔情景,下意識的上前去救人,是晚輩冒失了,那剩下的事情還的古老費心了,說著就將懷裡的公主丟給了古力圖後便風一樣的飄離了這裡。”

緩過神來的古力圖看著遠去的薑亦凡又看了看懷裡的奈莉爾公主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那天之後,在鷹沙部的王城裡不知道何時就傳出了這樣一則傳聞,相傳奈莉爾公主是真神送給他們的天女,是這片烈焰沙漠上唯一的女神,如果誰能娶到她那麼就是這片沙漠的唯一的神王,隨著事情的不斷髮酵,冇幾天的功夫這則訊息飛速的傳遍了整個沙漠。

而且隨著越來越離奇的故事被杜撰誇大後,整個沙鷹部落與王城都好似被神化了一般,之後這場原本就十分隆重的比武也被炒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一個關係到誰將是整個沙漠的唯一的神王的高度。

而此時間此刻的王宮內,沉睡了兩次的奈莉爾公主終於緩緩的睜開雙眼,她醒來後像個小迷糊般看著這個陌生的寢宮,這根本不是她原本的那座寢宮,隨著她的醒來寢宮內的醫官內官與侍女一個個的都圍了上來,有的位公主把脈有的服侍公主換衣服,寢宮內頓時亂作了一團。

忽然一聲咳嗽聲響起古力圖走了進來驅散眾人後來到了奈莉爾麵前,而奈莉爾則狐疑的看著他問道:“我不是我什麼時候被換到了這裡的?”

古力圖看著她問道:“你還記得你暈到前的最後一幕嗎?”

奈莉爾公主眨巴著大眼睛想了好一會後說道:“我隻記得那天晚上下著很大的雨,外麵打了好大的雷,我當時很是害怕,於是就蜷縮在了床頭,但是雷聲越來越大,我就想找個人陪我,後來我依稀的記得我好像去找了薑亦凡那小子。在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古力圖聽著公主的話後心疼拍了拍她的頭的安慰道:“這都怪我,原本知道我們的寶貝公主怕雷,那夜還出宮去辦事,但是還好你冇出什麼事情。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有多自責。”說著臉上露出了自責的表情。

奈莉爾見跟到從小就當自己是掌上明珠的圖老這幅樣子,哭著一把撲倒了老人的懷裡。

如同祖父與孫女般生活了這麼多年的二人早就已經如同親人。

公主對著古力圖撒了一會嬌後,古力圖便對其說道:“你這一昏迷就是一個多月,眼看馬上就是快到正式比武的日子了,我還真擔心你會錯過了呢。”

奈莉爾聽到自己居然沉睡瞭如此之久後,也是一陣吃驚心道:“我居然睡了這麼久,也不知道我的小跟班薑亦凡現在這麼樣了。要是這小子因為冇有我的監督偷懶耍滑冇能拿個第一回來,我一定要他好看。”

說著便在床上跳起後對著空氣認真的揮舞了幾下拳頭。

古力圖見往日裡的的小魔王又回來了,也是十分的開心道:“那小子還算認真,這個你大可不用擔心。”

聽到古力圖的話後,床上的公主猛的跳下床後對著古力圖說道:“既然我睡了那麼久了,那麼接下來本公主要出去好好的透透氣。”

話未說完奈莉爾公主就飛快的跑去換衣間換上了一身武練服,一個縱身跳出了窗戶轉眼就消失在了這王宮中。

看著消失在遠處的背景,古力圖臉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而此刻正在自己屋中盤膝的薑亦凡,還在想著之前看到奈莉爾公主的一幕,他體內的太極圖不由自主的要脫體而出的感覺,讓他有了些許危機感,可惜在心裡琢磨了半天也是釋然了,其實算來他身體裡的小半太極圖都是搶這位美麗公主的武氣化成的,並非他親自修煉出來,而這些武氣要去尋找自己真正的主人這也很是合理,想到此處他也無奈的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