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蕩蕩的演武場上,如同往常一樣的薑亦凡,此刻正迎著朝陽做著各種高難度體能練習動作。

說來也怪自從公主沉睡不會在每天準時叫自己起床後,薑亦凡的生物鐘好似就定在了那個時間一般,有時他甚至還有些懷念每天早上都被人暴力的踢開房門的感覺。

此時正仰頭享受著初陽溫暖的他,脫下了早已被汗水打透了的武練服。

初生紅日灑在他那裸露的健美上身上,居然彷彿能看到身體在閃閃發光。

這一個多月的魔鬼式訓練薑亦凡已經基本達到了武者們夢寐以求的身體強度,單手握力度已經可達到千金左右,感受著來自**的力量讓此刻的薑亦凡感覺到了無比的自信。

忽然他感覺有一群人正向著,往遠處定睛一看,隻見在武場西門處一群服侍怪異的青年正朝著這麵走來,帶頭的是個高大魁梧的青年,滿身的肌肉把衣服撐的鼓鼓的,粗壯的手臂更是誇張到比一般人的大腿還要粗,這讓薑亦凡想到了在電視上看到的健美選手。

帶頭的那個魁梧少年在遠處也看到了正在訓練的薑亦凡,大笑著帶這一縱人便朝著薑亦凡的地方走了過來。

薑亦凡並不想理會這些人隻是抬頭看了一眼後便拾起了剛被丟在地上的武練服,此刻的他隻想早點回到自己房中好好的洗漱一番。

還未等他走出幾步,那名魁梧少年便一個箭步擋住了薑亦凡的去路,而其身後的眾人也迅速的將其圍在了中央。

薑亦凡看著擋著自己去路的魁梧少年也是眉頭一皺道:“不知你是何人為什麼平白的擋住了我的去路。”

魁梧少年壞了笑道:“聽聞這鷹沙部落中有一位跟隨古力圖武師學習的人叫阿爾圖,看樣子就是你吧!我叫騰格巴魯是紅熊部落的聽說你很厲害,今天我便特意來找你過過手。”

薑亦凡聽到這人原來是來找阿爾圖的就更不想在與他們有任何瓜葛,於是麵無表情回道:“對不起,我想你們應該是找錯人了,我不是阿爾圖。”說著便擦著騰格巴魯的身子走了過去。

騰格巴魯見此人否認是自己的阿爾圖也是一愣,隨後撓了撓腦袋大吼道:“他奶奶你騙我,據說這鷹沙部落武場一直都是隻有三人在此習武,我認得古力圖武師,你也不是漂亮的公主,那你一定就是阿爾圖。”說著上去就對著薑亦凡的後腦一記重拳。

薑亦凡隻感覺背後拳風將至,身子輕飄飄的往旁邊一閃,巧妙的躲了這偷襲來的一擊,反手就是一抓,騰格巴魯隻覺得拳勁擊空,隨後整個身子已經來不及做收招的姿勢。

就在這時他隻覺得手腕一疼,整個拳頭已經被眼前的少年牢牢的抓住,然後眼前就是景色一變,他整個人被狠狠的摔出了數米遠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看似很長其實隻是數秒之間,薑亦凡甩飛了騰格巴魯後,頭都冇回一下繼續朝著自己的屋子走去,對於這群垃圾他完全冇有放在眼裡。

被摔出數米的騰格巴魯,好一會才緩過來後,醒來的他暴跳如雷的跳起身子,看著已經走到遠處的薑亦凡就要衝殺過去,旁觀的眾人見狀忙上前拉住騰格巴圖並在其耳邊小聲的說了些什麼後,騰格巴圖對著薑亦凡大叫道:“他奶奶的,你小子記住今天的梁子咱倆是結下了,等到比武那天我一定讓你加倍奉還。”

薑亦凡根本冇理會這個頭腦簡單的莽夫直接推門進了自己的房子,換下濕漉漉的衣服後他盤膝坐在床上心裡想著,看來臨近比武自己還是要低調一點。真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小小風波過後,一廣場內的一切再次恢複了平靜,而廣場外麵原本就很繁華的鷹沙部落主城中,近日以來處開始張燈結綵起來,給整座城帶來彆樣的節日的氣息,而烈焰沙漠的眾多部族也陸陸續續的來到了這裡。

原本寧靜的宮殿裡也隨著大批的人員的到來,也開始的熱鬨了起來。但是這些跟閉門不出薑亦凡好似冇有一點的關係。

自從幾日前與紅熊部落的騰格巴魯交手後,薑亦凡就開始閉關,一麵是的躲避一些閒人的打擾,另外一麵是打算最近幾日在好好的研究一下白衣少年的拳法。

而此時的古力圖正在一座裝修奢華的宮殿內陪著兩位貴客,隻見他笑著對著一個皮膚略黑的中年漢子舉杯道:“冇想到呂華小兄弟本次會親自帶隊來參加這次比武,真是很讓我意外啊。

中年漢子呂華連忙舉杯回道:“古老哥這樣說可真是折煞我了,雖然我等三人都被稱為武師,但晚輩們心裡豈能冇個數,在這遼闊的沙漠中能與古老哥在武技上分個高下之人絕對不超過三人,而奇老呢據說前些年無意得到了某件重器,我現在怕是我們三人中最末位的一個了。”

在一旁身披灰色鬥篷被稱之為奇老的老人臉上並冇有半點表情,隻是背後披風內隱隱傳出陣陣殺意,盯著呂華道:“呂老弟訊息可真是靈通啊,就連我得到什麼東西都曉得,得到這東西後我還非常自信的能保守住這個秘密,冇想到早已被你知曉了啊。”

呂華淺笑著道:“在這個世界上哪裡有什麼不透風的牆,再說即便我等知道了又如何,你現在位居夜閻部落的王,我等隻能是護國將軍,真輪權利跟你是天地之差。”

奇老冷哼了一聲道:“你這是在暗指我殺王篡權嗎?說到這整個屋子中氣氛變的分外詭異。寒氣與殺氣讓人不寒而栗。”

古力圖見二人已經到了劍拔弩張的關頭連忙放下酒杯打起了圓場道:“二位給老夫個薄麵,來一同飲下這杯酒,本次二位大駕光臨到我鷹沙部,我老頭子很是高興,再說本次比武也是件值得開心的大事。以往的恩怨先放下,等比武過後我們在各種討教當年的事情,二位意下如何呢。”

聽到古力圖的話後,二人各自各自冷哼了一聲後收回外放的氣勢,大廳中寒氣殺氣漸漸散去,呂華麵帶微笑著舉杯喝下了一口美酒對著古力圖道:“古老你們族長也真捨得啊!為了主辦這次的比武居然要嫁你的掌上明珠,這片沙漠終的月亮奈莉爾公主。你捨得嗎?”

聽到此話麵無表情的奇老卻未去拿酒杯,而是麵無表情的轉頭看著古力圖像是也有此問一樣。

古力圖搖頭笑著道:“族長要做的事情我個老頭子也無權利過問,至於奈莉爾那丫頭也長大了,雛鷹不能永遠生活在雄鷹的羽翼之下,早晚要自己翱翔在天際,我是時候應該放手了。”

呂華聽著古力圖的話麵上笑容更勝,再次舉杯隔空又敬了古力圖一杯。

這時大廳外麵匆忙的跑進來一名內衛,跑到古力圖耳邊低語了幾句,古力圖的眉頭微微一皺,隨即站起身對著二人道:“抱歉了二位,小老兒我這有些瑣事要去處理一下,我就先失陪了。說著不等二人說話便快步的走去了大廳。”

呂華與奇老二人互看了一眼,心下都斷定一點是出了什麼大事。八成與公主有關,因為自從他們來到鷹沙部就冇見過那個傳說是沙漠中最美麗的月亮的奈莉爾公主。

二人各自在心中做著自己的猜測之時,古力圖已經飛奔到了奈莉爾的屋舍處,隻見臥室外跪著不少的內衛與女仆一個個都渾身顫抖,古力圖隻是掃了一眼便推門走進了臥室,此刻的奈莉爾公主,全身散發著五彩的光華,身體更是漂浮在了空中。

古力圖見到此景也是一愣,皺眉看著眼前的一切,而隨著五彩光華的散發,整個寢宮好似受不住這彩光的威勢,漸漸有了要崩塌的趨勢。

古力圖見狀連忙驅散了眾多內衛與侍女,然後對著身後說道:“影子去去通知一下薑亦凡。告訴他公主要醒了。”

隻見在他身後以南昌傳出了一聲:“是。”

話音未落隻聽到轟隆一聲巨響,公主的寢室終於抵禦不住彩光威壓,倒塌了下去,而奈莉爾公主則緩緩的飛出了這倒塌的寢宮。

如此大的動靜頓時驚動了還在大廳各自飲酒的呂華與奇老倆人齊齊生出感應,隻見二人身形一閃便來到了大廳的圓頂之上,抬眼望去兩人也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隻見一位美麗的少女正漂浮在空中,而且在她的身邊五彩霞光繚繞,頭頂漂浮著一輪明月,腳下輕踏著一片碧波,彷彿她此刻就是這世間的仙子,聖潔的氣息讓人窒息。

皇宮外的來參加比武的部落眾人與鷹沙部的人們都遠遠的看到宮殿上空的這一幕,鷹沙部的人全部下跪膜拜這天上的這位神女,而前來比武的人也一個個像是傻吊了一樣看著天上這位神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