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魁莽的話後,魔影也是忍不住怒罵了一聲,隨後也是連忙調動體內僅存的魔氣這一刻憤怒道極點的魔影想要用魔氣將此地破開。

可是經過了一番嘗試後,他發現這些猩紅的血液居然可以吸收他釋放而出的魔氣。不止如此這些血液居然還能夠侵蝕他的身體,而且這些血液似乎還能吸收掉他的靈魂!

看到這一幕的魔影徹底的慌亂了起來。

因為他知道,他要是在繼續呆在這裡的話,遲早會被這些血液吸乾的!

而在他驚恐的神情之中,忽然隻見一陣劇烈的疼痛感從他的胸口傳遍全身,下一刻,他的臉色便是瞬間變得蒼白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魔影的心中也是閃過了一抹絕望。

這一刻在漆黑的大殿之中一個巨大的之下,赤袍薑亦凡三人正在仰頭看著麵前這顆巨大的猩紅色的血球。

就在這時候,在血球之上一團血滴赫然滴落了下來。

在這團血滴在落地後直接變成了魁莽的樣子。

看到麵前的三人後,魁莽得以的開口道:“怎麼樣,這小子現在已經被我困在了這裡麵,數個時辰後他便會被我的血獄完全吸收掉。”

看著魁莽得意的表情,薑亦凡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譏諷之色。

"哼!我看是誰欣賞一場饕餮盛宴!"話音落下,隻見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血球之上。

聽到聲音的赤袍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因為這一刻他已經聽出來了來人居然是魅影。

魅影出現後一眼就看到了四人中的赤袍薑亦凡,而後包裹在了黑袍下的身子居然微微的震顫了一下。

而此刻看著突兀出現的黑袍人後,魁莽先是一愣。不過很快的他便是恢複了過來。

"哈哈哈,冇想到這裡居然還有這麼一位美麗的小妞過來,不錯啊!不過既然你也是來送死,那我就勉強成全你吧!"

魁莽說話間也是直接揮手指向了血球上方的漂浮在空中的魅影。

看著眼前的魁莽,此刻的魅影則是一臉平靜,彷彿對於眼前魁莽的威脅根本冇有放在眼裡。

"tmd,你這表情是在嘲諷老子嗎?"見狀,魁莽也是一臉獰笑了起來。

話音落下,隻見魁莽的右手猛然探出,瞬間便是朝著上麵的魅影抓去。

看到魁莽的這一抓,此刻魅影的臉上卻依舊是一副波瀾不驚的神情。

不過在看到魅影居然冇有躲避,魁莽的臉色也是一喜,心中暗道:“哼!你個小娘皮居然如此托大,那今天老子就讓你知道老子的厲害!”

想到這裡,魁莽的眼眸也是露出了一抹貪婪之色,手掌也是猛然加速,眨眼間便是將魅影給籠罩在了掌心之中。

不過就在他即將將魅影抓入血池之中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卻是突然從血池之中傳來。

"給我滾開!"

聲音剛剛落下,一道寒芒也是驟然劃過,下一刻魁莽的右手便是直接被削斷,鮮血噴濺。

"啊!!"

看到自己被毀掉的右手後,魁莽也是一陣慘叫,隨後直接捂著自己的左肩逃竄了出去。

看著被嚇得倉皇而逃的魁莽,魅影也是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你們還傻站在那裡做什麼,還不趕緊上啊!"逃回去後,魁莽也是立刻怒吼了一聲,而後目光也是直接盯向了一旁的赤袍薑亦凡與未央圖。

聽到魁莽的喝斥後,未央圖和赤袍薑亦凡也是紛紛眉頭一皺,隨後兩人直接朝著魅影衝去。

此刻捂著斷臂的魁莽,臉色也是一陣陰沉,隨後他直接催動著身上的血液,下一刻隻見一條猩紅的手臂快速的生產了出來。

"哼!不自量力!"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魅影也是直接冷哼了一聲。

下一刻她的雙眼一凝,隨後身子猛然衝向了赤袍薑亦凡二人。

看到這一幕,赤袍薑亦凡與未央圖兩人的眼睛中也是充滿了凝重之色。

因為此刻隻有他自己清楚,眼前的這個女人是由多恐怖。

所以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對著身旁的未央圖低聲說道:“注意她會幻術!”

聽到這話的未央圖馬上回問道:“什麼是幻術啊?”

這句話問的赤袍薑亦凡就是一愣。

而此刻在看到二人準備聯手攻過來後,魅影卻是嘴角微揚,眼中也是閃過了一抹戲虐之色。

下一刻隻見她身軀之上陡然湧現出了一片彩霧,在彩霧之中一個奇怪的圖案也是瞬間出現在了二人的麵前。.net

看到這個圖案的瞬間,赤袍薑亦凡的身體便是一僵,一股詭異的暖流瞬間瀰漫全身。

看到赤袍薑亦凡的異常後,未央圖也是一臉疑惑的看向了身旁的薑亦凡。

"薑亦凡,你怎麼了?你臉色看上去非常的不好!"

聽到未央圖的問話後,薑亦凡卻是搖了搖頭並冇有回答。而他此刻他的臉色也開始變紅了起來。

看到此刻赤袍薑亦凡的樣子後,魅影的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一抹冷笑。

隨後她的左手再度朝著下方伸去,一把深入血獄之中。

隨後就在魅影將抓住的刹那,原本懸浮在血池中央的血液突然瘋狂的湧動了起來。

就在豔紅的血獄湧動的霎那,魅影的身軀也是猛然一抖。

"轟隆隆!!"

隨著一聲巨響的落下,一陣狂風也是呼嘯而起。

下一刻,囚禁著魔影的血獄在這一刻居然崩塌了下去,化作了無數碎塊朝著四周散落了下去,消失的無影無蹤。

"什麼,血獄居然被破壞掉了?"

當看到這一幕,赤袍薑亦凡和未央圖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震撼的神色。

看著麵前這一幕的薑亦凡與未央圖臉上都是充滿了駭然之色。因為他們實在是難以相信這種事情居然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就在這個時候,全身被腐蝕的潰爛不堪的魔影再次出現在了幾人的麵前。

看到了狼狽至極的魔影後,魅影居然笑道:“這麼幾個廢物都能將你逼成這樣,看來你真是越來越不行了!”

隨後隻見魅影的臉上也是掛滿了笑容,看向薑亦凡二人的眼神更是充滿了不屑。

看到這一幕,此刻在赤袍薑亦凡漲紅的臉上的臉臉上閃過了一絲凝重。

下一瞬,一道憤怒的咆哮聲卻是直接從魔影的口中爆射而出,而後逃出了血獄的魔影則是滿眼殺意的看向了對麵的魁莽而後惡狠狠的說道:"可惡,老子要殺了你!"

這一刻的魔影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猙獰之色。

看著魔影的模樣,魅影的眼中也是浮現出了一絲的凝重之色。因為他也是感受到了魔影那股恐怖的氣息。

"你先將自己的傷回覆好!"魅影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命令。

聽到魅影的話後,心有不甘的魔影也隻能點了點頭。隨後既然直接就地盤坐了起來。

看著對麵的魔影居然敢直接當著他們的麵就這樣明目張膽的回覆了起來,對麵的四人同事互相看了一眼。

這一刻隻見赤袍薑亦凡、魁莽與未央圖直接從三個方向朝著魅影攻去。

看到圍攻上來的三人後魅影也是輕吐了一口氣,隨後臉上的笑容也是慢慢的消失。

隨後之間她的身子就是一閃,眨眼之間她的人便已經出現在了魁莽的身前。

這一刻的魁莽冇想到這女人速度居然如此之快,被逼無奈下隻能抬手朝著她直接揮出一擊血刃。

"我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傢夥呢!原來不過是一個虛張聲勢的傢夥罷了!"

魅影輕笑了一聲,隨後身子輕輕一扭然後直接抬手劈在看魁莽的胸口之上。

"砰!!"

一聲悶響,魁莽直接倒飛而出。

不僅是他,在其身旁的未央圖也是直接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噗嗤!!"

一口鮮血也是從魁莽的口中噴射而出,而他的臉龐也是迅速變得蒼白了起來。

就在這一瞬赤袍薑亦凡已經衝到了魔影的身前,隨後隻見他抬手拿出了一杆赤色的長槍直接朝著魔影的頭上刺去。

這時,一道嬌喝聲陡然的出現在了赤袍薑亦凡的腦海之中炸裂了開來。

這聲音如同炸雷一般在其奶中炸開,此刻赤袍薑亦凡的眼中在這一刻都黯淡了一分。

在這一瞬盤坐在地上的魔影忽然閉上了雙眼,而後更是直接抬手朝著赤袍薑亦凡抓去。

就在其漆黑的手掌馬上要抓到赤袍薑亦凡是瞬間。

赤袍薑亦凡的身上忽然就是一虛,魔魅的大手在這一刻居然直接抓了個空。

看到魔影的表現後,魅影馬上臉色一冷而後輕哼了一聲。

就在其分心的一刻,之前被擊飛的魁莽在此衝了過來。

而這一刻的魅影的身形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嘭!!"

一拳重重的打在魁莽的身上,魅影的身形也是出現在了魁莽的身旁。

而魁莽的胸口在此刻赫然的浮現出了一道道猙獰的傷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