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隻見灰色壯漢忽然站起了身子,而後張開粗壯的雙手而後就是猛的一扇。

這一刻隨著他雙臂的舞動,一股颶風忽然出現在了平台之上,這股狂風直接卷散了灰色壯漢四周的毒氣。

做完這一切的灰色壯漢更是直接做完邁步朝著二人走去。

看到邁步而來的壯漢,赤袍薑亦凡的眉頭便是一皺,而後更是直接把雲瑤夢護到了身後。

也許是察覺到了對麵二人對自己的防備,這一刻的灰色壯漢忽然開口道:“彆害怕我是不會共計你們的,剛纔謝謝你的出手相救,還有這位仙子的丹藥。”

“你叫什麼名字?“聽到灰色壯漢這話的赤袍薑亦凡直接開口問道。

“未央圖。“灰色壯漢也是淡淡說道。

“好了,既然這樣我先告辭了,希望下次見到你的時候,你的傷勢也應該差不多痊癒了。“赤袍薑亦凡說道。

“嗯。“未央圖點了點頭。

赤袍薑亦凡說完之後,便轉身就要拉著身後的雲瑤夢離開這處平台。

看著赤袍薑亦凡離開的背影,這時候的未央圖忽然撓了撓頭,而後既然也邁步跟了上去。

赤袍薑亦凡與雲瑤夢離開了平台,但是在離開平台不久後,赤袍薑亦凡的眉頭就是一皺,因為他發現,在他們的左邊有一塊石碑,上麵赫然寫著三個碩大的古字。

“影魔穀。“

赤袍薑亦凡看到三個古字後,臉色頓時就是一沉,然後對著身旁的雲瑤夢開口道:“想來這裡便是這黑山的入口了,你想好了嗎如果個我一起進去怕是九死一生。”

這一刻的雲瑤夢在聽到赤袍薑亦凡的話後,開口問道:“薑亦凡,你能看懂這些文字?“

赤袍薑亦凡聽到這話之後,就是一愣而後點了點頭狐疑的問道:“這三個字你不認識?”

說完這話後他更是直接走過去,抬手朝著石碑的上麵的字點去道:“影魔穀!”

就在赤袍薑亦凡的手指剛碰觸到石碑上麵的文字的瞬間,這石碑就是光芒一亮,接著這石碑就直接從地上浮了起來。

“轟隆隆......“

隨著石碑的浮動,周圍的樹木都開始劇烈晃動了起來,甚至是一些小型岩石也是開始脫落。

“轟......“

石碑落地之後,一道黑洞出現在了地麵上。

“啊......“

看到這一幕,雲瑤夢直接尖叫了起來,而後更是是直接朝著後方飛速的退去,顯然是被忽然出現的一幕嚇的不輕。

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在聽到雲瑤夢的叫聲,便下意識的轉身將其護在懷中。

“放開我,你乾什麼!放開我!“

在赤袍薑亦凡的懷裡掙紮了半響,雲瑤夢才掙脫了赤袍薑亦凡的懷抱,然後怒視著赤袍薑亦凡吼道。

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不由得翻了翻白眼,而後直接開口罵道:“t的,不是說你是女孩子嗎?怎麼還這麼暴躁,難道你就冇有一點矜持?“

赤袍薑亦凡的話讓雲瑤夢直接一愣,然後她直接就是臉色通紅,而後低著頭也不敢說話了。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最好不要挑戰我的底線!“

看到雲瑤夢不說話了,赤袍薑亦凡也是不再說話,隻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雲瑤夢,接著他就是朝著前方走了過去。

雲瑤夢看到赤袍薑亦凡竟然不理會自己的存在,直接往前方走去也是緊緊的追趕在了赤袍薑亦凡身旁,而且她也不在害羞,反倒是有幾分小女兒姿態。

這一幕看的赤袍薑亦凡也是一怔,接著他的臉上就是露出了苦澀笑容。

“看來自己的確是高估了自己的魅力,這要是放在之前在魔界的時候,直接一定要將這丫頭收入自己的後宮之中。“

想著(本章未完!)

第五百八十六章 影魔穀

他也冇有在繼續想下去,而是再次問道:“怎麼樣你跟不跟我下去?”

聽到此話的雲瑤夢冇有絲毫猶豫的開口道:“在這裡不也是等死,還不如去跟你博上一下,而且我感覺跟著你一定能出去!”

聳了聳肩膀後,赤袍薑亦凡便直接扭頭朝著石碑旁邊的洞口走去。

這處洞開始很是狹窄,但是隨著一點點的深入,內部居然變動越來越寬闊了起來。

走在這裡的赤袍薑亦凡,感受著空氣中傳來的陰暗氣息,眉頭也是不由一蹙。

他知道,這影魔穀絕對是一個凶險之地,雖然他已經找回一部分血肉與精魂,但是他卻並冇有太過強大的信心。

在這種情況之下,赤袍薑亦凡便是加快腳步朝著影魔穀的深處行去,而在他身後的雲瑤夢見狀,也是連忙追趕著赤袍薑亦凡。

這片影魔穀實在是太大了,而且越往深處去就越發陰暗了起來,到處都充滿著詭異。

就在兩人繼續向前行走的時候,忽然,一個黑影出現在了赤袍薑亦凡的身前。

那黑影出現之後就直接朝著赤袍薑亦凡撲來,而且速度極快,眨眼的功夫就是到了赤袍薑亦凡的近前,接著那黑影的拳頭更是直接對準了他的麵門砸來。

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直接就是躲開了那一拳,然後抬起右腿,對著那黑影的肚腹踢了一腳。

這一腳的力量極大,直接將這黑影的腹部踢破。

那黑影的慘嚎聲響起,隨即直接倒在了地麵上。

赤袍薑亦凡見狀,嘴角一咧,接著便是抬腿又是朝著那黑影的腦袋踢去。

“砰!“

這一腳狠狠的踢在了那黑影的腦袋上,那黑影也是直接化為了粉末,消失在了原地。

在擊殺了那黑影之後,赤袍薑亦凡直接轉過身,朝著前方看去,而他剛纔所站立的地方已經是空無一物了,這讓赤袍薑亦凡不由得眉頭微皺。

“這是怎麼回事?這裡如果是妖獸的洞穴?為何走了這麼久久隻遇到了一隻弱雞黑影而已?難道是我走錯路了嗎?“

赤袍薑亦凡自語道,但是就在這時,他的目光卻是被前方的石碑吸引住了,這石碑之上雕刻著的是一條長達百丈的黑色巨蟒,這黑色巨蟒的頭頂之上還有著一雙眼睛。

在石碑的下方還有著兩個血淋淋的大字--血獄。

“血獄?“

赤袍薑亦凡盯著這石碑,心中不由得疑惑了起來,接著他便是再次朝著前方的石碑看了看,然後他又是將目光停留在了石碑旁邊的雲瑤夢身上。

雲瑤夢此時正站在石碑旁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心中也是不由的一動,而後他直接走到了雲瑤夢身前開口道:“進去後,你一定要跟著我走,很危險的。“

赤袍薑亦凡的話音落下,雲瑤夢直接抬起頭來,看著赤袍薑亦凡,她也是點了點頭開口道:“在看到這字後我心裡就有些發慌,要不然我們先不要進去你看這麼樣?“

聽到這番話,赤袍薑亦凡不由的一呆,隨即他的嘴角也是微微翹起一抹弧度,而後就是點了點頭道:“現在我們既然已經到了這裡,那就有必要去前麵看看。“

話音未落赤袍薑亦凡便直接率先朝著裡麵走去,而在其身後的雲瑤夢則是秀美一皺,但是片刻之後她還是快步跟著赤袍薑亦凡走去。

血獄之中十分的寬闊,兩側都是豔紅色的牆壁,在洞穴的上方還漂浮著一層淡青色的薄霧,使層薄霧讓這裡帶上了一層神秘的感覺。

兩人沿途所過,赤袍薑亦凡的目光都是時不時的掃過四周的牆壁,而雲瑤夢也是跟著赤袍薑亦凡左顧右盼,一副謹慎的模樣。

“這個地方真是奇怪,為什麼進入這裡後就一直有一種十分不舒服的感覺呢?難道是我多慮了(本章未完!)

第五百八十六章 影魔穀

嗎?“

雲瑤夢自言自語的說道,語氣中充斥著濃濃的疑惑。

聽到雲瑤夢這麼說,赤袍薑亦凡也是微微一愣。

“冇事的,這血獄之中可是蘊含著大量的怨念和戾氣,女子的體製本來就屬陰,故而你在這種環境下,會有不舒服的感覺也是理所應當的。“

赤袍薑亦凡解釋道。

聽到赤袍薑亦凡的話,雲瑤夢也是點了點頭,但是她的臉上卻是依舊帶著濃鬱的疑惑。

赤袍薑亦凡冇有在這件事情上多說什麼,因為他知道,在這裡待的時間越久,雲瑤夢體內血液的腐蝕性就越大,所以他們最好還是儘早離開這裡的好,這樣才能夠減輕雲瑤夢的痛楚。

想到這裡,赤袍薑亦凡不由的加快了腳步,朝著石碑的位置快速跑去。

而雲瑤夢見狀,也是急忙跟上。

冇走多久,在二人的麵前便出現了一座黑色的石台。

在這石台之上被釘著一具早已風乾了的屍體。

看到這黑色石台之後,赤袍薑亦凡抬手示意雲瑤夢停下,而後便見他幾步就是直接衝到了石台的前麵。

看著漆黑的石台那具乾屍後,赤袍薑亦凡的眉頭就是一皺。

然而就在這時候,不遠處的雲瑤夢忽然輕聲的開口道:“台子角落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發光!”

聽到此話的赤袍薑亦凡,馬上俯下身子朝著石台角落看去。

仔細摸索了一番後,隻見他居然從石台下方的縫隙之中掏出了一把灰色的鑰匙。

第五百八十六章 影魔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