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好久冇有這麼暢快的戰鬥一場了!“在魔影的話音剛落後,他的身後的魅影背後也是出現了九條嚐嚐的觸鬚虛影,這虛影出現後便在他的背後扭動了起來,一股龐大無比的能量從他的身上釋放出來,隨後他也是一步踏出,朝著赤袍薑亦凡衝了過去。

看到二人朝著自己殺來,赤袍薑亦凡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隻見他雙手一翻,隨後一赤一黑兩柄光劍赫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斬“

赤袍薑亦凡低喝一聲,一股狂暴的劍意從他的手中爆發而出,隻見兩柄光劍在他的手中快速的變大,最終變成了三丈長短,而後朝著那魔影劈砍而下,隨著這一劍斬出,一道耀眼的赤紅色光芒沖霄而起,一聲龍吟之聲響起。

赤紅色光芒與魔影的魔氣相互交織在一塊。

在這光芒與魔氣相互交織在一起的時候,那魔影和魅影的身體也被狠狠的掀飛出了出去。

“砰砰砰!“

隻聽到幾聲悶響,隻見他和那魅影的身體直接撞在了城牆之上,而後從那城牆之上跌了下來。

跌落到城牆之下後,那魔影和魅影也是快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們擦了擦嘴角流淌出來的血跡,而後目光森寒的看向赤袍薑亦凡,“看來我真的是小看你了,在我們的世界你居然還可以傷到我們。“

看著魔影和魅影兩個人,赤袍薑亦凡淡淡的笑道:“你們的世界?真的是可笑至極,神魂世界之中強者纔是世界的主宰,而你們這點道行還敢自稱你們的世界!“

聽到赤袍薑亦凡的話,對麵的二人卻是哈哈大笑起來,然後嘲弄道:“好好好!那麼就讓你領教一下我們暗魔一族真正的實力。“

“那好,聽你這麼一說我還真的又些小期待呢!“赤袍薑亦凡冷冷的一揮衣袖,他的右臂之上浮現出了一層黑色的薄霧。

這時魔影的身影也是化做了一道殘影,直接向著赤袍薑亦凡撲來,看著衝向自己的魔影,赤袍薑亦凡也是冷哼了一聲,然後身形猛然一閃,同樣化作了一道幻影迎了上去,在他們衝到一起之後,魔影便直接張開嘴巴咬住了赤袍薑亦凡的肩膀,而赤袍薑亦凡卻是抓住機會,左拳狠狠的轟向了魔影的胸口,這一記左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了魔影的心臟處。

魔影也不甘示弱,他的手肘用力砸向赤袍薑亦凡的脖頸處。

赤袍薑亦凡冷笑一聲,直接抬腿踢向魔影,在踢中魔影的膝蓋骨後,赤袍薑亦凡的另一隻手也是直接掐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後猛然一使勁,在將魔影舉到半空中之後,赤袍薑亦凡直接把他扔到了遠處。

“吼!“在將魔影丟出去後,赤袍薑亦凡怒吼了一聲,身上的黑色霧氣在這一刻越加的濃烈了起來,他的身上的氣勢也是越發的強大了,他的眼眸之中也是帶著興奮之色。

“我說過,今天就拿你祭刀吧。“赤袍薑亦凡的身影在說話間也是快速的朝著魔影掠去,他的身影化作了一道殘影,眨眼間就已經到達了魔影的頭頂。

赤袍薑亦凡的身子直接一個旋轉,然後猛然一甩胳膊,隻見其手中黑霧在這一刻居然幻化成了一柄的黑色長槍狠狠的抽向了魔影。

看著赤袍薑亦凡那巨大的長槍,魔影的眉頭微皺,但是並冇有太過於慌亂,他的右手快速的舞動起來,一道道漆黑的符文在他的右手中彙聚成型,隨後他直接將右掌拍向了赤袍薑亦凡手中的長槍。

“嘭!“

伴隨著一聲沉悶的碰撞聲響起,隻見那魔影的身軀直接倒退了數步,但是赤袍薑亦凡卻也是被逼退了十餘米遠。

在穩住身形後,赤袍薑亦凡冷漠的看了魔影和魅影一眼,隨後冷笑道:“我承認我剛剛確實有點輕敵了,但是我也絕對不懼任何人,哪怕是曾經是魔君強者的你,在這裡我也照殺不誤!“

說罷,

赤袍薑亦凡的身體也是再次化作了一道流光,直奔那魔影衝了過去,看著赤袍薑亦凡衝來,魔影也是大喊一聲,隨後他整個人便是迅速的消失在了原地。

看著突然消失在視線中的魔影,赤袍薑亦凡的麵色不變,他手腕一抖,那一柄黑色長槍也是快速的揮動起來,頓時隻見四周的風屬性元素在這一刻瘋狂的湧進了黑色長槍之內。

“呼呼呼!“

一杆長槍在這一刻猶如活過來一般,那淩厲的破空聲,令人膽戰心驚。

魔影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了赤袍薑亦凡身側,在赤袍薑亦凡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他那尖銳鋒利的爪子便是刺入了赤袍薑亦凡的肩膀,在刺入他身體的瞬間,魔影也是仰天咆哮了一聲,似乎是在宣泄自己的喜悅。

“嗬嗬!“而就在這時,赤袍薑亦凡也是詭異的一笑,在他手中的黑色長槍也是驟然爆發出了劇烈的烏光,然後一股恐怖的吸扯之力也是從長槍之上傳遞出來,魔影猝不及防之下身體也是被拉扯了過來,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赤袍薑亦凡的長槍已經刺穿了他的胸膛。

“該死!“魔影怒罵了一聲,他的身子在這一刻居然化作了一道魔影,然後直接逃離了赤袍薑亦凡的攻擊範圍,他的身體在這一刻也是逐漸的凝實,然後惡狠狠的瞪了赤袍薑亦凡一眼之後,直接閃身回道了魅影的身邊。

這暗魔族在神識方麵要比其他的魔族要強悍許多,但是還算不錯,隻可惜遇到了我。”看著那逃跑的魔影,赤袍薑亦凡搖了搖頭,然後緩緩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臂。

而另外一邊的魅影在看到了落敗的魔影後,她的眉頭就是一皺而後開口道:“莫要在逞能了,這人的強悍程度已經遠處了你我,一會我們倆一起上!“

魔影聞言臉上也是露出了憤恨的表情,但是此時此刻的他心下也明白,這是一個人怕是很難鬥的過眼前的男子,而後便直接點頭道:“一起上!“

“冇問題,你們一起來吧!“赤袍薑亦凡邪魅一笑,然後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魅影的身邊。

“啪!“赤袍薑亦凡手掌一伸,然後一把掐向了魅影的脖子,而魅影也是急忙雙手護在胸前,擋住了他的這一招,可惜的是,他的手臂根本就無法抵抗住赤袍薑亦凡的攻擊,隻聽哢嚓一聲脆響,他那條手臂也是軟綿綿的垂了下去,緊跟著赤袍薑亦凡也是抓住了他的脖子,在他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腳踹在了他的肚子上,隻見魅影的身體直接飛射了出去。

在魅影飛出去的同時,魔影也是趕緊衝了過去將其抱在了懷裡,而赤袍薑亦凡也是趁著這個空檔,手腕一番,手中的黑色長槍再次朝著魔影刺去。

看著再次襲來的長槍,魔影一陣驚駭,不由得大叫道:“魅影救命啊!“

聽到魔影求饒的聲音,魅影的身體直接從魔影的身上飄蕩了出來,看著赤袍薑亦凡,魅影陰毒的說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誰,就應該知道,我是不可能放過你的,你死定了!“

“那就試試吧!“赤袍薑亦凡的臉上依舊帶著一絲玩味的笑意,然後再一次揮動手中的長槍朝著魅影刺了過去。

魅影的身子在這一刻陡然化作了一道黑煙,直接躲避開了赤袍薑亦凡的長槍,但是赤袍薑亦凡卻彷彿早有預料,在那長槍刺空後,他的身體也是快速的轉動了幾圈,然後他的長槍直接脫離了手心,懸浮在了赤袍薑亦凡的身旁。

“這……這怎麼可能?“看著那漂浮在半空之中的長槍,魅影的身子也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這種操控物品的技巧他也僅僅隻是在書籍上看到過,可是冇想到赤袍薑亦凡竟然真的做到了。

看著一臉震撼的魅影,赤袍薑亦凡淡淡一笑,然後開口道:“彆管什麼不可能,現在,你可以去死了!“

話音剛落,他手中的長槍便是瞬間

化作一團火焰,然後直接朝著魅影襲來,看到那火焰朝著自己襲來,魅影也是不敢怠慢,身子瞬間變成了一團黑煙直接朝著一邊閃爍而去。

“嗤嗤嗤!"在閃過赤袍薑亦凡的攻擊後,魅影的身子也是瞬間來到了赤袍薑亦凡的背後,然後手掌上的指甲瞬間暴漲了三寸左右,然後直接插向了赤袍薑亦凡的後背。

“雕蟲小技!“赤袍薑亦凡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諷的弧度,緊接著,薑亦凡也是一拳轟出,直接和那魅影的手掌觸碰到了一起,在和魅影交手的一瞬間,赤袍薑亦凡也是發現了一件怪事,那就是自己的拳頭好像是砸在了棉花之中一樣,雖然感覺很柔軟,但是卻又不像棉花,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赤袍薑亦凡這一拳轟擊到魅影手掌的時候,他的手臂直接被腐蝕了一塊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