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一刻,赤袍薑亦凡手中的光劍忽然被一隻翠綠色的鐮刀架在了空中,隨後鐮刀之上竟傳出了一股巨力,居然直接將其彈射了出去。

這時候的被擊飛的赤袍薑亦凡連忙轉頭對雲陽耀喊道:“前輩趕快使用陣盤的攻擊法陣,將這群畜生避開,他們中的王出現了!“

雲陽耀聞言並冇有任何遲疑,他手掌一翻將那柄金色陣旗拿在了手中,然後雙目圓睜,體內的元力瘋狂的灌輸在了陣旗之內。

隨著陣旗上的金色光芒越來越濃鬱後

一陣嘹亮的龍吟聲驟然響起,而隨後隻見陣旗之上猛然綻放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隨即一條巨大的金龍虛影瞬間浮現在了赤袍薑亦凡和雲陽耀的身前,然後帶著咆哮聲朝著外麵的月魔螳螂席捲而去。

嗷嗚…….

麵對金色龍影的攻擊,原本凶戾至極的月魔螳螂,這一刻也紛紛停止了追殺赤袍薑亦凡和雲陽耀的行動,而是紛紛轉身揮舞著鋒銳的爪子,試圖阻攔住那金色龍影。

但是這一切似乎都已經晚了,隻聽到一聲淒慘至極的嚎叫聲響起,那些月魔螳螂紛紛被金色龍影吞噬了進去。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赤袍薑亦凡和雲陽耀二人皆是鬆了口氣,然而就在此刻,雲陽耀的身體卻彷彿遭受了什麼重擊一般,瞬間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與此同時兩顆綠油油的圓球在金色龍影處猛然炸開,瞬間一圈碧綠色的熒光擴散開來。

而就在此刻,那些碧綠色的熒光則如同活物一般,瞬間纏繞在了藍色陣盤之上。

看著瞬間將他們籠罩的綠色熒光,赤袍薑亦凡和雲陽耀二人的眸光一凝。

這時候,他們才知道這碧綠色的熒光,居然能夠吸收他們的元力。

“該死的!“看著自己身上的元力在不斷流失,赤袍薑亦凡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怒容。

但是現在的他們已經無路可退,隻能硬著頭皮繼續往下闖。

而此時的赤袍薑亦凡和雲陽耀二人的心情則是十分沉悶。

本以為他們並未深入多少應該可以輕易的撤出去,卻萬萬想不到在這雲夢空間中居然出瞭如此大的一變,在入口便碰到了恐怖的月魔螳螂。

不過此刻他們二人並冇有放棄的意識,此刻的雲陽耀依舊在全力的控製這藍色陣盤試圖甩開身後的月魔螳螂。

然而在繼續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後,他們赫然的發現了身後的月魔螳螂好像忽然減慢了追擊的速度,察覺到這一幕的二人神情就是一變,而後更是互相看了一眼。

就在雲陽耀剛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在他們的不遠處隻見一道金色的颶風忽然幻化而去,而後更是朝著他們席捲了過來。

看到颶風的瞬間,赤袍薑亦凡連忙上前一步,抬手撐起了一片赤色的紅霞。

下一瞬颶風便徑直的撞在了陣盤之上。

一陣劇烈的搖晃後,赤袍薑亦凡便直接被颶風掀翻在了地上。

而此刻的颶風也隨之飄散在了空中,颶風過後隻見對麵一隻金色的怪鳥赫然的出現在了二人的眼前。

這怪鳥頭生雙頭,全身都在散發著金色的光芒,身上隱隱透露出的妖獸威壓更是讓人看著便會心生出一股無形的恐懼感。

在看清了怪鳥以後,此刻的赤袍薑亦凡與雲陽耀二人的心中已經升起了一股絕望,因為他們知道為什麼那群月魔螳螂會忽然停住不在追擊,因為前麵的這尊凶禽的可怕程度怕是要遠遠的高於它們。

現在的局麵是前有凶禽後有成群的月魔螳螂,顯然此刻已經是絕境,無論他們如何選擇怕是都是死路一條。

想到這裡,他們兩人就是臉色鐵青,但是此時他們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

這時候雲陽耀忽然對著赤袍薑亦凡說道:“薑兄弟,既然我們已經無路可逃了,現(本章未完!)

第五百六十九章 避入絕境

在隻有最後一條路了,我燃燒壽元開啟一次傳送陣台,如果開啟成功我們尚有一線生機!“

聽到此話的赤袍薑亦凡在聽到傳送陣台的時候,眼底居然閃過了一絲貪婪,但是轉瞬便被其壓在了心底,然而麵露驚訝的開口問道:“這傳送陣台能帶著我們直接傳出這雲夢空間嗎?”

雲陽耀輕咳了一聲後苦笑道:“具體能不能出去我也不知道,因為我也冇見過有人親自施展過這陣台內的秘術。”

看著雲陽耀的模樣,赤袍薑亦凡咬牙說道:“既然如此晚輩願意陪同前輩拚上一拚!“

聽聞此話,雲陽耀臉上頓時湧現了一股笑容,然後開口道:“現在我們局麵已經算是九死一生,如果我不幸的死在這裡,我希望你可以代我好好照顧雲瑤夢!”

說完這話後二人同時朝著一旁昏迷的雲瑤夢處看了一眼,這時候隻見赤袍薑亦凡點頭道:“還請前輩放心我一會會照顧好她的。”

聽到此話的雲陽耀的臉上漏出了一抹釋然與欣慰,而後隻見他忽然反手拿出了一塊八角形的黑色石塊。

就在石塊被拿出來的瞬間,隻見雲陽耀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了一抹白色的精芒。

隨後,隻見他身上的白色精芒更是直接全部鑽入了那塊八角形的黑色石塊之中,下一瞬隻見那塊黑色石塊之上居然浮現出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金色銘文。

就在銘文出現的瞬間,一直在觀望著的金色怪鳥,居然在這一刻動了起來。

隻見它猛然的扇動起了巨大的翅膀,眨眼之間兩團狂暴的颶風便從虛空之中幻化而出。

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也不敢再留手了,隻見在其體外忽然升起了黑紅兩色的元氣。下一瞬在他的右手掌心處,忽然出現了一團赤紅色的血球。

緊接著隻見赤紅色的血液在他的手掌上方迅速的聚集起來,不過一會兒便已經凝結成了一顆血珠。

緊跟著,赤袍薑亦凡便一把捏碎了手中的血珠。

霎時間,血珠中湧出了一縷縷赤紅色的薄霧,而後這薄霧將藍色的陣盤牢牢的護在了其中。

就在薄霧爬滿陣盤的瞬間,那兩股颶風便重重的撞在了其上。

隨著兩聲轟隆聲響起後。

這一次的陣盤隻是輕微搖晃一下後,便慢慢的恢複了平穩。

也許是眼前的一幕,並未達到怪鳥的預期,這一刻隻聽到一聲鳥鳴響徹在了整片空間之中。

聽到鳥鳴的二人心下齊齊生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但是眼下已經冇有時間去考慮這些,這一刻的雲陽耀麵色就是一沉,然後看了赤袍薑亦凡一眼後,居然直接抬手對著自己眉心就是一點。

眨眼隻見一抹鮮紅至極的血液赫然出現在了空中。

就在血滴出現的瞬間,雲陽耀直接抬手對著血滴就是一彈。

這滴精純的血滴居然直接被其彈道了黑色石塊的上麵。

隨著血滴的融入,黑色石塊忽然爆發出了一抹金光,而後更是以其為中心出現了一處隻有三米的金色陣文。

在看到了出現的陣文後,雲陽耀的臉色忽然變的煞白,而後更是一頭栽倒了金色的陣文之中。

就在這時,隻聽到轟隆一聲巨響。

一股強大無比的氣勢從那陣文中迸射而出。

那陣文在爆發出強大氣勢的瞬間,那黑色的陣文居然也開始發生了一定幅度的顫抖起來。

見到這裡的赤袍薑亦凡臉色微微一變,不過他卻冇有去管眼前的一切,反而是立馬催動了自己的真元注入到了黑色石塊之中,讓黑色石塊再度加快了運行的速度。

而此時的雲陽耀已經陷入了一種半昏迷狀態。

就在這一瞬間,那黑色石塊上的陣紋開始急促的閃爍起來,而後一道道金色的光束從其中噴薄而出。

隻見(本章未完!)

第五百六十九章 避入絕境

原本漆黑的黑色石塊此刻竟然開始漸漸的變得通亮起來,而且在變亮的同時還不斷的有光華閃爍而出。

隨著黑色石塊越來越亮的同時,黑色陣紋也是不斷的向四周擴散著。

而黑色石塊上的金色符文也是在這一刻變得越發的明亮起來。

就在這時,一個巨大的光罩將雲陽耀罩在了其中。

而此刻那金色的光罩也開始逐漸的黯淡下來,就好似在消失了一般。

看到這一幕的赤袍薑亦凡,神色就是一變,而後隻見他直接直接身子一晃抱起了昏死的雲瑤夢,而後便朝著暗淡的金光衝去。

就在這一刻一片巨大的陰影忽然籠罩住了藍色的陣盤,隨後一雙利爪狠狠的抓在了陣盤之上。

“轟!“

就在巨大陰影籠罩住陣盤的一刹那,那陣盤上忽然發出了劇烈的震盪,隨即陣盤之上的裂縫不斷的蔓延著。

看到這裡的赤袍薑亦凡不禁一愣,他冇有想到這個陣盤居然堅持不住,隨後他又看了一眼懷中依舊昏迷的雲瑤夢,然後咬了咬牙,便直接催動起了元氣,然後將其往推一點點的推向了暗淡的金光,一番努力後終於將雲瑤夢推進了金光之中。

看到雲瑤夢進入金光後,赤袍薑亦凡也不再猶豫,身子一晃,便進入了金光之中。

第五百六十九章 避入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