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秘殿之內,看過了令牌的白髮老者此刻直接開口道:“老奴有眼無珠,冒犯了少主,還請少主贖罪,既然是少主需要令牌,那還請稍等片刻,我這去拿的令符!“

話音落後,白髮老者便直接走到了雕像的前麵,然後抬手在雕像石墩上輕輕的一拍。

而後隻聽到石墩之中傳出了卡的一聲清響,隨即隻見在其左下角的地方,此刻居然凹下去了一塊。

這一刻隻見白髮老者直接抬手便朝著凹下的地方一抓。

隨後在其手中的居然出現了一枚蔚藍的令符,在看到凹了蔚藍色的令符後,白髮老者的神態顯得極度恭敬,然後將令符遞給了赤袍薑亦凡。

“有勞了!“接過了令符,赤袍薑亦凡便直接收入了儲物袋之內。

而在收拾好令符之後,白髮老者開口道:“少主隻需要見需要傳出去的資訊可入令符之中,外麵便可以收到資訊,但是這淩霄令是宗門為難時候用來傳信的,故而這令符珍貴無比,而且每一枚令符隻能信傳十次,而少主手中的這枚令符已經在這裡存放了無儘歲月,前人已經用他傳送過了七回資訊,在加上我之前用了一回,故而這枚令符就隻剩下了兩次機會!”

聽到此話後赤袍薑亦凡的麵色就是一變,而後沉吟道:“我知道了!我會好好利用這兩次的機會,令牌我拿走了,你便與外界斷了聯絡,我離開後你便蟄伏下來吧,等大陣消失後你在重新與宗內聯絡。”

白髮老者抱拳道:“謹遵少主吩咐!”

赤袍薑亦凡看了看對麵的白髮老者,然後點頭道:“走吧,我們也該出去了!”

抬眼看了看對麵的赤袍薑亦凡後,白髮老者便站起了身子,而後更是帶著赤袍薑亦凡朝著後堂走去。

在進入後堂後,赤袍薑亦凡也看到了後堂的景象。

在後堂之內擺放著不少木箱,箱蓋都是密封的。

看到了這一幕,赤袍薑亦凡便直接對著老者詢問道:“這些都是?“

“哦,那是我們這兩三百年來煉製的藥草,原本打算運往了東海城的,但是還未動身雲家便封了海域,故而這些東西便都放在這裡!“

聽完白髮老者的話後,赤袍薑亦凡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抹尷尬。

這一刻白髮老者偷瞄了一眼赤袍薑亦凡後便繼續開口道:“我們這些藥草都是一些比較稀缺的,因為不敢用靈力去滋養這些藥草的藥性,而且藥效不足以將藥效最大化,因此這些東西見不的光,故而便隻能夠堆積在這裡了,如果使者能看的上話,您可以取走一些自用!“

聽到白髮老者的話後,赤袍薑亦凡終於是笑著點了點頭。

隨後赤袍薑亦凡便直接來到了一旁的箱子跟前,直接打開了箱蓋。

在箱蓋被打開之際,頓時就從箱子中散發出一股濃鬱的藥香味。

在聞著這濃鬱的藥香味,赤袍薑亦凡的心裡也是不由得一顫。

因為他知道這一批藥材絕對都不是什麼普通貨色。

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直接伸出雙手在那箱子之內拿出了一株碧綠色的藥草!

拿出之後,赤袍薑亦凡並冇有立刻去聞藥草的味道,而是將手掌覆蓋在了藥草上。

在將手掌貼合在藥草上之後,赤袍薑亦凡頓時就感覺一股強烈的藥性從那藥草之上散發而出。

這股強烈的藥性散發之後,赤袍薑亦凡立刻便感覺自己體內的元氣開始躁動起來。

感受到這股元氣後,赤袍薑亦凡的神色便是微微一凝。

這些藥草絕對都是極品藥材,如此寶藏擺在麵前,赤袍薑亦凡豈能放過。

看著已經瞬間後門出去的白髮老者,這一刻的赤袍薑亦凡居然直接抬手將藥草帶箱子一起收了起來,而後便直接朝著密道後門走去。

當他走出密道的時候,便發

現了在外麵早已經準備妥當的白髮老者。

看著這白髮老者,赤袍薑亦凡開口道:“這一次真的麻煩你了,若是有時間的話,我還會回來的,希望到時候還能遇到你!“

聽到赤袍薑亦凡的話後,白髮老者連忙道:“少主客氣了,您能夠幫助我們宗門,這是我們的榮幸啊!“

看著眼前一臉恭敬的白髮老者,此刻的赤袍薑亦凡的神色也是不禁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神色。

他雖然是之前是在魔域橫行無忌弑殺成性的魔修,但是這一刻的他卻是在這位老者身上感受到那股宗門歸屬感,這種感覺是他不成體會過的感覺。

還有就是他收起的這些藥草在現在的東海可算是一種極其珍貴的資源,戰亂十分每一株珍惜的藥草,都有可能是一場戰鬥的關鍵,甚至更可以影響道一些小型部族的存亡。

在赤袍薑亦凡愣神之際,白髮老者的聲音卻是緩緩的傳進了他的耳朵裡:“少主,老朽先告退了,待少主返回宗門之後,還請少主記住,這些東西是宗門對少主的饋贈,少主千萬不可辜負了!“

聽到了白髮老者的話後,赤袍薑亦凡也是急忙迴應道:“好!“

在答應了一聲後,赤袍薑亦凡便轉身向著山峰之巔的宮殿走去,而在赤袍薑亦凡轉身後,那位白髮老者也是快速的閃身隱匿了起來....

夕陽已經落下,此刻在雲家的古殿之中,此時雲老祖正滿臉嚴肅的坐在椅子上。

在雲老祖的麵前則是坐著三名老者,而這三個老者之中便有那一夜與封慧雲大戰的大長老。

在看到下麵的三人,雲老祖淡淡的開口道:“今日召集爾等前來,是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過幾日關於為薑家小子開啟一次雲夢空間的事情!“

聽到雲老祖的話後,三個人中一位黑袍老祖皺眉道:“此事老祖不在考慮一下嗎?就算是這小子入贅我們雲家?也犯不上大費周章的為其開啟一次雲夢空間,先不說開啟需要的海量消耗,你跟家族中的小輩也不好交代!“

抬眼看了看剛纔說話的黑袍老者後,雲老祖搖了搖頭,隨即開口冷哼道:“哼!那眼下雪峰大長老還有什麼更好的建議嗎?不放說出來給我老哥幾個聽聽如何?”

聽到此話的雪峰大長老麵色就一沉,隨後更是直接皺眉道:“我如果有辦法還需要來這你跟你們幾個老傢夥墨跡嗎?”

看到此刻劍拔弩張的二人,一名胖胖的老者突然打著哈哈開口道:“你們倆啊!從年輕開始便這樣看對方不順眼,現在都好幾千歲了還是這樣!我真的服了你們倆了,現在我們是在討論眼下的事情,而不是看你們倆鬥嘴?”

被胖老者說了一句後,此刻的二人都慢慢的冷靜了下來,這時候一直未來看的大長老則是忽然開口道:“我並不反對老祖的決定,但是讓一個外人進入我們雲家的傳承之地,如果萬一我們雲家在其中的奇珍被這小子拿出去了,那豈不是我們雲家的損失?我到是感覺反正現在事情還在控製之中,不如我們讓這小子直接在我們雲家蒸發掉便一了百了!”

雲老祖聞言,略微猶豫了片刻後,便開口道:“既然他已經答應了我迎娶瑤夢,那他便是我們雲家的人,是我們雲家的人裡麵的東西他便有全力拿,而去以他的身份就算是我們雲家送他那又如何!“

聽到這雲老祖這麼一說,那胖老者頓時歎息了一聲,冇有在說什麼了。

另外兩名老者此時也是隻能附和的開口道:“那一切就全聽老祖安排吧!”

此刻的雲家老祖也是輕歎了一聲道:“費瞭如此大的周章才瑤夢同意與薑家小子結成道侶了,我們應當將此事儘快做成,免得夜長夢多!”

看著下方三人的模樣,雲老祖則是繼續開口道:“而且你們彆忘了,他現在的身份是雲真的唯一弟子,若是他在我們雲家出了任何事情

或者被誰害死了,到時候我們雲家該如何解釋?“

看到雲老祖似乎鐵了心的想讓薑亦凡綁上雲家的大船,那位黑袍老者在猶豫了片刻後,便直接開口道:“既然你堅持要這麼做,那就按照你說的辦吧,但願那薑亦凡也是一個守信之人!”

聽到那黑袍老者這麼說,雲老祖直接冷哼了一聲:“放心吧,這點我比你清楚!這件事情我自幼打算”

說著雲老祖便站起身來,向著屋外走去:“好了,既然事情已經定了,那咱們就分頭去準備吧!爭取儘快把事情辦完。”

在雲老祖離開後,那黑袍老者看了一眼另外兩人道:“你們二位怎麼看?“

“雲老祖的話我雖然不讚同,但是畢竟他說的話確實還是有些理,眼下我們確實冇有更好的解決辦法,而去看眼下局麵的話雲真這張牌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胖老者直接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