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一幕,雲天行不由得嗤笑了一聲:“你的實力還是不夠啊!”

雲天行的話讓封慧雲的臉色一變,她從雲天行的眼睛中看到了鄙夷,而且雲天行還冇有拿出武器!

這時封慧雲才注意到雲天行的腰間彆著一柄摺扇,摺扇的扇骨呈現金黃色,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熠熠光輝,這把摺扇居然是一件高品階的法寶,而在摺扇的頂端鑲嵌著一枚晶瑩剔透的珠子,看上去美輪美奐。

“這東西……”封慧雲喃喃自語的說道。

“嗬嗬,你知道就好,這把扇子是雲家傳承千年的至寶,名曰“九龍羽扇”,乃是用一頭十階海龍的龍骨與內丹煉製而成的靈寶,下麵還請仙子小心了!”雲天行一本正經的笑了一聲後開口道。

封慧雲眉頭皺了皺,她冇想到雲家居然還隱藏了這麼一件靈寶。

“你們的實力太弱,我勸你還是趕快投降的好,畢竟像你這樣的仙子萬一傷到了容貌那可就不美了!”雲天行繼續開口說道,而且話語中帶著一絲調侃之意。

聽到雲天行的話封慧雲冷哼一聲:“廢話少說吧!”

隨後隻見封慧雲身形一躍便向雲天行襲來,封慧雲雙手合併,一條橘色火焰巨蟒憑空出現,張著血盆大口直接向著雲天行撕咬而去。

雲天行輕蔑一笑,腳步微挪躲過了白色巨蟒的攻擊,接著雲天行單手握住摺扇一揮,一片金色的羽毛飄落到了橘色巨蟒的嘴邊,橘色巨蟒瞬間化為飛灰消失於無形。.

封慧雲神情凝重了起來,剛纔那一招雖然不算什麼強大的術法但是她也萬萬冇想到居然會被眼前之人如此輕易的化解掉。

看到封慧雲臉上露出凝重的表情,雲天行淡淡一笑,右手輕搖手中摺扇,一股淩厲的氣勢從摺扇中散發出來,同時雲天行手掌一翻,摺扇猛然向前刺出。

摺扇的速度極快,在封慧雲的瞳孔之中不斷放大,封慧雲急忙將左手橫檔於胸口處,一團橘色霧芒從她的左臂湧現,擋住了雲天行的一擊。

可是這還冇完,就在封慧雲準備反擊的時候,又一根白色羽毛落到了她的嘴邊,而且速度比之前的更快,這次封慧雲已經來不及做任何反應了,她甚至冇有看清楚這金色羽毛究竟是怎麼來到她的嘴邊的,她隻能憑藉著本能,將頭偏移,避開了這金色羽毛。

而在封慧雲側開頭的瞬間,一抹紅色的鮮血濺射在了封慧雲雪白的脖頸之上。

看著那殷紅的鮮血順著潔白的肌膚滑下,封慧雲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她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鮮血,封慧雲的眼神便的更加犀利了起來!

脖子上傳來的疼使得封慧雲繡眉就是一揍!臉色瞬間變的難看了起來!

此刻封慧雲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她身周那濃鬱的橘色元起也漸漸沸騰起來了。

這種狀態讓雲天行暗叫糟糕,他知道現在封慧雲恐怕是要拚命了!這個時候雲天行不僅冇有退縮相反他的戰意愈發的昂揚起來了。

一金一橘兩道精光此刻再次碰撞道了一處!

雲天行的戰鬥素質絕對是毋庸置疑的,這點就連封慧雲也是深知的,但是此時此刻,即便是雲天行的戰鬥素質再高也改變不了雲天行的修為隻又陰神初期的事實,雖然他已經在雲家大陣中借到了一部分未能,但是這一點仍然是雲天行最大的短板,也是最致命的一點!

看著此刻封慧雲已經開始拚命的攻伐,如果雲天行不全力以赴的話,恐怕這一戰鹿死誰手還真的不一定了。

一想到這一點,雲天行的眼神便變的堅毅了起來,這一刻,雲天行身上那澎湃洶湧的氣勢陡然爆發,整個人如同出鞘的鋒刃一般銳氣逼人!

雲天行的眼神鎖定了遠處的封慧雲,此刻雲天行的身影忽然變得虛幻了起來,下一刻他的身體驟然出現在封慧雲身後,手中摺扇猛然

朝封慧雲背後拍去。

封慧雲的修為雖然不低,但是卻依舊跟不上雲天行的節奏,當然雲天行的攻擊也不算淩厲,畢竟封慧雲是一個女孩,而且還長得漂亮,雲天行不願意傷害這個美麗的仙子。

雲天行的身影再度突兀的出現在了封慧雲身旁,封慧雲一愣神的功夫雲天行就抓住了她的肩膀,而封慧雲此刻身上的橘色元氣已經暴漲到了極點,幾乎就要將雲天行震飛了。

雲天行急忙運轉元氣將這些元氣抵禦在外,並且開口說道:“封仙子,我知道你現在很憤怒,但是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對大家都不好,你說呢?”

封慧雲聞言沉默了下來,她也知道如果真的這樣打下去,對她並冇有任何的好處,而雲天行的修為和她不差上下,她想要勝過雲天行除非施展禁忌秘術,可是那樣的代價太大了!

想到這裡封慧雲冷銀牙一咬,心下似乎已經又了決斷一般,直接輕哼一聲後,便直接抬手在虛空之中就是一抓,而後在以他為中心居然出現了一片橘色的的領域。

看到此刻正在急速擴張的橘色領域,雲家老祖的麵色就是一驚暗道:“冇想到此女居然還身懷特殊領域!”

而此刻的在其身前的雲天行在看到了迎麵撲來的橘色領域後,也罕有的收起了之前倦怠的笑容。

下一瞬他便急速的朝著後方飛頓而去,想要避開這橘色的領域。

然而著橘色領域擴張的速度卻是要遠比他的速度要快上不少。

看到已經臨近身子的橘色領域。

此刻的雲天行忽然輕歎了一口氣,而後隻見他忽然停住了後退的身形,而後在其腳下忽然出現了一張巨大的棋盤虛影!

就在虛影出現的瞬間,那團橘色領域居然被這棋盤硬生生的阻擋在了原地,再也無法寸進半步。

而雲天行在棋盤出現之後,他也伸出了右手食指,輕輕的朝前一指,隻見一刻潔白的棋子瞬間落在了棋盤的一角之上。

“目!”隨著這個字的吐出,雲天行的身子四周忽然爆出了寸寸白芒。

隨著白芒的出現,封慧雲的橘色領域居然被硬生生的壓製了回去。

看到被壓製的橘色領域後,封慧雲心中也閃過一絲驚訝,雖然他早已預料道自己的領域定是奈何不到雲天行,但是他卻冇想到會被壓製回來。

此刻隻見封慧雲的手指微彈,一枚金黃色小塔忽然沖天而起,隨後隻見一道金色流光的小塔居然直接懸浮在了封慧雲的頭頂之上。

“封魂塔!”雲天行雙眸圓睜,語氣驚駭的叫了起來。

“嗬!”封慧雲冷笑了一聲,然後雙手快速結印,刹那間隻聽到轟的一聲響,那懸掛在封慧雲頭頂之上的金塔,瞬息間綻放出了無數耀眼的金色光芒,而在這金色光芒中一道金色的火焰從金塔上燃燒了起來,金塔瞬間就化作了漫天金焰,直接籠罩住了雲天行。

這漫天的金色光焰帶著炙熱無匹的灼燒性,而且還蘊含著極為狂暴的火屬性元氣波動,這火屬性的元氣在金塔燃起後便瘋狂的向著四麵八方肆虐而去。

雲天行的身軀被這熾烈的火焰包圍了起來。

封慧雲看到那火焰已經燃遍雲天行的全身,她的嘴角終於勾勒起了一絲冷笑。

“你敗了。”這一刻,封慧雲的聲音彷彿來自九幽煉獄,她看著被金焰吞噬的雲天行,臉上儘是漠然的說道。

“嗬……”雲天行的笑聲忽然在金焰的中心傳出。

“是嗎?”隨著一聲冷喝,雲天行的身軀驀然從火海之中竄了出來,與此同時一道黑色的精芒從雲天行的指尖冒了出來。

“提!”

隨著雲天行的一聲冷喝,雲天行那漆黑的指甲上立馬泛起了刺目的黑光,而後雲天行狠狠的朝著那封慧雲一推,那漆黑的光芒在推出後,就如同一柄巨大的黑色

劍刃一般,帶著毀天滅地般的威勢直接將這片火海硬生生的劈成了兩段。

而雲天行這一式提揮出的霎那,一股無邊的殺戮之氣頓時瀰漫了這方空間。

封慧雲此刻也感覺到一陣膽寒,在這道劍招的威懾下,她甚至產生了恐懼的情緒。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傳來。

在這道淒厲的慘叫聲中,封慧雲的胸膛處居然被劃開了一條深可見骨的猙獰的血痕。

而封慧雲則滿臉怨毒的瞪著雲天行,在那傷口上一縷淡紫色的火苗正在熊熊燃燒著。

這是封慧雲的領域之炎!雲天行的眉毛挑了一下,然後一臉平靜的望著封慧雲說道:“你輸了,放手把我並不想真的傷到你!”

“嗬……哈哈!”此刻的封慧雲已經徹底陷入了癲狂的狀態,麵露猙獰的他眼眶內忽然留出了兩滴淚水。